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兄弟,想你了 ptt-第401章 三合一大章閲讀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真不说?”出得电梯,成洁池站在电梯门口正色问道。
“真不说!”我三个字很简短,也很坚决。
“不说拉倒!”还是这四个字,成洁池丢下一脸苦色的我大步往前走,头也不回的说道:“那碗煎蛋面……省了!”瞧瞧,美女因为我不肯说实话,煮面的事情也给弄黄了。
“成医师,你可不能这样的啊!”我并不想真的让成洁池不爽快,不让对方喜欢上我是一回事,可是这个好心的女人毕竟是对我很不错的。所以这才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对方的胳膊肘。
“放开我,这里是科室啊,很多人看着会误会的啦!”成洁池涨红着脸,看着不远处护士站的两个值班护士往自己这边看,顿时觉得被我这样拉扯成何体统。
“哦……忘记了!”我赶紧松开手,尴尬的摸着脸傻笑。
“讨厌!”成洁池甩出两个字,低着头加快脚步闪进了值班室。
“呵呵……楚思麒啊,你对成医师做啥了啊?你们那样子拉拉扯扯的,看着成医师一脸羞红的,肯定是你这个家伙非礼了她吧?”在我经过护士站的时候,一个护士笑着问道。
“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玉树临风的俊哥哥,我楚思麒才不耻干那些非礼的龌龊事呢。”我不做停留,甩出一句话之后扬长而去。
“听说啊,是成医师发怒在妇科把楚思麒给抢过来的!”护士甲目送我离开之后,开始了八卦话题。
“呵呵……我就说嘛,楚思麒来到我们内分泌科,就是要和成医师纠缠不休的,我注意到最近成医师看着楚思麒的眼神都不一眼,就开始来说吧,只有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我们女人才会脸红的。”
“嘘!”护士甲做出一个噤声状态。
成洁池走了过来,笑眯眯的对着护士们说道:“你们谁有方便面啊?真不好意思,我值班室的面条没有了,想煮一晚煎蛋面也不行了。”
“我有!”护士甲弯腰从抽屉里拿出一桶方便面,递给成洁池道:“成医师,怎么还没有吃午饭的吗?”
最 强 反 套路 系统
“呵呵……吃了一点,但是肚子又不争气,饿了!”成洁池接过方便面,小跑着回了值班室。那可不是,那个讨厌的家伙,还没有吃午饭呢!
……………………………………
“啊……”我坐在护士站里面,打着哈欠,伸个懒腰,从座位上站立起来。
“怎么啦?”成洁池胸口前挂着一个听症器,从值班室对面的病房里走了出来。
“哎,成医师啊,你干嘛非得把我调到夜班来上班呢,这个大半夜的,一个人都没有,整个三楼静悄悄的,我坐在护士站这边老想打瞌睡!”我撇头看一眼过道窗户外,夜已经很深了。
“你是我弄到内分泌科的,我得把你瞧紧了才放心,和我一个班次的话,我可以随时监督你。喏,就像现在吧,要是我不出现的话,你保准得爬桌子上睡着才是。”成洁池绷着脸,她从今晚开始值夜班,也把我给弄到了夜班上,这样的话,才会和我一直保持着一个班次。
“我有那么不自觉吗?我的觉悟性可是很高的,一般情况下,我值夜班从不偷懒睡觉!”我扯淡,其实在落水小区当保安值夜班,有哪一晚不睡觉才怪!
“你啊,得注意一下子,做任何工作都得有上进心,特别是值夜班的时候别偷懒,这个可是关乎着一个人的品行问题。”成洁池的话题居然提到了品行上来。
“有那么夸张吗?值班睡觉只是人身体的正常反应,这个和品行不挂钩好不好?”我吐吐舌头,做个鬼脸。
“好啦,不和你争论这个了。”成洁池说着话,俏美的脸上升腾起浓浓的倦意,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好好的在这边值班,没事的话去病房里走走,这样才不会睡着。我真的有些累了,得回值班室睡觉了,有事叫我!”美女把桌子一拍,提醒着我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汗!成医师,你刚刚还给我说那么多大道理,你现在就要丢下我去睡觉,这样子……很不好嘛!”我恶汗一把。
“你是女人吗?你和我们女人比较不觉得汗颜的吗?”成洁池自然有自己的道理,挺胸抬头道:“还有啊,我是医生,值班医生本来就可以睡觉的,有你这个男护士在,我为什么不能睡觉?”
