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h7w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410章 就……挺突然的展示-awda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深夜,阿笠博士家。
灰原哀坐起身,没有惊动熟睡的阿笠博士,悄悄开门,一路去了地下室,拨通一个电话。
“嘟……嘟……”
电话那边响了一会儿,跳到自动答录。
“我是宫野,现在不在家,请在发信音后留下你的姓名和留言……”
听完电话那边熟悉又久违的女声,灰原哀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姐姐……”
“今天和大家打游戏,很开心,晚上出门去喝咖啡,又遇到案子了……”
“我大概明白了,你那时候的眼神……”
灰原哀眼里眷恋、不舍,却又隐隐带着无奈,十分复杂。
不用去看镜子,她也能猜到,她现在的眼神应该和宫野明美最后一次见她一样。
她没有像以前一样,觉得世上没有她的容身之处,相反,一想到离开,就舍不得。
“我还没想好……”
留在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组织的人引过来,给周围的人带来灾难。
可是又觉得不甘心,她姐姐都尝试过,她就这么放弃,好像有点太软弱了……
再可是,她姐姐尝试之后,结局是死亡,反抗组织的结局她早就该明白了……
再再可是,贸然寻死,说不定自己死不了还害别人受伤,就算死了,大家也会难过。
她也不放心。
没有她的话,阿笠博士不会照顾自己,让人担心。
池非迟是能照顾好自己,不过更让人担心。
病情会不会因为她这边的什么举动而加重?
还有,整个人飘来飘去的,明明不是不讨女孩子喜欢,就是安定不下来,让人担心这么飘下去早晚跟阿笠博士一起孤独终老,还没有她给养老……
不,不,池非迟那边还可以拯救一下。
地下室里,某萝莉抱着电话,纠结成一团,纠结着,眼圈突然红了。
她又想起宫野明美那一天跟她说的,让她去找个男朋友。
那些被宫野明美默默咽下去、不便说出口的话,她现在突然听到了——
‘就算我不在了,也别总是记挂着我,不要太悲伤,找个值得的人,陪你走完未来,好好生活下去,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因为这些话,也是她现在想跟池非迟说的。
而且和宫野明美那时候一样,宫野明美觉得她聪明,怕她看出什么来、怕她担心,装得跟没事人一样。
她现在也怕池非迟看出什么来、怕池非迟担心,假装没有在意那天巴士的事,跟平时一样继续生活着。
灰原哀低着头,突然笑了笑,“他可没有我那么好骗,我连一点叮嘱的话都不敢说,眼神、表情、平时的生活都不能露出什么破绽,太难了……你那个时候,也一样,对吧?”
接下来几天,灰原哀每天上学、回家打游戏、做做研究、出门买点东西,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不过深夜里总有一通拨出去的电话。
“姐姐……THK有铃木财团入股之后,又宣传了一下,现在公司比很多艺人都出名,真的好奇怪,对不对?”
“今天侦探小子上音乐课,你一定不知道吧,他唱起歌来很恐怖……”
“今天是第三期播出的时间,看到一个就算失败也在努力的人,我是不是该试着努力一下……后面的我想看完,还有新电影没上映……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对吧?”
“今天,侦探小子在课外看医学书,他真的很执着超越那个人,嗯……好像要先追上吧。”
“今天去骑马……他比很多赛马选手骑得都好,感觉他好像什么都会,不过不能让他帮忙应付组织,你也明白的吧,组织的力量不是一个人能够抗衡的……对了,我认识了一匹小马,白色的,很可爱……好像更舍不得了……”
“今天去上学,不过下午放学之后,去买了剩下的礼物……”
“今天上学,放学跟魔法美少女说了回礼的事,她以前说想去找蜥蜴的眼泪,那种奇怪的东西我可买不到,自己收集太费劲了,不过老鼠的牙齿我可以自己弄,帮她拔了一瓶,已经寄出去了……”
“今天上学,放学之后上游戏,问了零一二、不是黑、小风间的地址,给他们寄了礼物,那三个家伙都没说具体地址,防备心还真重,所以给他们寄了小女孩玩的娃娃……我是故意的,因为实在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今天上学,把给他们的礼物带去学校给他们了……”
……
第二天。
某个宅急便自取处。
安室透没有再做戴帽子那种神秘兮兮的打扮,晨练完、吃了早餐,就出门到宅急便自取处,报了电话号码,说了情况,抱了一个大纸箱回家。
“顾问家的小妹妹啊……”
安室透的心情还不错,关好门,将箱子放在地上,动手拆着。
现在每次看到宅急便,特别是猎豹宅急便,他心情都挺微妙,总觉得会拆出一个犯人来。
不过,居然会给他们寄礼物,比某个顾问好多了。
从平时在游戏里聊天来看,他觉得那应该是个至少上国中的小女孩,嗯,绝对不是顾问家亲生的妹妹,这一点可以肯定,估计是表亲,冷静、懂事,寄来的礼物也值得期待。
箱子拆开,安室透拿出里面的包装盒,打开,脸上的笑僵住了。
盒子里是一个小女生玩的玩偶娃娃,还有一堆附带的娃娃衣服、娃娃化妆品。
翻了翻,最底下居然还有一些搭建‘公主房’的零件,什么玩具衣柜、玩具化妆镜……
一看就要花很多钱。
不过……
他记得他说过自己是二十多岁的男性吧?送他这个是闹哪样?
