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ynv小說 宇宙之敵笔趣-第一百零四章 美麗的星空推薦-o45hi

Posted by on 22 11 月, 2020


宇宙之敵
小說推薦宇宙之敵
第一百零四章 美丽的星空
从猎狗星人母舰腹部下飞出的一千多架战舰,艾伦在母舰上时并没有发现。
当教授引爆猎狗星人能量弹时,艾伦已被飞船所救。飞船下面吸着安德烈和迪亚哥的战机(他俩一直护着赛琳娜用飞船运输物资),在迅速而来的冲击波里,虽然飞船在母舰的后面,也连续翻了几个跟斗才稳住,此时艾伦正驾着飞船,挡在猎狗星人母舰的前面,用能量刀还击母舰的能量炮,但他已被困住。
霸帝站在高大的指挥舱里,透过前方透明的舱罩,看着被母舰能量炮困住的艾伦说:
一定要把他杀死,还有那个沙沙,派五百架战舰,分别把他们包围起来,一定要把们杀死。
他说这些话时,气得满脸通红,眼睛里充满了怨毒的神色,他披着的黑色大氅,仿佛被他的怨毒之气吹得微微鼓起来。
他怎么能不怨恨,怎么能不怨毒,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用他们的能量弹炸得他们的地面部队全军覆没,一万四千战舰,只剩下一千多架,那些战舰要么汽化,要么在地下燃烧,证明着他想霸占这星球的意图已云消烟散,也证明他的无能,这一切,都怨这小妖女和那个三角星系的艾伦。
他怨毒地看着被围攻的艾伦和沙沙,对周围一脸恐惶的人说:
“这一仗我们失败了,但并不等于我们的宏愿失败了,这颗星球早晚是我们的,现在准备撤退。”
“对对对,”总管说;“赶紧撤退,保存实力,来日方长,”总管看底下的惨败连忙说。
“撤退时,应该把他们的大城市都毁掉,”玛丽恶毒地说。
“应该毁掉,”旁边的几个将军说;“我们喜欢看他们城市毁掉的惨象!”
“我也喜欢这么做,”霸帝阴毒地说;“但城市毁掉了,他们没有东西了,也不害怕了,我要让城市留在那里,我要让他们看到这些东西就想到我们还要回来,就想起害怕,让他们生活在害怕的阴影里。现在他们的战机正在拖住我们,好让那小妖女召唤能量把我们包围,一举歼灭,我们现在的目的是带着飞卵离开这里,我们还会回来的,现在再派四百架下去,留一百架断后,绝不能让她召唤能量!”
想到那些可怕的能量光柱。
将军们慌忙去执行任务了。
教授引爆能量弹后牺牲了,所有的人悲痛不已,但猎狗星人并没有被消灭,剩下的如果逃掉,他们还会回来,他们已记住了地球,绝不能让他们逃掉。
人类孤注一掷,投入了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远程导.弹,炮.弹,在高空形成高高的火力网,低空数万架战机,也抱着必死的决心,缠住猎狗星人的战舰,等待沙沙召唤能量。
全球观看视频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目的,等着沙沙召唤能量。仿佛只有那些能量才能消灭猎狗星人。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沙沙。
沙沙知道人类的期望和决心,几次想召唤能量,但飞碟都被猎狗星人的战舰打得翻滚不已,猎狗星人的几百架战舰,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着她打,那些密集的能量炮打得防护罩上像雨点般密密麻麻爆起蓝色的光芒,有几次打在同一个点上,防护罩被打得裂了开来,而这些猎狗星人战舰的火力比先前的强大多了,他们都是近卫舰,他们根本不顾自己的死活,被沙沙撞掉一架又补上一架,也不管外围人类的战机打他们,就是死命地盯着沙沙打。
所有的人都知道最后的胜负在沙沙身上。
而被围着打的艾伦也是这种情况,幸亏他的能量刀不停劈炸猎狗星人的战舰,而他吸着的安德烈和迪亚的战机,也瞅准时机,瞄准猎狗星人母舰前置的能量炮打,庞大的母舰躲避非常困难,有几发打中,顿时爆起巨大的能量火球,母舰不得不后退。
一时间,围绕沙沙和艾伦的空战打得昏天暗地,人类的战机和猎狗星人的战舰超低空掠起的沙尘,漫天飞舞,从里面接连不断地闪现出导.弹爆炸的光芒和猎狗星人一道道穿梭的耀眼的能量光束。被打爆的战机和战舰的碎片带着燃烧的浓烟,雨点般落下,人类的战机一批批从军舰、岛上、陆地上不顾一切地起飞,他们誓死要拦住猎狗星人,不让母舰和他带的战舰脱离战区,一旦脱离战区,他们用超光速飞行、人类的战机只能望尘兴叹了,跟本追不上,而在战区里,他们不敢用光速飞行,一旦撞上人类的战机或导.弹,这种每秒以三十三万公里速度撞上飞机和导.弹爆.炸的能量,简直无法计算,刚才已有两架战舰用光速飞行,撞上导.弹和飞机,瞬间爆炸,他们恨透了人类的战机,他们像密密麻麻的蜜蜂一样围着他们,弄得不好就撞上了。
然而沙沙依旧被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她被光束打得不停翻跟斗,根本来不及召唤能量,她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她必须离开飞碟,到地面上去,更糟糕的是猎狗星人的战舰在母舰的指挥下,已组成一个一百架战舰的小编队,正在保护母舰拼命脱离战区,他们要不顾下面的战舰,要自顾自地逃命,也许,这正是他们计划好的,用一部分战舰缠住沙沙让,他们逃走。
人类也看穿了他们的阴谋,但艾伦他们渐渐挡不住他们了。
绝不允许这样!