“这个……好好,我不和你争论这个话题,成医师请!”我拿主治医师没有半点办法,人家说的可都是有道理的。
“看好啦,有事叫醒我!”成洁池得瑟万分的挤出一个怪笑,这才从我身边大大咧咧的走过去。
“这女人,真不好对付!”我感悟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根香烟,走到了楼道的窗户前抽起来。
窗外,一片寂静,除开偶尔的机动车传来的声音之外,溪海市这个诺大的城市,陷入了暂时休憩之中。
迷彩的灯光依旧在闪烁,而我抽烟的速度也越来越狠。看着窗外的夜景,我的思绪极为杂乱,从前的一幕又一幕开始涌现。
“擦!不想了,还是偷懒睡觉去!”我把烟头熄灭之后,探出了窗户外,打着哈欠往护士站走去。
“奶奶的,那个就是楚思麒吧?”楼道角落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就是他了!”男人压低声线道。
“既然是他,赶紧办事走人!”角落的昏暗灯光下,身影闪动着。
“啪”这是急于办事的人被人被打了脑袋:“你傻呀,不是调查过吗,楚思麒疑似有功夫。我们现在这样进去,不是等着被揍吗,先等等……等他睡着了,哼哼……到时候……嘻嘻……”
“大哥英明!”几个声音同时赞美道。
我真的很困乏了,回到护士站没有多久,眨巴着睡眼朦胧的眼睛,不断打着哈欠,把头埋在了桌子上。
不多久,护士站那边传来了我低沉的鼾声。
“大哥,听到了吗?那家伙在打呼噜了,我们可以行动了!”楼道这边,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嘘……稳住,现在他刚睡着不久,人还是比较清醒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得再忍忍!”大哥说话了,把蜷缩着角落里的身子给移动了一下:“小心驶得万年船,知道吗?”
“大哥英明!”又是一阵子敬佩声。
良久,角落里的身影闪动着:“大哥,还得等多久啊,我们蜷缩在这边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再这样躲着,身体都快麻木了!”
“我不是经常告诉你们吗?做大事的人,得承受得住煎熬,要是连缩在一个角落里个把小时都无法忍耐的话,那基本上就判定了你成不了多大气候!”大哥伸伸脖子,他还是有些倦乏了。
“大哥英明!”兄弟几人这一次的恭维声明显要强烈了很多。
“嘘!小点声音,别让楚思麒给听到了!”
“大哥英明!”
“呼呼……”护士站那边,我的呼噜声越加响亮,在这夜深人静的三楼里,就像催眠曲一般在角落里散发着魔力。
“大哥……哎,我快撑不住了,眼睛睁不开来……”说话之人揉着眼睛,低声道:“我们已经在这边等了近两小时了,我估计再这样等下去,楚思麒都睡醒了吧?”
“是啊大哥,我们得抓住机会,你不是经常告诫我们,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吗?楚思麒那厮已经睡了那么久,万一醒来了,我们今晚可不是前功尽弃了吗?”另外一个兄弟发现,自己躲在这角落里两个多小时,那一分一秒的等待,简直就是种痛苦的煎熬。
“这样啊……好,我们行动!小声点,等会儿大家看我的手势行动!”大哥终于决定动手了。
“大哥英明!”黑暗之中,身影憧憧之下,陆陆续续的几个人从角落里钻了出来。
一步,再一步,四个人影小心翼翼的摸索着,从楼道处逼近了护士站。四个人很有默契的分左右把身子贴在了护士站的外围,此刻的他们,距离依旧鼾声如雷的我只有不到两尺。
超 神 製 卡 師
“嘘!”这个噤声低得几乎听不到,大哥的手轻轻的摸向了自己的怀里,随着精光的闪烁,附在护士站的木制围栏边的男人,手中多出了一把一寸多长的匕首!
