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hrh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三百零九章我勝了(月票大章)推薦-tcll5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女皇怔怔的望着手中的纸条,神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一旁的柳明志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出来女皇拿着纸条的手臂微微有些发颤。
良久女皇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柳大少。
见到柳大少脸上装出来的讶异反应心里泛起了嘀咕,看来没良心的也没有猜到情报之上会是这种内容。
显然这个计划并不在柳大少的谋划之内。
一时之间,女皇不由得怀疑起情报内容的真实性。
不由得,女皇想起自己退朝前吩咐文武大臣尽快运送粮草的话语,心里一紧。
难道十二位运粮主官中的某一位真的被柳大少麾下的探子用重金收买了?
拿起纸条复看了一眼,瞅着十五万两这几个鲜明的数字,女皇心里突然没有底了。
试问世间,无论好坏,不分忠奸,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十五万两银子的诱惑。女皇纵然是一国之君,也不得不承认十五万两银子不是一笔小数目。
无论任何人只要拥有十五万两,足可以祖宗三代衣食无忧的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偏偏让女皇无奈的是,十五万两银子在柳家看来不过是一笔微不足道的小数目,女皇毫不怀疑柳之安根本不会有丝毫心疼的就能甩出十五万两银票来帮助自己的儿子回归大龙。
毕竟柳家富可敌国的名头不是白来的。
一切的巧合撞在一起,令女皇心中摇摆不定了起来。
不是她不愿意相信自己麾下的大臣,而是她赌不起,因为一旦赌输了,留下柳明志的想法也就彻底的作废了。
望着柳明志古怪的神色,女皇拿着纸条站了起来,狠狠的的瞪了一眼柳大少。
“没良心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老娘说过,这场赌局我一定回赢,也必须要赢!”
“老娘不会给你任何离开皇宫的机会。”
柳大少无奈的耸耸肩,无辜的望着女皇‘狠厉’的目光,显得很是忧伤。
“婉言,你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是他们自己救主心切擅自安排的救援行动,我压根就不知道里面的事情啊。”
“你治下的大臣能被他们收买,只能说明他们无法做到视金钱如粪土,这个能怪得了我吗?”
“我连具体什么情报都不知道就被你发现了,我更难受好吧。”
女皇瞪着了一眼神色满是无辜的柳大少,将手里的纸条撕成了一片片碎片甩到了柳大少身上。
“好好的洗你的衣服,胆敢离开尚书房宫苑范围一步,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老娘让躺三天下不了床。”
柳大少听着女皇极具威胁的话语,不由的打了个寒颤,隐隐感觉有些腰疼。
苦笑着点点头,柳明志冲着周围努努嘴:“我倒是想离开尚书房的范围,可是只怕有些人不会给本少爷机会啊。”
“同是半步先天的高手,本少爷可没有信心能够一敌二十。”
“明白就好,给老娘好好的待着吧你。”
女皇威胁性的对着柳大少挥了挥拳头,转身朝着尚书房走去。
柳明志瞄着女皇显得有些急促的步伐,嘴角扬起一抹难言的笑意。
有轻松,有不舍,也有怅然,很难相信一个人会同时露出这么多的表情出来。
柳明志拿起一件衣服继续清洗起来,目光隐晦的在尚书房的殿门徘徊者,以她对女皇的了解,他知道女皇肯定要去调查那些运粮官了。
果不其然,不出盏茶功夫,虬髯大汉为首的十二人出了飞跃者出了宫墙,朝着城中四散而去。
如今偌大的尚书房宫苑还有八位高手在周围监视着自己,柳明志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八人要想把守整个尚书房宫苑,必须把距离来开,如此一来监视自己的距离也就远了不少,只要自己借着晾衣服的动作偷偷地吧准备好的布料捆绑在冒充晾衣架的滑翔翼之上,等他们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可以借着轻功的助力使用滑翔翼飞出女皇铜墙铁壁一般的包围。
柳明志刚刚松了一口气,周围忽然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柳明志心底一惊,下意识的朝着周围扫视了一眼。
之前上前金吾卫弓箭手陆陆续续的朝着尚书房赶来,逐渐的形成一个圆圈将尚书房宫苑包围了起来。
望着已经弯弓搭箭半月状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金吾卫,柳大少嘴角哆嗦了两下。
看来自己小看了女皇的谨慎了。
虽然滑翔翼借着风力飞起来之后早已经超出了弓箭的射程,可是飞到天上去也需要时间啊。
柳明志毫不怀疑,在自己刚刚起飞到半空的时候就会被这上千弓箭手当成活靶子。
自己有内力可以形成护体罡气,可是滑翔翼可没有啊。
箭矢想要穿透滑翔翼上的布料简直不要太简单。
瞄了一眼不远处随意摆放的滑翔翼规格,柳大少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内力根本不足以将整个滑翔翼全部用内力保护起来。
想起滑翔翼在空中破洞解体的下场,柳大少就打了个寒颤,有种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感觉。
运气好了还能落个全尸,运气坏了基本就是一团烂泥无疑。
一时间,柳大少泛起了嘀咕。
或许这次自己真的要败在女皇的手里了。
想要在上千人交织的箭阵中安然离开,除了先天高手之外柳明志就见过齐雅有这种本事。
可是齐雅是将迎风踏雪练到了大成的境界,自己充其量不过是半桶水的水平。
拿小命去赌一场,柳大少实在没有那个勇气。
除非让这些弓箭手束手束脚,不敢全力放箭,这样一来必须有东西掣肘他们的行动。
柳明志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人质二字。
念头刚刚兴起便被柳大少抛出脑海,整个皇宫中能当人质的只有两个,一个女皇,一个小可爱。
拿谁当人质柳大少都舍不得,况且女皇那边,谁成了谁的人质还是两说的问题。
柳明志叹息了一声,脑子飞速转动着思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柳大少眼前一亮,心里有了琢磨,端着盛着衣物的木盆朝着滑翔翼走了过去。
望着没有人上前来,柳明志一如既往的从盆底拿出一块厚实宽大的布料披在滑翔翼上,这块布料正是整个滑翔翼的灵魂,被柳大少用铺垫的借口搭在滑翔翼之上,然后再将衣物晾晒在上面。
毕竟丝绸滑腻,一不小心就容易损坏衣服,柳大少这样做无可厚非,所有人都没有生出一点疑窦来。
尚书房内的窗口,慧儿紧紧地盯着柳大少晾晒衣服的一举一动,收回目光望着同样皓目炯炯有神的女皇微微摇头。
“跟以前一样,老老实实的洗完衣服就晾晒,没有任何想要逃走的意思,他那个位置距离御花园最远,想要使用轻功飞跃宫墙,飞凤转瞬间便可将其拦下来。”
“话虽如此,朕心里为何会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陛下是担心柳大人除了这两个离开金国的法子另有后手?”
