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ajg爱不释手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九章 往事浮現非一人分享-0xm1b

Posted by on 16 8 月, 2020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随着钟文瞧见那脸蛋之后。
心中着实不明白。
就当年,钟文可是亲手斩杀了那位叫青青的女刺客的。
而今。
青青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跟前,钟文像是见了鬼一般,着实有些不明,直接愣在了当场。
可就钟文愣神之际。
清醒过来的曼清,随手就是一剑。
“扑”的一声。
曼清手中宝剑直入钟文腹中。
“九首!!!”李道陵他们见钟文怎么就突然愣神了呢。
随着曼清也反应过来后,这才知道,钟文这是手下留了情,而钟文也是因为被自己的样貌给迷失了,自己这才给了对方一剑。
曼清心里明镜似的。
如果钟文要杀她,刚才那一剑所挑的可不是她的脸巾,而是直刺她的心脏了。
而且,他还从钟文的嘴中听到了喊自己名字的声音。
这顿时让她张皇失措了起来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随着李道陵他们奔至钟文跟前,看了看伤后,并无大碍也就放下心来了。
剑伤,虽入腹内,只要用些药,养上个几天也就能好了。
可众人却始终不明,钟文为何会在曼清那脸巾挑开后,会如此的失神。
钟文被陈丰扶着离开了。
丢下曼清二人在空地。
“师姐,刚才那人就是一个登徒子,挑开你的脸巾后肯定是因为被你的容貌给惊住了,你刺他那一剑真是少了,该两剑才好。”龙玉见四下无人,走近愣在场中的曼清恨恨的说道。
而此刻。
曼清依然沉浸在刚才钟文喊她的那一声中。
她也想不通,第一次见面,为何钟文会如此的喊她的名字。
她觉得钟文好像认识自己一样。
并非如龙玉所说的一般,钟文是因为自己的容貌而给惊住了,这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况且。
自己在那个时刻,还刺了钟文一剑,这让曼清心中倍感失落沮丧。
“九首,刚才你到底怎么了?”李道陵担心的问道。
“师傅,弟子也只是一时恍惚,才被她刺了一剑。”钟文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件事情,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长安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如今再一回想,自己当时就如一个愣头青一般。
而且,更是见如此美貌的女子后,什么后果都不顾了。
“九首,你是不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旁的鬼手也是担心的问道。
“唉!!!这事都过去好些年了,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只是怕说出来被你们笑话。”钟文着实不知道该如何提及当年之事。
“哦,九首难道你真的跟那慈航殿圣女认识?”李道陵继续追问打。
“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在长安遇上一个女子,与着这慈航殿圣女长得一模一样……,而蓝本经,就是他那个女子的手中弄过来的,那女子叫青青……,不过,最后在他们攻入宫城后,被我杀了。”钟文缓缓道出了几年前长安之事。
相隔这么多年。
当钟文再一次的提及,心里着实有些不得劲。
钟文的不得劲。
那是因为自己再见到了当年的女子。
至于当下的曼清,是不是当年的青青。
钟文真心不知。
“难怪,难怪刚才把那慈航圣女的脸巾挑开之后,你会喊了一声青青了,不过,当年那位女子,真的跟这慈航圣女长得一模一样?”鬼手听后,心中似有疑问道。
“是的,一模一样,就连神态都非常的相似。”钟文肯定的说道。
“据我所知,慈航殿的这位圣女传人,好像最近十年也从未现世过,更是不可能攻入宫城之中的,除非那人与着慈航圣女有着莫大的关系,否则九首你的说的这件事情,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鬼手说道。
钟文一听之下,心中也在思索着。
可当钟文细细想来后,发现当年年青青的年龄,着实比起这位慈航圣女要年长一些。
可长得一模一样,这就让钟文不解了。
如真是双胞胎,那也该是同龄吧。
如不是双胞胎,那这长相必然是有所不同的。
可二人的年龄之上,稍稍有些不同之外,可这长相却是出了奇的一模一样,就连神态也是非常的相似。
钟文也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位慈航殿,叫曼清的圣女,必然不是当年那人,只不过二人真的长得太相像了,这才使得我当时愣了神。”
时隔多年。
让钟文乍一看本来早已死去的人样貌。
估计不止是钟文会愣神,别人也说不定会愣神。
不过好在想通了这些事情,也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大部分事情。
但唯独这青青与曼清二人之间的关系,却是让钟文心中开始越发的有些迷茫了。
如果不是双胞胎,即使是姐妹,这长相也不至于如此的相像吧?