一阵轻微的声响之后,其它潜伏在护士站的三个男人,也是手中拿着相同的匕首,皆都是目光凶狠的盯向了我。
大哥伸出手,隔着一定距离对着自家两个兄弟比划,示意他们等会从左边方向进攻!
紧跟着,大哥再点点自己的额头之后,比划一个圈,示意身旁距离自己最近的男人等会从右边进攻我。
三个男人立马领悟点点头,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大哥再次蹲在角落里瞥一眼依旧睡得死沉沉的我,嘴里蹦出一个字来:“上!”紧跟着,他的身子从护栏外一跃而起,手中的匕首发着刺亮的光芒朝着护士站里面的我急刺下去。
作为大哥,很多事就得在兄弟们面前做个榜样,看得出来,这个大哥还算合格,杀人这事,他还是首当其冲!
“嚓!”匕首刺入某物的声音异常清晰,紧随着大哥而跃起的三人手中的匕首也朝着桌子方向猛刺。
“啪!”一击响亮的耳光传来,大哥满脸苦色的捂着脸,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的匕首刺入了桌子上,而刚刚还在那里熟睡的我,此刻正打着哈欠,站在了他和三个兄弟的身后。而那一击耳光,却是我给予的。
“你……”四人大惊失色,他们跃起进攻的时候,明明看到我像死猪一样爬在桌子上鼾声如雷的。但是,现在本该身中四刀的男人,却是对着他们几人憨笑。
“一群笨贼!”我摊开手傻笑,说道:“真亏你们几个缩在楼道那边几小时,不觉得浑身发酸的吗?”
“大哥……这……”小弟们手中的匕首还没有来得及刺入桌子,带着诧异的眼光问着自己的大哥,是不是还需要继续进攻。
“省省吧!”我淡淡道:“你们几个笨贼真的很可爱,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市医院是有监控的吗?喏……”我手指好几处监控探头,说道:“这里到处都是监控,真难为你们胆子这么大,到现在还举着匕首要杀人的模样,哎……”
随之,我叹气摇头,在近乎呆瓜的大哥肩膀上轻轻一拍,低声道:“我说兄弟,我给你指条明路,跟着我来吧……怎么着?难道还想被监控继续记录几位大哥的尊荣吗?”
“闪!”大哥一个字,捂住脸从桌子上抽出匕首,深怕再被监控给拍摄下自己的尊荣。
其它三个小弟,也是赶紧把衣物卷起来遮盖住头,跟着我身后战战兢兢的来到了开始躲缩的角落里。
“这里,也有监控吧?”大哥四处环顾着楼道角落,要是这里没有监控的话,我又是怎么样知道他们躲在这里好几个小时的呢?
“这里很安全,没有什么监控探头的,兄弟们尽管放心,完全可以把你们的脸露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嘛!”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香烟,给大哥先递去一根,说道:“来,抽根烟压压惊,我再给兄弟几个做个交易!”
“交易!?”大哥一脸狐疑的看着神闲气定的我,并不接过香烟。
“放心抽,香烟里没有蒙汗药的。”我自己先点燃一根烟,再把烟盒对着四个男人,说道:“抽着烟,好谈话!”
其它三个小弟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大哥,以求对方的意见。
“抽!他奶奶的,压压惊也好。放心,他根本用不着放药就可以把我们几个瞬间揍趴下的!”大哥牙一咬,接过一根香烟。
“哈哈……大哥英明!”我笑着。
楼道的角落里,升腾起浓浓的烟雾,四个男人因为紧张而把香烟一阵子猛抽。
“怎么样,没有下药吧?”我问着大哥等人。
“没有……楚大哥,你开始说的交易,是怎么样一回事?”大哥一根烟抽完,心中的忐忑要减少了许多,因为在抽烟的过程中,我脸上一直是带着微笑负着双手在看着他们几个。那种友好的笑容,使得大哥顿觉安心了不少。
我干咳几声,环顾一下四个全神贯注于我的男人之后,说道:“相信哥们几个和我楚思麒往日无仇,你们来市医院杀我,肯定是被人指使的,说吧?我的交易,就是要你们告诉我,是谁要我死?”
