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八十九章 徐夫人推薦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大铁锤终究是没能成功的去找到韩申,以为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人,一个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的人,但是这人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先是燕国的将领,才是的墨家统领,你真的希望燕国灭亡?”黑衣人看着大铁锤凝神问道。
“我。。。”大铁锤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人不应该出现在墨家总院,这是死罪;而且这是在挑起墨家的内乱,墨家对他有大恩,但是在墨家和燕国之间他必须做出选择。
“我们不需要你做什么,你也不想班大师死吧,我们只是想对付韩申和荆轲,今晚你帮我们引开班大师就可以。”黑衣人继续说道。
大铁锤看着黑衣人,不相信就这么简单,他们肯定还有其他企图,但是这个人的话他却又不得不去考虑。
“你们想做什么?”大铁锤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燕国。”黑衣人说道。
大铁锤依旧是沉默,双手紧紧的握着雷神锤,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理智告诉他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班大师和韩申,但是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么做会害死眼前这人。
“什么人?”一声清冷的呵斥声,只见一身白衣的高渐离从远处奔袭而来。
“做不做在于你,你不去做我们也会让人去做,到时候班大师必死无疑。”黑衣人说完转身就走。
高渐离终于是赶到,看了大铁锤一眼,而后朝黑衣人追去,但是最终还是跟丢了,只能回来找到大铁锤。
“他不是墨家弟子,你可知道私自藏匿非墨家弟子是什么罪?”高渐离看着额大铁锤问道,那人的身影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但是那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花之芬芳人生
万古神皇
“我不知道!”大铁锤咬了咬牙说道,他想到了从这事中脱身的办法,那就是去刑堂领罚,主动去看守水牢受刑。
“那你自己去刑堂领罚吧。”高渐离说完又转身离开了。
大铁锤看着高渐离渐行渐远的身影,感觉墨家已经回不到以前那种兄友弟恭的情景了,不管是高渐离还是盗跖都在跟他渐渐的疏远。高渐离是因为去了蓟阳城回来以后整个人就意志消沉,生人勿近;盗跖却是真正的跟他断了往来。
“你来领罚?领什么罚,你又做了什么?”韩申看着自缚双手的大铁锤也是愣住了,墨家现在什么情况你不懂么,这时候还来给我添乱。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有敌人潜入墨家总院,被我放走了。”大铁锤闷声说道。
韩申送到嘴边的茶杯瞬间碎了,滚烫的热茶烫了他一手,惊愕的看着大铁锤,直接抓起他的衣领想把他提起来,但是大铁锤一站起来就比他高了大半截,反而是他悬空挂在大铁锤身上。
韩申尴尬的松开了手落到地上问道:“是什么人?”
大铁锤立即闭嘴了,这个人他不能说,他说了韩申肯定会派出墨家所有弟子去追杀那人。
“你可知道墨家封山不许进出是巨子闭关前的最后一道命令!”韩申知道硬逼大铁锤,大铁锤肯定不会说,所以搬出了大铁锤尊重的六指黑侠来迂回。
大铁锤依旧是沉默不说,他尊重六指黑侠,但是同样不想让那人死在墨家总院。
“好,我也不问你那人是谁,我问你,他想让你做什么总可以说吧?”韩申继续问道。
“他让我今晚拖住班大师。”大铁锤想了想,自己也不打算去做,告诉韩申也能让韩申和班大师做好提防。
“为什么要盯住班大师,还要是今晚?”韩申继续问道。
“他没说。”大铁锤摇了摇头,这个他的确是不知道。
“他是不是很徐夫子很熟?”韩申又继续问道。
大铁锤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黑衣人的确跟徐夫子很熟。
“好的,我知道,你也不用去水牢,你去守护好少主,必须保证好少主的安全。”韩申说道。
“你不罚我?”大铁锤愣住了,他想象中韩申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怎么会就这么放过他。
“水牢是那么好呆的,你刚从水牢出来,再去水牢一身修为是不想要了?”韩申冷声说道,话语虽然冰冷,但是大铁锤却从中听到了浓浓的暖意之前的怨念也都烟消云散。
“他从蓟阳城来的!”大铁锤转身离开,然后在跨出刑堂大门前说了一句。
韩申目光眯了眯,从蓟阳城来的,那就是燕国宗室了,鲁仲连死了,姬丹死了,但是作为姬丹的老师的鞠武,燕国太傅却始终不见踪影,而且鞠武除了是姬丹的老师,还是燕国的宗室,或者叫姬武更合适一些。姬丹会处心积虑的算计墨家背后就是这人在谋划的。
“班大师么?”韩申皱着眉喃喃自语,一定要控制住班大师,但是班大师在墨家虽然是墨匠一脉的大统领,可是个人武力并不高,根本没有必要去控制他,那么这些人要控制住班大师是为了什么呢?
