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jja人氣玄幻小說 大明墨客 ptt-第0871章 接了個燙手的山芋讀書-j41pn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虽然搞清楚了朱标的病根,但是郑长生却束手无策。
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就是势不可挡的趋势啊。
老朱和朱标两人之间的心结矛盾,根本就是不可调和的。
现在朱标所有的症状都预示着,他神经衰弱,气血两亏。
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朱标这货的肾亏了,把对父亲的怒火和不满,估计都在老婆肚皮上发泄了。
但是再怎么发泄也不行啊,心结打不开,这病没个好。
郑长生现在是头大如斗啊!
朱标的病情是一,其二就是毛骧这狗日的更让他愤懑不已。
老子都把盖子捂下去了,就是不想有那么多的流血,不想有那么多不该死的人去死。
这两大案子牵连的人数是最多的,你想啊,这是关于相权和皇权的较量。
老朱的强势,怎么会容忍一个跟他匹敌的权利存在?
那些人碍于胡惟庸专权,为了自保,向他献媚,这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也想跟着造反啊。
郑长生正是基于此考量,才没有把失态扩大化。
只抓了一些证据确凿的,罪大恶极的人,其他的能说的过去的,就没有牵连。
可是他倒好,为了在老朱面前谄媚,生生的把郑长生的心血都付之东流。
毛骧啊毛骧,我看你是活到头了。
郑长生心里现在都恨毒了毛骧了,这狗日的其心何其毒也。
为了自己的上位,不惜用踩着数万人的尸体往上爬。
牵连这么多的无辜之人,你他娘的晚上睡觉的时候,难道就不怕冤魂找你索命吗?
几万人就这么咔嚓了,就连尚在襁褓里的婴儿都没有放过,一并斩首。
难道你的心就是铁石做的吗?
郑长生呆呆的坐着,久久的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心里都已经起了滔天大浪了。
墨世千看郑长生脸色苍白的吓人,他心里更慌乱了。
太子朱标得的是心病,他岂会不知?
但是他怎么说?根本就无法说出口。
别说是他了,就是换作任何一个御医,哪怕是比他医术更高的人,他们也不敢说太子朱标的病因啊。
“郑伯爷,小老儿知道您跟皇上一家颇有渊源,这么多年圣宠不衰,您在皇上面前肯定是说的上话的。
您就大发善心,救救小老儿一家的命吧?”
郑长生起身背着手在屋里来回的踱步。
瞅着苦逼不已的墨世千,他心里暗暗的道:“考,你说的轻巧,你不能说,你以为我就能说吗?
这个马蜂窝谁也不能捅啊!不管是谁捅了,都是祸。”
郑长生停下了脚步:“墨太医你先不要惊慌失措,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尽量先调理太子的身体。
至于其他的,容我慢慢的想办法解决可好??”
墨世千扑通就给郑长生跪下了,口头不止:“永和伯爵您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小老儿代表我全家老小给您磕头了。”
说着,咣咣…..的就是一顿磕头。
郑长生赶紧上前把墨世千给搀扶起来:“墨老先生您可是折杀晚辈了,您跟我老师鲁青山是平辈论交。
给晚辈行这么大的大礼,实在是万万不敢承受。这件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
郑长生是个软心肠的,也可以说是吃软不吃硬。
就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卖惨,墨世千又是长辈,跟鲁青山的关系很好,他一时间竟然鬼使神差的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掉脑袋的差事。
墨世千心中大喜啊,有了郑长生这个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在前面顶着,替他扛雷。
他心中的千钧重担仿佛一下子卸下来了,胸中的烦闷苦恼顿时就一扫而空。
他是痛快了,可是郑长生却怎么都轻松不起来了。
这事儿闹的,本来跟他屁关系没有的,现在惹了一身的骚,弄不好的话,这可是要连累家人的啊。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般田地,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墨太医,你要给太子下医嘱,禁欲是为首要的。肾水缺失,气血两亏,是身体百病之源。这一点你无论如何都要嘱咐到位。”
郑长生让他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既然是结成同盟了,那你也不能一点事情都不做吧?
老子硬着头皮迎接老朱的狂风暴雨,连老婆孩子都赌上了,你总不能连这一点事儿都不做吧?
既然你把老子拉上了你的战车,替你出头拔份,你也得表现出一点诚意才行啊。
想要让朱标禁欲估计有点困难,这货貌似也只有在女人的肚皮上才能找回一点自信了吧?
