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b4i熱門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九十五章 各懷心思-ieofd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磁场紊乱,灵气震荡,天象与地气交织,便是上千里之外也受到影响。
轰隆——!!
播仙镇的不少人们在睡梦之中都被惊醒,有人属于心脏比较大,神经也比较粗的类型,干脆就翻个身拍拍蚊子,转身继续呼呼大睡。
也有一些人按捺不住那一阵阵的心悸感,听到外面哗啦哗啦的大雨倾盆之声,披衣穿鞋,也不点灯,就这样子凭借着些许微光走到窗边推开本来就在微微震颤的窗户。
呼——
无比猛烈的暴雨伴随着狂风倒灌而入,一瞬间就让这些好奇者透心凉,心飞扬,惺忪睡眼朦胧睡意全部都瞬间不翼而飞,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外面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黑云压城,整个世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暴雨如注,好似泄洪一般从天上疯狂灌下,犹如天河开了口子,河水倒灌入人间之中。
时不时的有道道惊雷将漆黑的天际一分为二,照彻夜色,隆隆的巨响席卷了整个大地。
这种猛烈的暴风雨在其他地方或许也不常见,但也不会说稀罕到哪里去,不过在这大漠之中,就真的是稀奇了,很多人顿时精神抖擞,啧啧称奇,也没有了收拾一番继续睡觉的打算,就是这样子在窗边盯着外面看。
不过也幸亏隔着较远距离,所以余波冲击到这里的时候,也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威势了,就像是核爆冲击波衰减成为了一阵拂面微风一般,所以播仙镇经受的也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的洗礼。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的了。
大概只有仙山上留守的修道之人,才能够察觉到灵气的不寻常变动——毕竟琼华派也不是所有人都去追杀那群胆大包天的狂妄贼人了,总得顾及一下这是计中计,连环计,引蛇出洞之类的可能性。
所以大半弟子还是留守在门派之中,就连掌门夙瑶也是怒气冲冲,亲自在夜间来到山门前的琼华宫里镇守,而像是璇玑之类的弟子,则是三五成群,气势汹汹的在门派驻地内到处巡逻。
从剑舞坪搜索到五灵剑阁,从思返谷找到醉花荫,就连在清风涧隐居的两位上代长老都被惊动了。
在这种情况下,就连一直闭门不出,潜心清修,抓紧最后的这段宝贵时间的岫玉也被迫负责了镇守某个区域,毕竟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年轻一辈里与慕容紫英并驾齐驱的佼佼者。
这让她很是无奈。
在太一宫之中,对应名册清点了一番殿中的宝物之后,再次确认的确是遗失了水灵珠的岫玉长长叹了口气,走到门边看向外面。
风急雨骤,雷鸣电闪,还是有很多身影剑光在风雨之中纵横来去,风驰电掣。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确切的刺激了一番这些年轻一辈的修士们,他们现在都还在疑神疑鬼,觉得可能还有贼人藏在派中没有逃离,迫切的想要通过地毯式搜索,将那些狂徒找出来。
少女轻轻叹息一声,回到太一宫上面坐下,掏出了一卷书册,再一次阅读上面已经滚瓜烂熟的内容,还是禁不住的皱起了秀气的眉头。
自从之前在那个魔法师队友手里,得到合情合理的无名道经半部之后,她回来就陷入了纠结之中,不知道要不要修炼对方给予的功法。
虽然空间的权威鉴定确保了此事真实不虚,也打消了她的怀疑与担忧,然而还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情绪,让她没有办法轻易的下定决心。
尽管也知道这个世界的修仙法门只能够说是中上,以后自己本来也要继续更换教材,那么现在就换一套能够走得更远的并无不可,虽然对方说后半部的道经还在编纂之中,但至少上半部就能够让她走得更远了。
之后要是对方出版不了后半部,她就按照原定计划在以后的任务世界之中寻找机会更换路线升级就是了,反正现在的功法都只是跳板,所以没有什么影响。
然而,人并不是绝对理性的生物,或者应该说很多时候,感性才是主导人的思想与行动的重要部分。
这么说,不是说岫玉心理不平衡,有什么嫉妒情绪,不喜欢曾经的新人超过自己什么的,她还没有这么小肚鸡肠……她主要是觉得非常纠结——
明明空间都保证这部道经修炼起来确切可行,潜力无限,然而一想到那家伙之前还是一个只会搓火球的魔法师,学习的也都是炼金、附魔、元素、幻术之类的技能……她就感觉到抓狂崩溃。
这样的一个人,要说是拿出了什么《传奇法师练级心得》、《圣域魔导进阶技巧》、《如何从近战剑圣转职全系法神》、《如何从网上下载施法素材》……诸如此类的「秘笈」,她绝对没有任何意见或者歧视。
但偏偏拿出的是一部玄门正宗的道经,内中尽是道家吐纳参修的性命要旨,三元秘奥,关系重要,而且照此勤习,足可升仙证果……这就让她觉得非常违和,难以接受了。
而且对方还摆明车马,说是他在这些年来通读道藏,又借鉴了这个世界的很多修行法,再结合自己从魔法角度切入,掌握的神秘学知识原理对应的本质,往往深解,而参诸日用。
从而无师自通,内外兼修,成一家之言,最终得到的成果……
——emmmmmm,话说回来,她并不否定这种可能性,但是这画风是不是有些超现实了一些?
