l181p熱門都市言情 萬世劍尊-第九十一章 囚禁讀書-bii7y

Posted by on 22 11 月, 2020


萬世劍尊
小說推薦萬世劍尊
摸了一把脸上那温热地液体,柳辰剑足足呆愣了半晌。
听着耳边那人,还在不断地惊呼“杀人了!”的言语,柳辰剑依旧有些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南宫宇竟然只会为了这一点儿小小地口角,就会突然对自己下杀手。
看着南宫宇那狰狞地面孔,以及那正在他怀里,慢慢软到下去的李兴武,柳辰剑头脑一片空白,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愣愣地望着李兴武的尸体,木然地将目光转向了南宫宇,喃喃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
南宫宇听了这话后,睁着通红地双目,恶狠狠地向他道:“柳辰剑!这都是你逼我的!”
接着,他惨笑了一下,又道:“老子现在就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杀你,因为老子我不服啊!凭什么你一来玄潇天阁,就能受到师门的重视?凭什么孤鸿子和孙剑清都对你刮目相看?凭什么你被人打伤后,连落霞子真人都亲自下山来帮你疗伤?嗯?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凭什么?”
不等柳辰剑说话,他又道:“我知道,我都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你是这千年来,第四个闯出幽魂洞的外门弟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这次试炼的第一!对吗?”
说到这里,他猛然怒吼了一声,瞪着柳辰剑,喊道:“可是!我不服啊!我南宫宇到底哪里比你差了?凭什么你三言两语就能让云暮忧跟我闹翻?”
“眼看着你被人打成废物,老子发自内心的高兴!可是你这杂碎,却不知是靠着什么邪法,居然又恢复了功力!我恨啊!老子今天就是要杀了你,让大家都知道,我南宫宇,一点也不比你差!”
说完这番话,南宫宇就像是发疯了一样,拿起手中的短剑,又向着柳辰剑疾刺了过来。
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地剑光,柳辰剑心头暴怒,他从未想过,这南宫宇竟然会疯狂到这种地步,自己不过是打败了他一次,居然就令他做出如此疯狂地事情,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眼看着南宫宇再次提剑刺来,他心头大恨,连忙使出了焚天烈焰诀,翻手握住了南宫宇的手腕。
锻体境二重那超过五百斤的压倒性力量一经施展,瞬间便牢牢地箍住了南宫宇地双手,止住了他的前冲之势,令他手中的短剑,停在了自己的身前一尺之外,再难寸进一分。
转过头,看了一眼那因为替自己挡了一剑,而已经死去了的李兴武。
柳辰剑地双目,渐渐红了起来,他头上的青筋,也一根一根地暴露了出来。
狠狠地瞪着身前的南宫宇,柳辰剑一字一句道:“南宫宇!我没想到,你心中竟会对我有如此之深的恨意。之前我念及同门之谊放你一马,没想到却换来这种结果,是我心太软,才害死了兴武兄弟。”
深吸了一口气,他又道:“今日,若不杀你,我柳辰剑枉自为人!”
说完,他抬起右掌,重重地向着南宫宇的胸口之前,拍了过去。
exo.重生. 鹿蒲
我的妹妹我來護 雷針
锻体境第二重的功力,在焚天烈焰诀的全力催持之下,飞快的凝聚在了他的右掌之上。
一团明黄色的火焰,从他的手掌之上,“腾”地一声,冒了起来,这灼热的火光,刚一生出,便带得周围空气地温度,也猛地上升了起来。
狂帝毒妃禍天下 夜雪
眼看这一掌就要拍下,突然,上方云层之中,疾速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柳辰剑,快快住手!”
随着这苍老地声音响起,下一刻,一道银白色地剑光,带着巨大地轰鸣声,从九天之上,爆射了下来,正砸在了柳辰剑和南宫宇的身前,庞然地剑气冲击之力,正赶在了柳辰剑一掌拍下之前,将他们二人给冲散了开来。
柳辰剑被这庞大地剑气冲倒,跌在地上,过了好久方才有力气,重新站了起来。
待四周围的尘土落定之后,柳辰剑这才看清,原来刚才阻止自己击杀南宫宇的人,正是望月别院的长老——孙剑清。
看到长老降临,倒在地上的南宫宇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指着柳辰剑道:“柳辰剑,你想杀我?可惜,恐怕是不能如你愿了!现在长老来了,我误杀李兴武,至多被罚废去功力,赶出玄潇。可是至少命保住了,哈哈,老子还是赚了!你奈我何?我就不信,当着孙长老的面,你还敢动手伤我?”
说这些话时,南宫宇一脸得意,似乎很为柳辰剑能栽在自己手上一次,而开心不已,却全然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一分愧疚之意。
感受到南宫宇的小人得志,孙剑清皱了一下眉,厉声冲南宫宇喝道:“孽障,住口!你这厮心存暴戾之气太重,于我玄潇天阁修道理念严重不符,如果不是因为你外门弟子的身份,杀人需要经过掌教亲自审问才能处置,老夫现在就一掌毙了你,再敢挑衅一句,老夫立刻就先割了你的舌头!”