安室透看着盒子里的娃娃,沉默了好半天。
不仅冷静这一点像顾问,腹黑这一点恐怕也是一样的……
确定不是亲生的?
……
另一处,公寓楼房间里。
风见裕也期待拆盒,然后看着盒子里的娃娃,半天没回过神来。
怎么可以给他寄这种礼物……
他可是男的!一个已满三十的男性!
难道……是他的游戏昵称让别人怀疑他是女孩子?
……
乌鸦军团,米花町据点。
被非墨当成通讯室的房间里,靠墙摆了两排电脑,十多只乌鸦站在电脑前,偶尔用爪子在键盘上敲两下。
没有关闭的窗户口,不时有乌鸦飞进飞出,转头找电脑前的乌鸦,嘎嘎叫两声,之后或飞出窗户离开,或留下来喝点清水、吃点东西。
另一边,除了摆满座机电话的两张桌子,还有一张办公桌。
池非迟坐在桌前,看着拆开的盒子里的东西,沉默了半天,“小哀给你的礼物?”
非墨:“是啊。”
池非迟:“你跟她说你是女孩子?”
非墨:“没有,我说我是男的……”
池非迟:“……”
突然感觉到浓浓的恶趣味……
“这种玩具,我早就……”非墨探头看盒子,眼睛一亮,“主人,主人,快,帮帮忙,把里面的房屋零件组装一下,小哀买的是大号房屋,我应该能住!”
池非迟帮忙把最底下的零件取出来。
其实这大概就是一个芭比娃娃高配,除了娃娃,还有衣服、化妆品和一个玩具房间,房间要自己拼装。
等拼装完之后,房间还真不小。
一个长、宽50cm,高30cm的木板玩具房间,上方没有屋顶,地板和墙壁有些金灿灿的雕刻花纹,还留了两道窗户。
“主人,衣柜不要,床不要,沙发摆一下……嗯,镜子摆一下!等等,床可以要,桌子就不要了,不够大,容易被我碰倒了……”
池非迟按非墨的话,把那个玩具房间摆好。
非墨立刻扇翅膀,从上方飞进去,落地,收好翅膀,往小型玩具沙发上一坐,对着安置在对面墙上的镜子看了看,转头喊道,“非赤,进来,床留给你的!”
非赤早就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碎碎念,“那个游戏我也在玩啊,只是我在线的时候小哀都不在……”
池非迟帮忙把非赤拎进去,放到玩具床上,看了一下,刚好够非赤盘着趴一趴,“非墨说床给你。”
非赤立刻高兴了,盘在玩具床上,从窗户探头,钻出来,钻进去,“主人,我可以从窗户爬进去耶!”
非墨也在玩具沙发上蹦了蹦,“质量真不错,小哀肯定花了不少钱……”
池非迟帮忙收拾了一下娃娃,这个估计非墨是不会玩的……
“主人,主人,娃娃也留下,”非墨忙道,“给她换身女仆装,用胶水粘到房间角落……不,粘到镜子旁边……”
池非迟:“……”
他两辈子,从来没做过给芭比娃娃换装这种事……不过算了,看两只宠物这么高兴,他就帮个忙。
等池非迟给娃娃换了女仆装、将娃娃的脚用胶粘在镜子旁边的地板上,非墨上前拍了一翅膀,把娃娃拍成弯腰鞠躬的姿势,然后才蹦到沙发上蹲好,看了看,满意点头,“还不错,虽然不能动,但好歹有个女仆了。”
非赤也不忙着钻窗户了,回头看着娃娃,“咦?我们的女仆?”
池非迟:“……”
会玩!
估计小哀也想不到,本来是恶作剧的礼物,正好合了收礼物的人的心意。
就……挺突然的。
“嘎!”房间另一边,蹲在电脑前的一只乌鸦转头叫了一声。
池非迟制止了要蹦出来的非墨,起身过去,“没事,你们玩,我去看。”
那只乌鸦见池非迟过来,用翅膀朝电脑屏幕挥了挥。
屏幕上显示着一个UL聊天窗口。
组织不会用UL聊天软件交流情报,担心信息被截留或者泄露。
不过在池非迟这里,那些问题根本不用担心。
自家的聊天软件,自家人不会截留信息。
再找威尔逊让技术部门准备一个特殊的加密传输通道,外人也很难截取到信息。
现在乌鸦们都基本不用邮件,改用UL聊天软件交流情报了。
偶尔还跨地区水水群、聊聊八卦什么的……
而聊天窗口,备注‘西多摩市—蓝羽’的账号发来消息,内容只有简短的一行字:【原佳明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