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gk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鄉間輕曲-第604章 肉還在碗裏鑒賞-8ujzb

鄉間輕曲
小說推薦鄉間輕曲
回到了半坡屋子,老太太收拾了一下之后便有点迫不及待的要去看外孙,这些日子的分离,老太太是日想夜想现在回来了哪里肯多呆一分钟。
老爷子心里也想着紧呢,自然就和老太太一起去女婿家。
边瑞这边把老爷子老太太送到家里,便回养牛场去了,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他解决。
老爷子老太太两人骑着小电瓶车,进了村子口发现一群人正围在一起看热闹,于是问道:“怎么啦?”
“这人过来想讹我们”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说道。
“讹你们,这附近有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讹你们村?”老爷子是太知道这帮人的尿性了,都是肯吃亏的主,哪里会有人敢上门讹边家村的人。
这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把事情和两人解释了一下。两人这才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群中这位闹腾的就是初一上门那一拨小子中一位的父母,现在孩子面临判刑这个事让两口子突然间就觉得天塌下来了,平时不管孩子这时候才想起来也迟了。
来边家村闹博同情的不止这一位,从这些家长身上就可以看出来,有些孩子是受了坏朋友的鼓动,但是有很大一部分孩子就是从爹娘老子那里学来的,根本不讲理胡搅蛮缠觉得所有人都得让着他们,都得向着他们。
边家村也没哈别人屁股的习惯,于是想胡搅的都挨了揍,还别说,对付这帮人嘴巴永远没有拳头管用,后面大多数就像是现在这样的,在村子门口哭诉想通过边家村这边活动一下给自家的孩子减减刑什么的。
老两口子也没有可怜这人,听明白了之后哦了一声便骑着车子继续看外孙子外孙女去了。
进了门,还没有说话呢,老两口看到边瑞的一个堂嫂子正在和自家的亲家说话,而自己的闺女正陪在一旁。
“这人叫什么?”
老太太想了一下摇摇头:“这谁知道,平常也就是见面给个笑,都不常来往的,今天怎么跑过来了?”
老爷子这边也没有害怕一说,不过就是好奇,停下了车子便和老伴往屋里去。
见到这两位进了院子,屋里的人怎么可能还站着,自然得迎出来,于是一阵客套之后,老两人就把外孙子外孙女给亲了一遍,四个小东西离了十来天,再抱住外公还有外婆的时候就死活不肯松手了,于是两位老人只得左右开弓,一人抱俩个,这下到是让边瑞的母亲还有颜岚轻松了下来。
等着客人一走,老太太随口问道:”这是谁家的?”
“边瑞的嫂子!”
“她来做什么,平常不是闷的很么?干活勤快是勤快,但是不爱说话如同一个闷罐子一般,他们两口子都是如此”老太太又问道。
“人家上门来提亲事的”边瑞的母亲说道。
“提亲?那不胡扯么,你这打趣也挑像样点说,咱们靖靖再多大啊就提亲?“老太太愣住了,然后直乐。
边瑞的母亲道:”怎么可能是靖靖,她才多大啊,这要上门提亲也不该是他嫂子啊,这同宗的提哪门服亲?”
“那你就更扯了,咱们家还有谁?总不能是你吧?”边瑞的丈母娘逗趣道。
“你这人!”边瑞的母亲也乐了。
颜岚这时更是捂着嘴,把脸都转过去了。
”说吧,还卖的哪门子关子啊”边瑞的丈母娘问道。
“荆鹿啊,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笨啊,我们家除了荆鹿这个丫头还会有别人么?”边瑞的母亲说道。
老太太一听更摇头了:“你才扯呢,她家那儿子你又不是没见过,长的五大三粗的还有一点憨劲儿,荆鹿长什么模样?高高挑挑的放到明珠那也是小伙子排队追求的人,两人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我也纳闷了,这人一大早的怎么就过来,明里外里的就把话头往荆鹿这孩子的身上绕!”边瑞的母亲现在也是一脑门子疑问呢。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就她家的儿子根本就配不上荆鹿,在别人眼中看来那才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你答应了?”