“来人,给我去查鞠武,我要他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消息,哪怕是他早上吃了什么都要给我汇报清楚!”韩申喝令道。
班大师也正好走来,看着错身而过的刑堂弟子,又看向韩申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让人去查鞠武?”
“我怀疑燕墨一系已经勾结了鞠武,放鞠武进了墨家总院,要知道鞠武作为姬丹的老师,燕国太傅,他手上可是有着三千太子卫队的。”韩申说道。
暗房
班大师活动了一下机关手,这鞠武的确是个人物,年轻时他们就有过交集,只不过他们这一代百家人杰辈出,鞠武也就被这些天骄的光芒掩盖了。
“鞠武号称燕之智者,不是姬丹这种小辈可以比拟的,这也就可以解释燕墨一系为什么在姬丹死后还敢跟我们针锋相对了。”班大师说道。
“他们打算今晚动手,但是却是要大铁锤拖住班大师您,申也是一直不得其解。”韩申说道。
班大师皱了皱眉,拖住自己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墨家总院外的三道关卡的机关口令都是他每天更改,鞠武他们要派人进来就必须掌握机关口令。同时他是墨匠一脉大统领,机关白虎,机关朱雀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些都是可以比拟天人高手的战斗巨兽。
“会不会是想要控制墨家机关甬道和机关兽?”班大师想了想说道,毕竟徐夫子已经站到了他们对立面,同样知道控制机关甬道的方法,只是不知道口令而已,自己被控制的情况下,徐夫子是可以调动墨家机关兽的。
韩申点了点头,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但是他还有一点让他不解,仅凭一个鞠武,燕墨一派怎么敢跟掌握着秦韩魏赵的他们叫板。
“仅凭一个鞠武么?”韩申皱眉问道,班大师是墨家老人了,知道的秘辛肯定比他多,所以或许班大师能知道些什么。
班大师捋了捋白色的胡子,徐夫子按理来说不应该会背叛墨家,谁做巨子对徐夫子来说都没有影响,那么能让徐夫子改变主意的也只有他的母亲徐夫人了。
“恐怕是徐夫子的母亲,徐夫人和楚墨一系也都来了!”班大师缓缓的开口说道,一开始他没敢往这方面想,但是鞠武都能来,作为墨家一脉的楚墨为什么不能来?
“徐夫人?”韩申有些惊讶,这个名字他听过,只知道是楚墨一脉的统领,天下有名的铸剑师,但是也仅此而已,而这个名字在墨家之中也仿佛是个禁忌,没有人去提起。
“当年上一任巨子死在阴阳家六魂恐咒之下,墨家群龙无首,于是推选出了两位统领接任巨子,一个是六指黑侠,一个是徐夫子的父亲,妖剑鲨齿的铸剑师。最终两人在论道台展开了大战,以胜负决定巨子之位的归属,最终徐夫子的父亲因为剑断输了半招,与巨子之位失之交臂,因此一气之下离开了墨家,走遍七国寻来东海之石锻造除了名剑克星的妖剑鲨齿,想要再报当年半招之恨,但是却在来的路上遭遇了偷袭,最终身死。于是徐夫人就认为是巨子害怕了找人偷袭的,因此带着楚墨一系脱离了墨家,从此不再往来。”班大师缓缓的说出了当年的秘辛。
“那徐夫子又怎么会回到墨家总院,还成为了铸剑师一脉的统领?”韩申问道。
“这是巨子亲自去楚国带回来的,因为巨子说徐夫人和徐夫子的父亲的路走错了,他们太过于执念了,就算能打造出名剑也只会是妨主之剑,妖剑鲨齿就是例子,于是将徐夫子带回了墨家培养,并帮助徐夫子成为了墨家铸剑师一脉的统领。”班大师解释说道。
韩申点了点头,这种事以六指黑侠的性格确实可能做的出来,只是如果徐夫人一直没有放下当年的仇恨的话,这次恐怕也会带着仇恨回来,而她的目标恐怕不是墨家巨子之位,而是要刺杀六指黑侠。
“还有一点,徐夫人的修为还在巨子和徐夫子父亲之上,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是天人极境。”班大师说道。
“这怎么可能?”韩申愣住了,六指黑侠已经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如果徐夫人修为还在六指黑侠之上,那当初怎么会让六指黑侠接任巨子之位。
“徐夫人复姓公孙,是越女剑的传人!”班大师说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