女皇微微摇头,皓目微眯起来。
望着晾晒衣物的柳大少沉吟了片刻猛然睁大了眼睛。
“不对,仔细想来,朕总觉得无论是那些信纸,还是假扮提督司密探的黑衣人出现的有些太过巧合,似乎故意在转移咱们的目光。”
“不好,调虎离山,离开的根源肯定在没良心自己的身上,传令飞凤他们迅速将没良心的团团包围起来。”
“是!”
最后一根绳子扎好之后,柳明志轻笑着拍拍手,一把挥去了搭在上面湿漉漉的衣物朝着尚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
“婉言,这场赌局终究是我胜了。”
刚刚飞跃出尚书房窗口的女皇听着柳大少满是喜悦的话语顿时花容惊变,愣愣的看着柳大少举起手里那架自己一直认为是晾衣架的东西。
女皇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心里的直觉告诉她,这就是柳大少离开金国使用的器具。
“快,拦住他”
柳明志望着八个方向身影飞速朝着自己合围的八个残影轻轻一笑,手指成爪一挥,放在凉亭石桌之上的天剑传出一声惊天剑吟朝着柳大少激射而去。
柳明志一手攥着滑翔翼的骨架,一手握着天剑横在胸前,蔑视的扫视着周围的八个飞速朝着自己包围而来的身影。
“你们八个一起上吧,柳明志何惧之有。”
八人脸色惊变,脸上带着被小觑的耻辱之色,速度更加迅速起来,手中的兵刃纷纷出鞘握在手里。
“接本少爷一招第九剑歌天人惊。”
柳大少身上松散的衣袍无风自动,周身剑气凝聚,天剑在柳大少手里更是颤抖了起来。
柳明志手里的天剑未曾出鞘便朝着八人横拍了过去。
八人急忙凝聚内力对着柳大少手中的天剑挥动了过去。
然而让九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攻势凶猛的柳大少忽然将天剑一横,格挡在胸前。
八个模样不同的兵刃瞬间击打在柳大少的剑鞘之上,方才一副以一敌八面不改色的柳大少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八人的合力一击震的横飞了出去。
速度之快超乎了众人的反应,眨眼间便飞出了尚书房大殿的高度,几乎超出了弓箭射程的极限。
在半空中横飞的柳明志一个鹞子翻身双手握着滑翔翼的骨架回眸望了一眼站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所有人挥了挥手。
等弓箭手反应过来想要放箭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望着柳大少逐渐高飞的身影脸色发僵。
九个半步先天的人瞬间交手,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岂是这些只会粗略拳脚功夫的金吾卫能够应对的。
“多谢诸位助本少爷一臂之力,大恩不言谢,他日来了大龙本少爷请你们喝…….嗯哼………”
柳大少脸色潮红的闷哼一声,强行喊了出来最后的一句话。
“喝酒!”
“婉言,这场赌局我胜……噗……胜了。”
“可是我……却一点不开心,可是我……必须得回去……我有我不能……说的理由。”
女皇飞跃到凉亭下,望着逐渐像苍鹰一般变小的滑翔翼失魂落魄到久久无法回神。
脸上一热,女皇下意识的抬手一抹,望着手心殷红的血迹,女皇神色顿时担忧又悲痛起来。
“你宁愿被内力反震到自残都不愿意留下吗?”
“陛下,臣等无能!”
尚书房周围所有人急忙单膝跪在地上,面色羞愧的望着女皇。
慧儿担忧的望着女皇魂不附体的样子:“陛下,您没事吧。谁都想不到几根木棍一卷布竟然能做出这种翱翔天际的东西。”
女皇默默地摇摇头,朝着尚书房走去。
“你永远留不住一个一心离开的人。”
“罢了,罢了!”
“娘亲,爹爹给你留了一封信。”
女皇愣愣的望着小可爱:“你知道你爹今天离去?”
小可爱憋着嘴,眼泪汪汪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女皇的眼睛。
“月儿……月儿在大龙见过舅舅在爹爹家里用这种东西在空中飞着玩。”
“你为何不早….唉……”
“信呢?”
“这里!”
女皇颤巍巍接过小可爱手里的书信翻看了起来,盏茶功夫左右,女皇神色莫名的收起手里的书信,朝着尚书房走去。
“陛下,您……”
“朕饿了,你让膳食房准备点炸鱼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