情况已相当危急!
要是让他们逃跑了,能量召喚来也没用,一定要把他们留下来。
沙沙心急如焚。
她没有其它办法,只能用老一套方法。
她假装往旁边一突,然后迅速拉升,飞碟竖着穿过猎狗星人的包围圈,飞速切向猎狗星人母舰的下方。
猎狗星人母舰的指挥舱一片惊惶。
总管尖叫:
“这小妖女突破包围,来拼命啦!”
萌妹修仙記
母舰强大的火力暴雨般倾向沙沙。
但那些火力来得有点晚,沙沙一个平飞,切向旁边护卫母舰的编队,那些编队的战舰本就心存逃命,顿时吓得四散逃命,沙沙并不到此为止,她又切向围攻艾伦的战舰,一见沙沙没命地切过来,那些战舰也吓得四散逃命,一时间天上又乱成一团,但沙沙的目的不仅如此,打乱他们有什么用,而是要把他们消灭掉,沙沙一个垂降,冲向沙漠,冲向那个画着红圈的小沙丘,这是撒哈拉沙漠的中心点,同时让人类的坦.克和火.炮在小沙丘上空组成火力网。
沙沙冲下来时,为了抢时间,简直像撞在小沙丘似的停下来,一半嵌进沙丘里,一半露在外面,激起了漫天沙尘。此时人类的坦.克和火.炮一起轰鸣,在小沙丘上方组成了保护性的密集的火力网,而人类的各类**也飞向这里。
沙沙被撞得昏头昏脑地从飞碟里出来。
这时追沙沙的上百架猎狗星人的战舰已率先赶到,他们不冲破保护沙沙的火力网,而是在火力网上方向沙沙开炮,一束束白色的能量光不时地穿过密集的火力网,打得沙沙四周沙尘飞扬,一束能量光打在东躲西闪的沙沙的脚跟前,爆炸的能量把沙沙震得飞起来,沙沙的一条腿也被震断。
人类一看此景,成百上千架战机赶来,他们与火力网上方的猎狗星人战舰打得昏天暗地。
谁都明白沙沙是要召唤能量。
猎狗星人决不让沙沙召唤能量,能量一来,他们必死无疑。
天才寶寶:媽咪有令,爹地請自重
而人类决心要召唤能量,能量不来,就不能全歼他们。他们都在不顾生死地决战。
一时间,小沙丘和它的上方,以及艾伦所在的高空,爆炸声震耳欲聋,地上和天空又打得燃烧起来的通红,到处飞舞着战机和战舰的碎片
沙沙艰难地站起来,她被震飞后,摔到小沙丘的半腰,此时,她身上的能量和飞碟的防护罩连成一片,形成一个蓝盈盈的高大的拱顶防护罩,她用单腿艰难地跃到了小沙丘顶上。
所有的镜头对准她,所有观看的人,有的痉挛地握紧拳头,有的冲着电视机画面大喊大叫:
“快召唤能量!快召唤能量!”
