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pyn精彩都市异能 牧龍師 愛下-第329章 做螻蟻多可悲-r58cn

Posted by on 16 8 月, 2020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烈焰焚天,天火之劫被死灵雌星龙燃魂引动后,竟然一波接着一波,从一开始的陨落之火,变成了一颗一颗硕大的火焰球体,当空浮现时,还如同耀眼的星辰一般,等到它们接近大地时,这些火焰球体足有一座山那么恐怖!!
这样的火焰陨山本就充斥着巨大的爆裂能量,从天穹陨落的过程又在不断的加速,冲击着这一方大地时,翻腾起的毁灭波简直是一场万灵绝灭。
润雨城平原大地上,牛羊成群,森林之中鸟兽百万,在这样的灾难之中,它们才是最卑微的,只要火焰陨山砸中那里,方圆数十里必是数以万计的生灵惨死。
一切化为乌有,就连润雨城也不例外!
这一场渡劫,代价便好像是这片大地所有生命的殒灭!
两名秩序者已经飞向了死灵火海翻腾的天空,他们在用尽一切力量阻止煞星龙渡劫。
煞星龙一直在逆攀陨火,像是要乘着陨火流瀑抵达天境彼岸。
屠文贺虽然受创,但他也知道他们这些人给这块大地带来了一场浩劫,若不能够阻拦,他们都会被化身龙王的煞星龙给屠灭,别说是润雨城这一带的人了,恐怕邻边的几个国家都无法幸免。
他踩着那青铜骨龙,携着自己的三大龙君,一同飞向了陨火流星雨中,眼下只能够放手一搏。
得让煞星龙渡劫失败,它渡劫失败了,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死灵陨火,带来一场恐怖的惨剧,一些实力弱小的人在雌星龙的祭献第七大兆中直接被烧死,实力强大的,他们站在无穷翻腾的烈焰冲击中,却根本没有向空中那条渡劫飞升之龙发出挑战的勇气。
明知道煞星龙成了龙王,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此处,却依旧带着几分侥幸,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片烈焰炼狱!
稍稍有勇气者,实力未达到上位君级的,甚至连陨火爆流都冲不上去。
煞星龙此刻已经抵达苍穹高处,似乎只要逆攀到了火雨之上,它便完成了这次飞升,顺应天兆,化身龙王。
能同样逆着这场陨火坠流的强者,也不过那几人。
最先冲向顶空与煞星龙对抗的是秩序者阎广。
作为一名符师,他几乎舍命引动了万雷圣符,在天穹之上唤来了千万圣雷,轰击在了渡劫煞星龙的身躯上。
这些圣雷,击碎了煞星龙的暗金新鳞,让它的皮肉露了出来,但是它的皮肉却如黑玉,光泽而刚硬,并不是什么力量都可以伤到它的。
一口龙息,如天虹倾泻,若是扫向山脉,山脉会瞬间化为齑粉,而这样的力量轰在了一名神凡者符师的身上,阎广修为再高,圣盾之符再厚,也无法抵挡这样的毁灭龙息。
虽然破碎了煞星龙的暗金新鳞,但秩序者阎广还是被重创,如一粒砂砾,落向了地面。
圣符如盔包裹着他全身,阎广跌向润雨城的时候还是差点粉身碎骨。
城内那些抱团自救的人们看得毛骨悚然,连秩序者都这般不堪一击吗??
那煞星龙,可是还没有完成渡劫啊!
若是真的成了龙王,它又将强大到何等地步!
……
祝明朗快步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瘫在大地陷落处的秩序者阎广。
阎广没有死,他仰望着那还在不断陨落天火的苍穹,望着那震撼壮观的渡劫天涡,眼睛里有一丝痛苦,更有一丝丝羡慕。
为何渡劫飞升的不是他阎广!
世间多少人,都在追寻着自己的飞升之门,无论是人类、妖灵还是龙,在这大自然的残酷法则中都可以感受到自身的渺小,都可以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
所以才修行,所以才找寻龙门,所以才渴望渡劫飞升……
到头来,渡劫飞升的又有几个??