心中有着诸多的疑问。
可这样的疑问,钟文却是不好向那曼清问出来。
“九首,你的药放在哪里?我去把药拿些出来给你包扎上。”李道陵也无心去听钟文与鬼手的话了,他担心钟文这剑伤有恙,得赶紧处置。
“师傅,药在柜子里。”钟文随口说道。
李道陵拿过白药来后,帮着钟文敷了药,也包扎了。
可这心中的气,却依然还堵着。
好好的比斗,到现在成了自己弟子受伤,到现在为止,那位圣女连过来道歉都不曾来过。
一边的鬼手瞧出了李道陵心中的不快来,出口安慰道:“李道长,你也莫要生气,曼清当时也是无意之错,况且,这慈航殿圣女的脸巾,不是可以随意挑开的。”
鬼手之言,也说明了一个情况。
那就是慈航殿圣女的脸巾,那是代表着脸面。
就钟文比斗之时,把人家的脸巾挑开了,这证明钟文是打了人家的脸面。
“我当时也只是想确认一下,这曼清是不是我曾熟识之人,所以这才迫不得已挑开了那曼清的脸巾来。”钟文不好意思的说道。
着实。
这件事情,钟文一开始谁也没说,一直藏于心中。
要不是受了这一剑,钟文说不定会把那件事情一直藏于心中。
毕竟。
当时自己在长安城之时,也是因为那女刺客青青的问题,导致自己差点给挂了。
而且还圈入到一个阴谋当中。
这要怪,只能怪自己当时太不了解江湖了,也太不了解人性了。
时隔这么多年,钟文也有所成长了,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该如何应对江湖之事了。
而此时。
还依然在屋子后面的空地的曼清,心中也是懊悔不已。
当时的比斗,她真的没想到会发生那么一幕。
脸巾至于是不是钟文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此刻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如果当时钟文真的要伤她曼清,估计受伤的不会是钟文,而是她曼清了。
曼清心中懊悔之外,更是陷入到一个自责的境地之中去了。
而她一边的龙玉,却是一直叨叨个不停。
可曼清的耳朵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龙玉的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师姐,师姐。”好半天,龙玉嘴里说着一些话,可曼清一直也不见回话,龙玉伸手摇了摇曼清。
“啊?怎么了?”曼清反应过来后问道。
“师姐,你看,这太一门太无礼了,我们都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没见人过来请我们。”龙玉依然不快道。
“走吧,想来是因九首道长受了伤,这才忽略了我们,我们去看看吧。”曼清到是觉得这很正常。
随即,二人离开空地。
当二人来到钟文所居住的屋子前,看到众人均在,曼清不好意思的在门外行了礼道:“对不起,是曼清无措了,当时情急之下,曼清未发觉有误,伤了九首道长,还请九首道长见谅。”
此时的曼清。
脸上的脸巾也都没有了。
钟文那一剑,除了挑开了她的脸巾,更是把她的脸巾一分为二。
曼清以真面目示人后。
不止是鬼手,就连李道陵心中都在惊呼,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艳的女子。
而此时。
钟文却是淡淡的一笑道:“圣女无须道歉,这也怪我九首自大了,中了一剑以后,九首反到要感谢圣女。”
“不过……”
当钟文话一说完后,又说了一句不过,却又是停下了。
曼清刚才见钟文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美貌而失了态,心中反而是开心的。
自打她曼清长落有成后,只要见到任何一个男人,每一个男人都对她的美貌馋涎欲滴状,恨不得把她曼清抢回去一般。
这使得曼清每一次见到这些男人或男子,均是一副冷冷的状态,更是不再以真面目示人。
“不过什么?”曼清淡然一笑问道。
“你长得与我曾经认识的一人很像,只不过你们二人的年纪稍差上几岁,敢问圣女,你可有姐姐?”钟文最终还是问出了本不该问的问题来。
“曼清未有姐姐,不知九首道长为何有此一问?难道九首道长认识之人与我真的长得非常相似吗?”曼清一听之下,这才明白当时比斗之时钟文为何会惊呼一声清清了。
只不过,曼清把钟文嘴里说的青青当作成清清了,所以,她以为钟文曾经认识她一般。
“天下奇事甚多,两人长得近乎一模一样,这到是让我挺奇怪的,不过圣女即无姐姐,想来也是无卵生姐妹了。”钟文继续说道。
“没有。”曼清依然淡然的回道。
曼清打小在慈航殿中生活,自己有无姐妹,她当然是知道的。
而且,据她的殿主所说,她的父母早亡,仅留下她一人在世。
如她有姐妹的话,说不定早就去寻找了。
不过,她也好奇钟文曾经所见之人,心中好奇钟文所说的那人,难道真的与自己长得很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