“我答的哪门子应啊,我这边差着辈呢,而且咱们也不是荆鹿这丫头的父母哪能做的了这主,况且就算是能作主谁会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啊,明明不合适非要这么干多招人嫌”边瑞的母亲说道。
“哎!这人怎么就看不明白自己呢?”边瑞的丈母娘也觉得两下相差的大。
荆鹿这丫头两位老人也知道,自家的女婿虽然比她也就大了差不多十岁多点,但是真是当半个女儿养的,你说超过靖靖那真是太假了,这话老两口也说不出口,但是远超过一般人那是真的,对两个徒弟,边瑞都是用了心的,这大家都看的出来。
“这事还是别让他知道,他要是知道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边瑞的母亲说道。
这时候正巧边瑞回来了,在院子里停下了车子。
进了屋子先和长辈打完招呼,然后说道:“我路上遇到了顾嫂子,她来咱们家干什么?”
边瑞也觉得新鲜啊,这两口子平常在村里就像是隐形人一样,一家子都是那点闷蛋脾气,存在感极底,今天怎么跑自己家来了,这让边瑞挺好奇的。
问完了边瑞等回答呢,突然间发现气氛很是有点尴尬啊。
“怎么了?”边瑞好奇的问道。
颜岚终于是忍不住了,张口把这事情给边瑞说了一下。
“想瞎了心了吧?”边瑞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世上最搞笑的事情一样,边瑞想过无数个侄子,几乎就提把所有适龄的侄子也过了一遍,也没有考虑过这孩子,不是因为别的就是这小子太闷蛋了,边瑞从小到大和你小子说的话估计最多两只手不到十句。
颜岚这时张口说道:“我琢磨着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在里面,按嫂子脾性要是没有一点什么问题她哪里肯上门说这事?”
“……”
听到媳妇这么一说,边瑞也有点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家媳妇这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就以这两口子的性子,要是一点风声没有,怎么可能上门来。
想到这,边瑞摸出了手机给荆鹿拨了过去。
问了一下见她说马上就到自己家了,于是这才放下手机,一边和长辈们闲聊一边等荆鹿过来。
等着荆鹿到了家里,边瑞便直接张口了。
先把事情说了一下,边瑞便问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边瑞这边正等着荆鹿说不行呢,谁知道这边荆鹿却是嗯了一声。
边瑞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垮了,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于是又问了一句:“你别光嗯啊,说说看!”
“我觉得他人挺不错的!”
荆鹿的话直接让周围的人陷入了目瞪口呆中。
“你不觉得他闷么?”好一会儿,边瑞这才问道。
“男人要那么多话做什么?”荆鹿给的解释很干脆,干脆到了边瑞都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你们谈了多久了?”边瑞问道。
荆鹿道:“两个月了”。
“这小子是不是……?”边瑞不好问。
荆鹿笑道:“没有,他没有那个胆子,师父,您别担心,我就是喜欢他听话,也会为我考虑,我和他在一起我知道哪怕是到了没吃没喝的地步,只要手中有块饼子他也会想着给我,所以我想和他在一起”。
边瑞想了一下那两口子还有那傻小子,真是没法反驳自家徒弟的话,因为这两口子就是。
边瑞的母亲这时点头道:“还真是的,以前没吃的那会,小瑞这堂哥外面得了一块烧饼,那时还在县里,捂在胸口捂了一天多,带回来给他媳妇吃,我去那会儿,两口子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呢,父母这样,这孩子也差不到哪里去”。
“相处就相处,怎么就不光明正大一点,弄的人家上了门我们才知道”边瑞训道。
边瑞是不会反对荆鹿在这上面决定的,也不是因为边瑞不是刑鹿的父母,而是因为边瑞知道这事勉强不得,就算是以后靖靖找个不让他满意的他也不会说,他只会给孩子准备好退路,就算是以后真的过不下去了离了婚,也自家的孩子也要生活无忧,而不是因为这事弄的父女反目。
荆鹿说道:“他怕您,说是一想起来您就全身抖”。
“他怕我个什么,我又不打他?”边瑞有点愣住了。
“我不知道,但是他说他从小就怕您,每一次看到您老远就得绕着走”荆鹿说道。
边瑞有点傻眼了,他真不知道有个侄子从小就绕着自己走,一直以来边瑞都以为自己是所有侄子当中最受欢迎的族叔呢。
“行了,以后也别躲着了,谈个恋爱嘛,大大方方的咱们不偷不抢的,我还能吃了他?”边瑞也是挺无语的。
不过对于边瑞来说好的一点是什么呢,虽然侄子不是太入眼,但是总是侄子,肥肉总没有落到别人碗里去,这结果总归还算是不错的。
荆鹿答应了下来,等着下午的时候,两人就这么牵着手在村里露了一次面,顿时就成了整个村子里最大的新闻。
于是几家父母顿时训起了自家的儿子,觉得自家儿子连个憨货都比不上,几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