不过,这就是你墨世千的事情了,你怎么劝导朱标那是你的事情。
他把这个难题扔给了墨世千,也得让他头疼一下。
墨世千一咧嘴,要是太子能够禁欲,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怎么着也得有点好转了啊。
但是能禁的住吗?
郑长生看他一副苦逼的样子故作不悦:“怎么?墨太医感觉有难度不成?”
“不不,没有难度,这事情交给小老儿好了。”
墨世千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这总比跟皇上说太子病根的事情要好吧?
再怎么着也总不至于掉脑袋啊!
郑长生看他咬牙应承下来,暗暗的点点头,还算是有点担当,不是甩锅出去就不管的人。
他决定指点一下墨世千:“墨神医,你也不要感到很为难。
你完全可以把事情跟太子妃说一下,让她劝导太子禁欲,总比你说要好的多。”
墨世千眼前一亮:“着啊!郑伯爷言之有理,多谢指点。”
~~
~~
郑长生看着屁颠屁颠跑出去找太子妃的墨世千,都惊呆了。
这老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该有的动作啊。
日,你的麻烦事儿解决了,老子该头疼了。
回府的路上,郑长生一直在思考着,怎么跟老朱开口呢。
总不会上来就说你儿子的病,是因为你太强势了,从小就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恐惧的种子,而直接诱发疾病的导火索就是你不管不顾的大开杀戒,又痛打了儿子一顿带来的吧?
估计老朱听到这话之后,肯定会勃然大怒,闹不好老朱一怒之下,他就危险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道理他可是懂得的。
再怎么着,也不能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啊!
怎么跟老朱开口呢?
直到回到家他都没有想出一个好的解决的方法。
下了马车,院里静悄悄的。
母亲早已经安歇房间里的灯都灭了,问安看来是不行了。
他左右看看,除了小七房间的灯还亮着,吕婉容和格云朵房间也是漆黑一片。
额,他苦笑一声摇摇头,看来三个女人已经有了默契了……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分配好了,那咱就也只能遵命行事咯!
郑长生抖了一下狐裘大氅上的雪花,迈步向着小七的房间走去。
“少爷,您来了。”依靠在门框边都要睡着了的小厮郑和,听到动静睁开眼,看到了郑长生,他慌忙开口。
这是在给小七提示呢。
小鬼头,狡猾狡猾的。
郑长生看了一眼冻得流着清水鼻涕的郑和道:“这么冷的天儿,早点回去休息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这个时候,房门一开,小七的贴身丫头莲儿走了出来:“少爷回来了,琪夫人给您预备了姜汤,快进来喝上一碗,去去身上的寒气吧。
这鬼天气还真是够冷的呢!”
郑长生脱下大氅交给怜儿:“小少爷睡了没?”
“琪夫人把小少爷早早的就哄睡了交给奶妈了!”
“嗯,知道了,你也下去休息去吧!”
郑长生下了驱逐令,小丫鬟怜儿自然晓得是怎么回事,小脸儿一红,低着头快速的离去。
琪夫人有多在乎少爷,她可是很清楚的。
有时候做梦都在喊着少爷的名字,现在少爷平安归来,肯定要一解相思苦的……
郑长生一边搓这冻僵的手,一边往里间走,边走还边自语着:“这鬼天气还真是冷,都快冻死我了。”
里间的帘子一挑,一身睡衣的小气手里端着姜汤走了过来:“冻着了吧,快喝点姜汤去去寒。”
这妮子如今真是今非昔比了呢,模样愈发的俏丽。
生了孩子以后,身材也愈发的丰满圆润,热火的很呢。
郑长生接过姜汤,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里面加了蜂蜜,甜滋滋的。
“小心烫着,鲸吞牛饮,跟饿狼似的。”小七幽怨的眼神,充满怨气的话语,满满的都是爱意。
郑长生一把搂过小七:“对,是饿狼,一只饿了一年的,眼珠子都红了的狼。”
小七娇嗔:“呸!骗人,是谁下午跟婉儿姐姐在书房里胡天胡帝来着,我看你早就吃饱了,把人家都忘了呢。”
“胡说,还没有吃你,怎么能饱?只有你才能解我饥渴。”
“啊!呜……”小七一声惊呼,没有喊的出来,嘴就被郑长生吻上了。
一吻之下,小七的整个身子都瘫软了。
房间里的灯熄灭了,一阵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过后:“少爷,轻些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