“这个……”大哥咧着嘴,眼圈一阵翻滚,很显然是在进行剧烈的心理斗争。
“兄弟,我知道你们几个是够义气的人,要想无缘无故的让你们说出指使之人,你们肯定不会干的。但是,我也会给你们莫大的好处!”我一眼便看穿了大哥的心思,在道上混迹敢杀人的猛汉,要出卖雇主那就是不讲义气了。
“好处?什么好处?”大哥问道。
“这个好处就是,我可以把今晚你们哥几个持械杀人的监控录像删除掉。先别拒绝,你们可以想一下,我知道兄弟几个不怕死的好汉,但是监控探头记录下你们的尊荣了。只要明早保安人员一看到这个画面,可想而知,为了市医院的安全考虑,他们必须把这些画面交给警方。
这也能够理解的嘛,人家市医院可不想在这里的病患觉得住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是?因此,即使哥几个不怕死,市医院肯定得和你们杠上了,这个时候,哥几个得东躲西藏啊!想想吧,你们的爸妈、你们的女人,因为你们几个被通缉,从此以后抬不起头来。
作为父母的恨其不争,干脆和哥几个来个断绝关系,这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啊,你们几个的女人会跟着通缉犯吗?她们肯定得找别的男人压床!哎,悲剧啊……想着自己的女人被人睡,那种滋味哟……”
我一脸苦相的摇着头,替四个男人悲哀起来。
“大哥……”一个小弟再也撑不住了,我这番话一说出来,额头上的汗珠的越加大滴大滴的。
“大哥,我可不想过那种日子,我们刀口上舔生活倒也无所谓,可是要我老爸老娘在外面抬不起头,让那个贼婆娘便宜别人,我宁愿去死!”另外一个小弟也是一脸惨白。
“大哥……”三个小弟皆都是把目光转向了同样也是恐慌的大哥。
我打蛇打七寸,知道自己的话让这些不怕死的男人意动了,脸上浮现出轻缓的笑容,继续鼓噪道:“我知道大哥在想什么,一边是自己哥几个被通缉所带来的苦楚,一边是江湖义气。我这个人,就是特理解人。这样吧,你看行不行?
你们今晚告诉我指示人是谁的话,我保证半月之内不去动他。在这之后,我再去和他拼命也不迟,这样的话,对方肯定不知道是兄弟几人说出的他,行不?”
“大哥……干了!”我这样的话,已经使得三个小弟完全没有理由不暂同说出指示之人了。
“楚大哥,我只想知道,你说删除监控录像和半月不找对方滋事,我怎样来取信?”毕竟是大哥人物,瞧瞧,想的事物就是别小弟们也要深处一些。
“是啊,你口说无凭,要是我们说出来之后,你翻脸不认人,我们怎办?”立即有小弟询问。
我微微一笑,伸出右手一抓!
“铮!”我的动作极其之快,右手那么一抓之后,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本来是别在大哥腰畔后面的。
“你要干什么?”三个小弟作势要拔出自己的匕首,他们被我这一手给吓得汗流浃背。要知道,大哥是正对着我的,而我居然能一眨眼间就把大哥背后的匕首拔出来取在我的手中,那是种什么诡异的手段啊!
“别紧张兄弟们,淡定淡定……”我退后一步,给出四人一定的空间,这样才不会使得高度紧张的四人以为我要和他们拼命。
“我只想证明给兄弟们几个看看,我的话绝对可信!”我把匕首放在左手,伸出右手食指,对着精钢匕首一弹!
“铮!”又是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
“哇,擦!”四个男人的眼睛瞪得浑圆,嘴巴半天也合不拢。
那把纯钢匕首,此刻居然被我一指弹力给弄得弯曲,那是种什么样的力度才能做到的?要是这一指,弹指在自己的脖子上面,那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嘿嘿……不好意思啊,这把匕首比我想象的坚硬许多,我本来以为凭借蛮力可以弹断它的呢,哎……演砸了,真是丢脸丢脸啊!断的摇着头,把手中的弯曲匕首递回给战战兢兢的大哥,说道:“兄弟们的家伙真是资格货,比起军用匕首也不遑多让啊!”
