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o5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第736章 新案熱推-e3c5c

Posted by on 17 8 月, 2020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老公,老公……”一阵呼喊声响起,詹大山老婆推开围观人群跑了进来。
詹大山儿子跟在后面,指着一旁的廖哥,“妈,就是他放狗咬的爸爸,爸爸是不是快死了。”
“滚犊子,你TM的才快死了!”詹大山骂道。
詹大山老婆指着廖哥骂道,“你这个牲口,凭什么让狗咬我老公。”
“警察同志,你们快把这个牲口抓起来,让他赔钱,让他坐牢。”
庄警官叹了一口气,“再问你们一边,想和解还是走法律程序?”
詹大山老婆指着廖哥鼻子,“不和解,赶紧把这个人抓了,一定要让他坐牢。”
廖哥拨开了她的手,“这位阿姨,我也不同意和解,不过你搞错了一件事,不是抓我,而是抓你老公。”
“谁是你阿姨,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臭不要脸,你家狗把我老公咬伤了,凭什么抓我老公!”
“你老公持刀勒索,在场的人都看到了,那杀猪刀挥舞的都快赶上项庄了。”
“你胡说八道!”詹大山老婆急了,抓着一旁的庄警官,“警察同志,您给评评理,他家狗咬伤了我丈夫,还说要抓我丈夫,有这样的道理嘛。”
庄警官沉吟了片刻,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胳膊,“在判定一个案件性质的时候,不光是要看谁受伤了,而是要看谁有犯罪动机和行为,受伤也可能是防卫造成的,不能一概而论。”
“你啥意思呀,我老公腿都被咬成这样了,你们还偏袒这个凶手!”
庄警官脸色沉了下来,“这位女士注意你的措辞,你老公持刀勒索是事实,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还有视频为证,你说说看我怎么偏袒了。”
詹大山辩解,“我没有勒索他!这个家伙打我儿子了,我是在吓唬他,让他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
庄警官问道,“哪个是你儿子,哪受伤了。”
詹大山老婆将儿子推到前面,“这是我儿子,他的脸受伤了。”
庄警官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除了红了点,我没看到伤呀。”
“他抽我儿子嘴巴,这脸都被抽肿了,还不算伤呀。我丈夫过来是找他说理,根本不是为了勒索钱。”
庄警官皱了皱眉,望向一旁的廖哥,“怎么回事?你打这个小男孩了?”
“警察同志,这个小男孩不懂事,我只是帮他父母教育一下。”
“怎么个不懂是法,怎么个教育法,你说说。”
廖哥迟疑了片刻,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詹大山老婆不依不饶道,“警察同志,您听到了吧,他承认打我儿子了。连小孩都打,多没人性,赶紧抓了他。”
庄警官道,“你这么大个人了,打孩子确实不对。”
廖哥道,“我是为了他好,这个孩子破坏运动器械,我说了他两句,他就对我吐口水,还踢我。我只是替他父母教育他,否则以后早晚得出事。”
詹大山破口大骂,“放NM的屁,我儿子用得着你教育。”
廖哥反问,“那你怎么教育,动不动就拿刀砍人?让你这么教育早晚得进监狱。”
周围的人再次议论了起来,有人说打小孩不对,有人说熊孩子该打,早就见过这个熊孩子破坏器械,确实可恨。
庄警官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但怎么处理更犯难了。
“呜呜……”就在此时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接着远处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跑了过来,其中两人手里还抓着担架。
庄警官摆了摆手,“行了,先治伤吧,然后去派出所做笔录。”
急救大夫走了过来,赶紧给詹大山进行止血包扎,难免又是一番鬼哭狼嚎。
处理完后,庄警官问道,“大夫,他这伤重不重。”
“伤口很深、跟腱被咬断了,情况比较严重。”
“大夫,我丈夫的腿还能不能治好?”
“抓紧手术还有治愈的可能,不过以后走路肯定会有些问题,会和正常人有些不同,也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
“啊,那我丈夫的腿岂不是废了。”
医生招呼了一声,“来,搭把手,把他抬到担架上。”
詹大山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不甘,“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抓他呀,还有那条该死的狗,一定要杀了!”
“先去治疗吧。”庄警官敷衍了一句,又望向一旁的廖哥,“咬人那只狗呢?”
“我朋友带走了。”
“什么狗?”