偏偏空间还真的触发了强化机制,只要她拿得出足够的积分或者结晶,就真的可以一路强化至第四境,而且要直接向她收费一个S级因果结晶……这就足够证明这条强化路线前途无量了。
刷刷声轻微作响……
翻阅着手中的书卷,这些都是岫玉生怕自己在做出决定之前就忘记掉关键内容,所以都给抄录到了纸张上而成书一册,而且这么一来,即使还没有下定决心亲自修炼,但是她也可以直观的评测这些内容的完整性、衔接性以及可行性。
“目前只完善到第四境,但是与其说第一境修身养性,第二境奠定基础,第三境才是真正的炼修阶段,还不如说前面的三大境界其实都是打基础的修持部分,从第四境开始才是真正的开始炼修……”
少女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纤纤玉指轻轻拂过纸质的页面,感受着其中的那份沉甸甸的价值与珍贵。
“设想之中一共有七个大境界,第四境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正是质变的一个阶段,偏偏这个阶段的重点是将元精与元气合炼,化为轻清无质的精炁相合之物,修成超越物质层面的法体,达成身体能量化……”
“也就是说,这个阶段的核心主旨就在于炼精化气,那么第五境应该就是炼气化神,剩下的两个境界也是分别对应古法之中的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的概念?”
一念及此,她仔仔细细的翻阅了一下关于第五境的记载,虽然只有寥寥几笔,只言片语,但也的确是表明核心在于将气与神合炼,重点在于神魂养性,或许可以说是「化神」期?
大概确定了什么,她约莫把握住了那个家伙开创的这部道经的核心骨架,不过并没有多么兴奋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深深的震撼,毕竟那个家伙是真的走出了另一条道路来。
不能够说因为对方借鉴了古法提出的概念,就认定对方走的不是自己的道路——
人本由精化而生,人之生存赖以气,精气虽足,无神者则其体无光,其人无命,故神为主宰。
是皆不外神气精三物,人之修道,也必由五行归五老,三花而化三清,始能归原无极本体,而达圆通究竟。精气神是人的生命基础,想要升华生命层次,自然就脱离不了这个基础。
铸成自己的道,不代表特立独行,标新立异,一定要与所有的东西都脱离联系,没有任何概念上的关联。总不能够说人之修炼的本质都是升华精气神,自己就不能够去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东西。
明明自己还是有血有肉的一个人,不从这些方面入手,难道非得要去琢磨怎么升级自身根本不存在的原子炉、处理器阵列、动力装甲、推进装置的可能性吗?
长长的叹了口气,少女合上书册,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
……
同一时间。
琼华派后山禁地,剑林之中有着大量气势惊人的符灵在巡视,上身如同威武的天兵天将,下身是宛若神灯魔灵一般的麻薯状的构造。
虽然有些反差萌,但是谁都不会怀疑它们的力量,之前的那个邪道修士偷偷摸摸来到这里,就是被一群符灵逼退的,毕竟是高人祭炼的灵符,还有代代门人的不断强化,这么多符灵合力的话,任何凡间修士都扛不住压力。
也正因为如此,再加上之前那个贼人才被从这里赶出去,而且掌门还亲自来查看过了,所以现在的巡逻队飞来飞去,也就是在剑林外面看一眼,并没有进入其中,更加不知道在剑林之后,禁地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这是韩菱纱的决定,她最擅长虎口拔牙,在这个混乱关头,反而认定这是自己等人潜入禁地的最好机会,大概谁都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三个人趁着混乱摸进了禁地之中。
她也有很多自己的理由,譬如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掌门刚刚才亲自来察看过”、“这件事情之后禁地附近可能会加强守卫,以后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搞明白那把剑的秘密了”……
所以云天河和柳梦璃也只能够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果断的行险一搏。
然后,他们在禁地的最深处发现了一个被万载不化的寒气玄冰覆盖的洞窟,在冰中还封印着一个人,人有异貌,额生朱纹,而且被封于玄冰之中,所以青春不老,貌若少年。
三人的到来惊动了这个人,一番交谈之后,才发现这个叫做玄霄的人,当年和云天河的父母乃是师兄妹的关系。
玄霄对于云天河也很好奇,询问起来了关于云天青和夙玉的近况,却听说那两人死了很久很久了,同样也是禁不住动容,本来以为自己常年困于冰中,已经是心如止水,却还是感到百感交集。
“灵光藻玉,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够再见到……人生百岁,终归尘土,当初我们三人一起修炼仙道,参研剑术,正当风华之年,未曾想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玄霄长长叹气。
“只剩你一个……但是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呆在这里呢?这里这么冷,冷到骨子里……”
韩菱纱抱着双肩,打了个寒战,忍不住的这么疑惑道:“而且这里还是禁地,据说从来都不允许别人进入的,从二十二年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禁地从来不许别人进入?呵,我只是一个遭弃之人,派中未免小题大做……”
玄霄轻笑一声,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眼韩菱纱。
这个女孩子……
就是这一代的望舒剑宿体了吧?
虽然看上去有些畏寒怕冷,但是气脉通畅,身体还算不错,想必没有遭到寒毒侵蚀太过,还能够支撑好一段时间……这是一件好事。
至少到了最好要牺牲掉她的性命的时候,价值才能够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