“我……”四个男人面面相窥,各**了一把脑门上越加多出来的汗水。
“现在兄弟们信我的话了吧?”我知道自己这一手,完全震慑住对方,洒脱的拍拍手问道。
“大哥……快说吧!”小弟恨不得马上脚下打油开溜,面前的我哪里是个正常人,简直就是魔鬼!
“行!我说!”大哥咬着嘴唇,说道:“我相信楚大哥的为人诚信,说得到就一定会做到。”实在没有办法,大哥只好做出了让步。
“大哥英明!”我一笑,把身子倾斜,耳朵附在了大哥身前。
“他是……”大哥开始了耳语。
……
“原来是你!”我目送四个近乎抱头鼠窜的男人离去,嘴里呢喃一句,鼻腔中冷哼一声,这才伸个懒腰走向了护士站。
“喂!”护士站里,一脸冰霜的美女医生成洁池气呼呼的铁青着脸,指着我说道:“你这个护士也太不负责了吧?我不是给你说过要好好的值班吗?你居然跑什么地方偷懒去了是不?害我在这边帮你值班已经有好几分钟了!”
“我哪有跑什么地方偷懒了?人有三急,我这不是去搞急事了吗?”我扯淡道。
“什么急事需要你从楼道那边过来,要是上厕所,这边不是有吗?”成洁池完全不信我的鬼话,在她看来,我这个家伙肯定是不好意思爬在桌子上睡觉,躲电梯间偷睡去了。
“成医师,你是美女,我是帅锅,有些事情还是别问那么仔细好一点。你别撇眉头,难道我和二楼的护士小姐聊点急事,你也要追根问底的吗?”我一脸的坏笑,说道:“你别要吐的模样,我只是和那个小美女聊了个天,成医师你懂滴吧?”说完,我翘起来嘴巴。
“你真恶心!”成洁池撅着嘴,扭过头从护士站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不这样对付你,你要是注意到桌子上的刀痕,还有那些监控录像可就糟糕了!”我疾快的跑进护士站,对于用恶心的方式把成洁池弄走,那是觉得一阵子偷乐。反正,我也没有打算把成洁池收归帐下,让那个美女觉得自己是混蛋最好。
“楚思麒……”正在我忙碌的时候,美女医生又走了回来,眨巴着眼睛问道:“你饿不饿啊?”
“饿!”我心中一阵恶寒,开始还骂我恶心的美女,不到一分钟又关怀起我的温饱了。
“那你等着,我去值班室给你弄点吃的。你别诧异,早给你说了的,你那些糊弄的手段对我无效,你要是贪图美色的话,我成洁池不就站在你面前吗?所以啊……我知道你肯定是半夜饿得慌,所以才跑楼下去找吃的,是不是?”
“嘿嘿……”我摸摸头皮,心中实在是很想大笑出来的,但是还是强行忍住了成洁池居然这样的判断,说道:“我的妈呀,成医师真是冰雪聪明,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你的法眼呢!”
“那是,我可是成洁池!”美女极为得意的把胸口一挺,说道:“市医院里面唯一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成洁池!”
“呵呵……”说着大言不惭的话,成洁池觉得一阵好笑,和我接触久了,不知不觉之中脸皮似乎也变得厚实了不少。
“是,成医师是精灵,是妖魔化的妖姬,是绝品尤物,是……”
“别说了,我被你说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成洁池阻止我继续说下去,谈回了宵夜的话语:“上次给你做的是方便面,那只是应急才吃。方便面最好不要多吃,吃多了伤身,这样吧,我给你煮几个鸡蛋怎么样?”
“鸡蛋?鸡蛋不好吃,能不能给我弄一顿麻辣大餐?”我吐吐舌头,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麻辣大餐啊?这个……”成洁池不好意思的苦笑,把曼妙的身躯扭动一下,说道:“我是土生土长的溪海市人,我不会做麻辣食物,能不能换成广东口味啊?”