孙剑清一发话,顿时吓的南宫宇哆嗦了一下。
但片刻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狂笑了起来,口中道:“老家伙,你不敢杀我,根据玄潇天阁的规定,只有掌教才有生杀大权,你不过是外门的一个长老,如何能够定我的罪?再说,我今日只是误杀他人,就算是掌教来了,也至多是废去我的功力,将我赶下玄潇罢了,你们奈何不了我的,哈哈。”
听了这话,孙剑清气的浑身颤抖,大怒道:“疯了!你真是疯了!我玄潇天阁怎会收你这种败类进入师门?今日若不给你这狂徒点厉害瞧瞧,你真当我玄潇天阁的法规,是形同虚设的不成?”
话音未落,便见孙剑清身形一动,眨眼间就飘到了南宫宇的身前,他抬手一掌,击在了南宫宇的咽喉之上,顿时便见南宫宇痛苦地捂住喉咙,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想是被孙剑清点住了哑穴。
ns系列之撲倒冰山攻 酒卯卯
柳辰剑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待孙剑清完全制住了南宫宇后,他才开口道:“孙长老,南宫宇杀人,已经是事实,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所谓的误杀,刚才在您赶来之前,他还要将弟子也一并杀害,这里许多人都可以作证,请问长老,如此事实清楚之事,长老为何要拦着弟子为李兴武报仇?”
听到这话,孙剑清转过身看了看柳辰剑,语带无奈地解释道:“孩子,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根据门派的规定,因为南宫宇杀人一事,太过重大,所以必须要经由掌教亲自处理才行,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能私自处置于他的。”
魅惑冷情總裁
怕自己没有解释清,引起柳辰剑的误会,孙剑清和声冲他又道:“历来门派中发生这样的事,都是由掌教亲自处理的,这是规矩。刚才我出手阻止你,便是怕你坏了规矩,平白受了处罚,希望你理解一下。”
校園狂少
听了这话,柳辰剑沉默了一阵,阴着脸问他道:“长老,以前发生这事时,掌教一般都是如何处理的?”
英雄巔峰是無敵 獅子生87
孙剑清想了下,苦涩道:“呃……因为我们玄潇天阁以慈悲为怀,所以以往发生类似事件时,掌教基本都是存着宽大地态度处理的,一般像这种情况,最多也就是废去他的功力,撵下山去,让他以后不得再作恶事罢了。不过,此次这南宫宇态度恶略,如果我禀明掌教后,可能会对他严加处置。”
听到这话,柳辰剑凄然笑了一下,道:“也就是说,兴武兄,他就这么白白死了?”
听他这么一问,孙剑清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得默然地点了几下头。
柳辰剑见他这样,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就升起了一股无边地怒意,体内,那来源自其父柳纵云的桀骜性子,猛然就涌了上来。
他忍了再忍,终究还是没能压下这股愤怒地邪火。
他冷笑了一声后,冲着孙剑清吼了起来,道:“规矩、规矩!你们玄潇天阁,哪来这么多狗屁规矩?你们这不是摆明了纵容杀人凶手吗?如此狗屁不通的规矩,我柳辰剑不遵守也罢!”
喊完了这一句,他不等孙剑清反应过来,便大喊了一声,抬起右掌,向着身前不远处,那还在地上翻滚不止的南宫宇冲了过去。
这一刻,焚天烈焰诀被他运转到了极致,只见他整个人,似乎都化身成了一团火焰一般,带着一溜火红色的焰尾,如流星坠地似的,疾速向着南宫宇冲了过去。
他右掌之上,那火红色的光焰,几乎都已经呈现出了透明的状态。
他满目狰狞,冲着南宫宇大喊道:“你这个混蛋,给我死吧!”
“轰!”
在孙剑清措手不及地目光中,柳辰剑飞起一掌,重重地轰击在了南宫宇的胸膛之上。
这一掌,不算焚天烈焰诀的加成之力,光靠柳辰剑锻体境二重的肉身之力,便已经有了逾越五百斤的力度,南宫宇不过是刚刚触及到锻体境一重的境界,吃了这一掌,他如何能活?
仅仅是在刚刚接触到这惊怒一掌的第一瞬,南宫宇胸膛前的肋骨,就整个塌陷了下去,凹陷到了腹内。
他脖子一歪,口中狂喷鲜血,登时就死了过去,临死前还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地望着柳辰剑,似乎到了这时,还不敢相信,柳辰剑居然会真的将自己杀死一般。
“嗤嗤!”
異能戰兵
随着柳辰剑掌力上的焚天烈焰诀流传而出,一股逼人地热浪,自南宫宇那凹陷的胸膛之上,往四周发散了出来,瞬间便将南宫宇整个尸身都给烧成了一团黑炭,连一个骨头渣滓,都没能剩下。
紧接着,一股滔天热浪,向着四周喷涌而来。
感受到这股难忍地灼烧之感,孙剑清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置信地颤抖道:“这,这是……梵音寺的“焚天烈焰诀”?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