沙沙双手高举过头。
驚世重生:主上養夫有道
此时,猎狗星人以母舰为中心的楔形编队已形成,竖起来往上升,人类的战机和艾伦的飞船压在他们上面拼命往下打**和能量刀,一批一批的人类战机赶来,密密麻麻地编队,誓死压在他们上方,而猎狗星人的编队不顾一切地往上升,不时传来相撞的爆炸声。“想阻止我,没那么容易!”霸帝恶狠狠地说。
这时高举双手的沙沙大喊一声:
“拉--丁--米--亚--”
这个用全身能量呼喊出的声音,穿过撒哈拉沙漠通红的上空,穿过云霄,在地球上回响。
原先收回去的五洲四海的能量拄开始上升。
但这次升上来的不仅仅是光柱,而是一个巨大光球在先,它一跃而出。
先前退到云层里的猎狗星人的战舰一看,能量光柱又升上来了,他们不管你是能量柱还是还是能量球,不顾一切地往下冲,射出一道道能量光束,他们下决心要消灭这些光柱。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这是沙沙的诱饵。
沙沙上次看到能量光柱吃了亏,这次她先放出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球。
能量光球迅速上升,在接近猎狗星人战舰时,突然爆炸,耀眼的光芒一闪,猎狗星人战舰的防护罩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紧跟着猎狗星人战舰自身的能量被引爆。
那一个个巨大的光球,在折射夕阳光辉的云层中,显出五颜六色美丽的光芒,向四面八方扩散,随即而来的隆隆声中,所有攻击光柱的猎狗星人战舰全都汽化,无影无踪。
紧跟着,地球上五大洲,四大洋的无数根光柱,毫无阻挡地升上天空,四周飞舞着粉红色光的蝴蝶。
撒哈拉沙漠中心,小沙丘上的沙沙,高举的双手,像是感应似地射出一根冲天的蓝盈盈的光柱。
所有观看的人类和猎狗星人都目瞪口呆。
原来,沙沙本身就是一个储藏能量的人。
霸帝吓得往后一退,歇斯底里地大叫:
“快往上冲!来不及了!”
护着母舰的猎狗星人战舰,不顾一切地往上冲,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能量怎样来消灭他们,但他们死命地往上冲,一时间母舰上方又是一片爆.炸声。
五洲四海无数光柱迅速向撒哈拉沙漠中心点那根光柱飞,到了骷髅兵褐色的防线上一根根落下来生根,像一根根巨大的擎天柱,或者不如说像一根根擎天的篱笆柱,然后它们发出蓝盈盈的光,迅速连成一片,把整个撒哈拉沙漠团团围住。
所的人看得张大了嘴,猎狗星人也不例外。
我的天哪!
上帝啊!
原来是围起来打啊!
那些擎天柱围成一圈后,它们的顶端向上发出一片片蓝盈盈的光,向中心收拢,或者不如说像一片片巨大的花瓣在收拢。
花瓣快要收拢!
这时沙沙大叫一声:
“人类的战机快撤!”
“快撤!”指挥部也大叫。
那些黑压压一层一层压住母舰编队的人类战机,最外围的开始成片地撤退,而压在最下面的战机,没有一架撤退,他们死死压住猎狗星人向上冲的战舰。
沙沙被感动得流了泪。
她明白他们的意图:
沙沙又大喊一声:
“人类的战机快撤!”她有把握让人类的战机全都撤退。
但那些战机依然没有一架从身后越来越小的豁口撤退。
沙沙又等了一会儿。
但那些战机依然不动。
猎狗星人的母舰和战舰拼命往越来越小的豁口冲。
豁口前拥堵起来,人类的战机和猎狗星人的战舰撞在一起,纷纷爆炸。
这时在最里面堵住母舰的艾伦,疯狂地向母舰劈能量刀,他大叫一声:
“沙沙!你还在等什么!”
敬禮!我家夫婿是上校 漫妖嬈
“你--还--在--等--什--么--”
这声大喊又在撒哈拉沙漠上空回响。
这声音冲出豁口,在五洲四海回荡,在人类指挥部的小岛上回响,在所有的电视机里回响,在整个地球上方回响,这个回荡的声音也仿佛整个人类在问沙沙:
鐵笛子
“你--还--在--等--什--么--!”
这时沙沙早已泪流满面。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高举双手!
她的白色衣襟在飘扬!
她的长发在飞扬!
她双手一合。
她手中蓝盈盈的擎天光柱,顿时和四周向里收拢的——像花瓣一样的巨大光片尖融合。
花朵收拢了。
豁口被封住了。
所有没撤退的人类战机和猎狗星人的战舰,全部被封存在透明的像天空般穹窿的光罩里面。
沙沙的手没有放下。
她的脚下出现一片蓝盈盈的光,向四面扩散,瞬间覆盖整个撒哈拉沙漠的地面,与四周的光柱融合,笼罩整个撒哈拉沙漠的穹窿光罩——至此全都封闭了。
这个巨大的穹窿光罩慢慢浮起来,在沙沙高举的双手上空,慢慢缩成一个巨大的光球
这个光球慢慢缩小,越来越小,越来越亮,里面纷纷闪现爆炸的光花,但外面听不到一点声音,最后缩成一个耀眼的小光点浮在高空。
这么多能量缩成这了这么个小光点。
它会不会爆炸!