我一阵大汗,只是开开玩笑,还真没有想到成洁池居然当真了。
“怎么了嘛,是不我不会做麻辣大餐你不开心了?好吧,我这样吧,我现在去上网查查资料,希望能做出来吧。”成洁池一脸的难为情,对于自己不会做麻辣大餐就像是种巨大的痛苦一样。
“不用了不用了……”我摆摆手,说道:“成医师不用对我这样好的,真的不用那么好!”我看得真实,成洁池对我的情愫已经掩藏不住了,女人下厨只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就是家庭主妇必须煮饭;而第二个,那就是对心上人才会委屈自己一个从不做饭的大美女,去尽量捆住男人的胃口。
成洁池就是后者!我真心不想让又一个女人爱上自己,然后和付小欣她们的一样苦命!
“我哪有对你好啦?你别自作多情好不好?”成洁池完全不知道这一刻我的想法,抹一把精致的下巴,说道:“是小曼嘱咐我多盯着你一点,要是你饿坏了身体,她得找我麻烦。”
“呃……”我不得不佩服女人们说假话的时候脸不改色。
“你别胡思乱想的啊,你该不会认为我成洁池对你我有意思吧?”美女靠近我,侧眼看着男人。
“哪有哪有?成医师这样的条件怎么会对我有意思,我们俩往这边一站,谁都看得出来是鲜花插在牛粪上!”我的鼻孔微微耸动,成洁池的身躯因为距离逼近,而传来了淡淡的清香。那股子迷人的体香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越加醉人。
“呵呵……还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坨牛粪。好啦牛粪,我去给你做麻辣大餐去咯!”成洁池咯咯笑的时候,那水蛇般活滑的腰肢一阵扭动,不得不承认,美女医生即使穿着白大褂,也掩藏不住身材的姣好。
成洁池走到值班室门口,对着处于傻乎乎状态的我吐吐舌头,扮个鬼脸,说道:“牛粪,其实我告诉你吧,鲜花插在牛粪上很有营养哦,嘻嘻……”说罢,不等我回复,一张带着娇笑的俏脸消失在我的眼中。
“这个成洁池……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哦……”我咧着嘴,继续埋头收拾着开始四个男人留下的残局。
“奶奶的……这桌子估计还得我赔钱才解释得清楚!”我骂骂咧咧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市人民医院。
“大家都明白了吧?”会议室里,齐院长在主席台上环顾一下内分泌科的出席医生。
“明白了!”成洁池机械式的随着科室主任等人起身回答。
“嗯,白院长从首都打来电话,给我们的两个指示一定要做好,第一个就是吃里扒外的蒋振兴,我们给予开除处分,并且把他交给警方处理;第二个尤其重要,何市长的爸爸在我们医院就诊,大家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齐院长还不放心的把前面的话再次说了一遍。
“齐院长,请你放心,我们会调配专门的人员照料老书记的。”内分泌科的郭主任说道。
“嗯,有郭主任这句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好吧,大家忙事去,郭主任回去科室好好布置一下,估计老书记中午十一点前就会过来医院的。”齐院长这才觉得开会部署这些事讲得口干舌燥,捧起水杯喝了几口,挥手示意散会。
郭主任领着内分泌科的医生和护士长走出会议室,一干人等回到三楼医生办,他们也得进行一个小会议部署一下。
“同志们,距离老书记过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开始齐院长已经说了很多次,得保证老书记在我们科室平平安安的做完手术出院。而这一次,也是考验我们内分泌科业务能力的大好时机,依我看,手术还是由我来亲自主刀。这样的情况下,我需要一个副手,请问谁愿意接下这个任务?”郭主任年纪约莫五旬,在内分泌这个领域绝对具有充分的话语权。
“我来!”成洁池举起双手,在众人略带疑色的目光中,说道:“大家别用这样的眼光看我,虽然我来内分泌科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有郭主任坐镇,我成洁池也有信心做好这个副手!”
“洁池,你确定?”郭主任含着笑容问道,成洁池的业务能力还是有的,但是她的身份决定了有些事还真的不能太当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