“牛头梗。”
“你知不知道这种狗是禁养的。”
“以前不知道,不过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了相关的规定,我会在十五日之内自行处理。至于罚款,您说多少,我现在就缴纳。”
詹大山老婆喊道,“你家狗咬人了,你一句自行处置就完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必须把狗杀了!”
廖哥反问,“是你丈夫主动攻击的我和狗,我的狗是正当防卫,凭什么杀狗?”
“行了,别吵了,都跟我去派出所处理。”庄警官说道。
廖哥耸了耸肩膀,去就去吧,反正他没犯法。
正好整天闲的没事,权当是体验生活了。
这件事足足扯皮了四五天的时间,最终还是以和解告终。
廖哥放弃了起诉詹大山持刀勒索。
詹大山放弃了赔偿和杀狗的要求,伤势也要自行处理。
从来没吃过亏的詹大山这次栽了,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晚上八点,海边。
晴空万里,月明星稀、水天相接,美的让人陶醉。
一艘灯火通明的观光船缓慢的行驶在海边,甲板上摆放着方形餐桌,桌椅、餐具都十分的精致,看起来十分的高档。
韩彬和王婷坐在甲板东侧的桌子旁,桌子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海鲜和一瓶红酒、还有点燃的蜡烛,别有一番风味。
海风吹拂着王婷的秀发,让她觉得很舒服,“这个地方不错呀,你以前来过?”
这种送命题,韩彬自然不会犯错,摇了摇头,“第一次。”
王婷端起红酒杯,跟韩彬碰了一下杯,两人共饮了一杯。
“你喜欢以后咱们常来。”韩彬夹了一块龙虾肉,放到了王婷的餐盘里。
王婷拿起酒瓶给韩彬倒上酒,“你不是喜欢喝啤酒吗?今天怎么不喝了。”
“海鲜和啤酒肯定是绝配,但这么吃对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可以不在意,我都是有老婆的人了,以后自然要注意养生。”韩彬笑道。
“想得美,我可没说过要嫁给你。“王婷娇哼了一声,话锋一转,“这几天,倩倩有没有跟你问起咱们的事?”
韩彬笑道,“这几天没有新案子,也不忙,那小丫头没事就往我跟前凑,估计她是想问,不过都被我提前给支走了。没活,也给她找点活干,后来她学乖了,就不敢往我跟前凑了。”
“你可真够坏的,她问你一句,还能吃了你不成。”
韩彬吃了一个生蚝,“我也就是逗她玩,再说了,她自己的事都没弄明白,还好意思关心咱俩。”
“你是说她和包星?”
韩彬点点头,“我听说包星可能要调走了。倩倩要是再不抓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王婷露出好奇的神色,“包星要调到哪去?”
韩彬指了指上面。
“他升职了?”
“那倒不是,升职还轮不到他,王霄、江扬、李琴都比他有资历,哪那么容易升。不过,他可能会被调到省厅。虽然级别没变,但也算是升了。”
王婷剥了一个皮皮虾,放到了韩彬的盘子里,“调到省厅容易吗?”
“当然不容易了,要么特别优秀,要么有关系。一般人想去根本没门。”
“那包星属于哪一种?”
“包星这小伙子挺机灵,能力也不错,是个干刑侦的料,我挺喜欢他的。两者都有吧,不过,后者应该更多一些。”
王婷下意识的问,“那倩倩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这个当表姐的都不知道,我这个表姐夫就更不清楚了。”
王婷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倩倩知道这件事吗?”
韩彬想了想,“我感觉包星应该跟她说过。”
“那你说,我要不要问问她到底什么想法?”
韩彬犹豫了一下,包星这小伙不错,他也挺喜欢,但是韩彬不太喜欢做撮合别人这种事。
成了固然好,更多的时候是费力不讨好。
“你们姐妹的事,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韩彬端起酒杯,又给王婷碰了碰杯。
王婷喝了一口红酒,望着美丽的海景,脸上几分陶醉,“不管她了,回去再说吧。”
两人吹着海风、吃着海鲜、喝着红酒、聊着天,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二人世界。
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两人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玩了一天,两人也累了,躺在床上聊了没几句,王婷就睡着了。
韩彬也快睡着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叮铃铃……”
韩彬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马景波的号码,韩彬出了卧室,在客厅里接了电话,“喂,马队。”
手机里响起马景波的声音,“韩彬,睡觉了吗?”
“刚躺下,怎么了?”
“来案子了,分局人手不足,直接报到了咱们市局刑侦大队。”
“什么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