“咳咳,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看到我这样的人落得……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阎广余光见到祝明朗朝着自己走来,一边咳血,一边的说道。
“逆流而上,追寻天道,也没什么可笑不可笑的。你、常鸿、屠文贺、煞星龙,都是这块大地最有希望飞升的存在,但今夜王只有一位,其他都将成为殉葬者,反倒是我们这些人有些无辜,若煞星龙成了王,得为你们的失败一起付出代价。”祝明朗走到了阎广的身边。
“拿去吧,我知道你想要这件东西。”阎广咳血得更严重,他将城主之印递了出来。
祝明朗也不客气,收下了这城主之印。
“自作孽,不可活。你们还害了我们所有人!”胡百灵跑来,愤怒的指责道。
“我可不会因为将无辜的人卷入这场浩劫而生起半点罪恶感,反而觉得你们更可悲……至少我还能踏空与煞星龙厮杀,可以从它那里夺走飞升之格,而你们就只能够在大地上瑟瑟发抖,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控,做蝼蚁,多可悲啊。”阎广发出笑声。
做蝼蚁,多可悲……
他在嘲笑这块大地上无法挣扎的所有人。
他才是这里的主宰,他败了,其他人都得跟着陪葬!
“你简直无可救药!!”胡百灵愤怒道。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未飞升的生命,都是靠庇佑者施舍苟活着的。我若飞升,庇佑茶色大地,百年不遇浩劫,是罪孽深重,还是造福万灵,无非是成败的问题。”阎广口中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似乎越接近死亡,越是有诸多的不甘,越是吐露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祝明朗懒得与一个将死之人做这种无意义的争执。
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一个事情,那就是怎么让大家在这场龙之浩劫中活下来。
阎广已经惨败,苦苦支撑的就只剩下常鸿与屠文贺两名牧龙师,可看这情形,他们也未必能够重创煞渡劫煞星龙……
“公子,对不起,我应该看到这一幕的,我还是太弱小……”黎星画眼帘低垂,心中却格外内疚。
作为预言师,连天兆都无法提前预知,就是一种彻底的失败。
阎广作为这块大地的秩序者没有一点内疚与自责,但黎星画却感觉自己罪孽深重。
那么多启示,为何自己推演不出这个结果,事实上只要阻止屠文贺召唤出死灵雌星龙,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大家都要死了吗?”方念念认认真真的问道,此时虽然有南玲纱在庇佑着大家,可看这天地如炼狱一般的景象,怕是逃到哪里都无济于事。
“神玉,给我。”这时,南玲纱伸出了手来,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没有给她。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会使用燃魂之力……”南玲纱认认真真的说道。
“你会和云姿一样。”祝明朗说道。
“给我!”南玲纱加重了语气。
祝明朗凝视着天空,看到屠文贺的龙君被煞星龙给撕成了碎片,但那头龙君也临死前也咬开了煞星龙的一块肉……
怎么可能让南玲纱使用燃魂之力,四处找寻神古灯玉唤醒黎云姿已经很不容易了,画师小姨子要再沉睡下去,自己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祝明朗当然会出手。
但得先让秩序者和猎国者给自己当炮灰。
煞星龙现在过于强势,没有阎广、屠文贺、常鸿这三个至强人类先与之搏杀一番,削弱煞星龙的实力,自己冲上去也是送死。
而且,火痕铭纹还在狂饮这天地烈焰,铭纹需要淬炼升华。
那样才可以发挥出火痕剑的极致!!
“我们联手。”南玲纱见祝明朗那双瞳孔光辉璀璨,知道他在开启剑醒之力。
“你保护好星画和云姿,保护好念念、昊野、枝柔,这陨火会更强大。”祝明朗那瞳光已经异常,磅礴的剑势在席卷,可以看到这城池中的死灵火焰竟因为祝明朗的剑醒而熄灭了大半!
“你一个人会没命的,我若燃魂相助,至少……”南玲纱说道。
“对付王级,你没经验。”
“难道你有吗!”南玲纱微怒道。
“恩,虽然代价惨重……但有幸结识了你们。”祝明朗认真的点了点头。
南玲纱愣了愣,那双被烈焰映得嫣红美丽的眸子注视着祝明朗。
他何时应对过飞升王级?
难道是剑修陨落之前的最后一战?
深呼吸了一口气,祝明朗深知王级的实力有多恐怖。
当初自己连地脉都斩断了,却也只斩掉了那人一条胳膊,那场战斗不仅让芜土提前坠落到了离川大地,自己也跌入了虚海漩涡中。
那是自己踏出遥山剑宗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那种被碾压的窒息感。所以祝明朗也能够理解阎广这种人为何对王级如此狂热!
好在这一次煞星龙还在飞升渡劫。
巅位君级能够勉强与之一战。
这一次剑醒力量比之前更加庞大,天火漫天,一波接着一波陨落,为煞星龙渡劫塑魂的同时,也赐予了火痕铭纹无穷无尽的能量!
或许,真能斩下这渡劫煞星龙……
凭借着自己的剑境,再有阎广、屠文贺、常鸿这三位强者垫刀,应该有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