所有的人紧张地看着,默不作声,地球上没有一点声音。
有的人捂住耳朵,有的人闭上眼睛,有的人干脆逃进厕所“砰”的一声关上门。
可惜这些人没看到接下来的画面,众目睽睽下,这个小光点升入天空,越来越小,然后消失在太空中。
所有的人瞪大眼睛看着,有点不太相信。
怎么会这样呢?
它应该会炸呀?
炸了才对头呀!
其实他们不知道,其实他们应该知道,沙沙绝不会让它炸的,那一炸还得了,这些能量是仙女星人千百万年来,甚至是上亿年来,从浩瀚的星际中中获得的,它现在回到它们的怀抱里,自然是最好的去处,它们的质量今后将吸引宇宙中的尘埃和陨石,形成一颗美丽的星星,也许今后的天文学家会发现一颗特别亮的新星,也许就是这个小光点。
小光点消失了,撒哈拉沙漠上什么也没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只有那些到处晃来晃去,寻找新目标的电视镜头,这些镜头--直到这些在蓝天上的卫星镜头,晃到几万公里长的蓝色防线上,对准撒哈拉沙漠上的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晃到辽阔海域的军舰……,它们全都静静地躺在大地、大海的怀抱里,才明白战争结束了。没有火光,没有爆炸声,这一切是多么美好!
这才想起,为这个美好,牺牲了的那么多无名的英勇战士、以及沙沙的叔叔、艾伦、赛琳娜,这才想起沙沙。
所有的电视镜头忽地转到沙沙身上。
这时打了整整一天的撒哈拉沙漠,一片空旷,寂静,又红又圆的夕阳把无边的撒哈拉沙漠染得一片通红,无限美丽。
撒哈拉沙漠的小沙丘上,沙沙单腿站立,她沐浴在夕阳里,她被战火撕裂的衣襟迎风飘扬,她的长发风飞扬,她饱含热泪的眼睛扫视着撒哈垃沙漠,扫视着它的上空,仿佛是严肃地在和人类说,我完成了诺言,和你们并肩战斗,消灭了猎狗星人,也仿佛是在向这颗美丽的星球告别。
人类仿佛理解她的心意,无需多言,军人向她敬礼!平民百姓含泪向她挥手!
此时,飞碟在小沙丘边上徐徐升起,沙沙在光束中升入飞碟,飞碟在夕阳中起飞,低低地在撒哈拉沙漠上空绕了三圈,仿佛在向那些誓死战死的英雄告别,也像是向骷髅兵告别,向人类告别,然后慢慢升入太空,消失不见了。
人们久久仰视着太空,久久地不愿收回目光。
撒哈拉沙漠的大战结束了。
星际大战结束了。
这颗美丽星球上的人都这么想着--
这时,一个大街上的小孩拉了拉母亲搀着她的手说:
“我听见音乐了。”
“你听见音乐了?什么音乐?”
“你听。”
这时,那位年青的母亲才发现大街上的人都驻足了,汽车都停驶了,司机伸出头来仰望太空,他们都在倾听。
一首非常优美的思乡曲。
十九世纪德沃夏克著名交响曲,《自新大陸》的第二乐章(又译〈新世界交响曲〉,它第二乐章的主旋律,被广泛改编成歌曲,中文译名〈念故乡〉),他把深深热爱故乡的真情,真诚地表达出来。
人们饱含热泪地倾听这首异常真情的名曲。
优美的曲子绕地球响着
大西洋美丽小岛上的马建国突然大叫一声。
“这是沙沙放的曲子,她在打开人类的生育开关!”
这个声音顿时传遍地球,人们热泪盈眶,不住低泣。
哦--天哪,她没有忘记我们!
哦--天哪,沙沙你为什么要走呢!
……
若干年后,G国的一个靠海边的小山村。
安德烈和迪亚哥坐在满天星光的玉米地旁,这里曾经是沙沙的飞碟和艾伦赛琳娜飞船停过的地方。
安德烈和迪亚哥对团坐在身边的儿孙们说:
“瞧,”安徒烈和迪亚哥指着美丽的浩瀚星空说;“那儿一片像花环一样美丽的星系,就是我们跟你们说的故事里的仙女星系,它旁边就是美丽的三角座星系!”
“那,安德烈和迪亚哥爷爷,”孩子们问;“聪明的沙沙公主,还有勇敢的艾伦和赛琳娜,他们还在那里吗?”
“当然!”
在安德烈和迪亚哥传下来的一代一代的故事里,艾伦和赛琳娜并没有牺牲,沙沙曾对他们不愿收下艾伦的钱时说过,“当你们仰望美丽的星系时,要知道,那里有你们的朋友。”
“那,他们会来看我们吗?”
“也许吧!”
……。
马建国和王今芬也抱着儿孙,时时仰望无际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