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2t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醫品至尊 起點-2454 見家長相伴-la97z

Posted by on 18 8 月, 2020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不委屈,我们不委屈。”
两女红着脸连连摆手,心中对这个不苟言笑的公公畏惧尽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好感大生。
“但是宁儿,你要知道,结婚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还牵扯到各自的家庭。”
丁猎神色一肃,看向丁宁话音一个神转折,让某人刚放下来的心陡然间又提到了嗓子眼里,不知道老爹老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听下去。
“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不管是嫣然也好,还是翩舞也好,亦或者是其他儿媳妇,我和宁儿的爸爸就想啊,瞒着你们的父母嫁给宁儿,终究不是个事情,所以,宁儿,在这件事情上,我和你爸是相同的看法。”
苏宁香接过丁猎的话头,宠溺的看着丁宁柔声说道。
虽然话还没有说透,丁宁却闻歌知雅意,已经明白父母的意思了,当即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爸、妈,不瞒你们说,其实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执意要建立宗门的原因。”
苏宁香虽然聪慧,但却并不了解武道界,闻言有些不明所以,反倒是丁猎眸光一闪,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难怪呢,我说你好好的建立什么宗门,原来如此啊。”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
苏宁香眨巴着眼睛,茫然的看着老公和儿子,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似乎有些不在线了。
“让宁儿给你解释吧。”
丁猎没有回答,把解释权交给了儿子。
“妈,你不是武道中人,所以不理解古武界的规则。”
丁宁挠了挠头,干笑一声解释道:“自古以来,侠以武乱禁,武者,在任何朝代都是极为特殊的群体,也是所有当政者最为警惕和头疼的群体,所以,一般只要武者不做出卖国叛国、滥杀无辜、破坏社会和谐稳定局面等影响恶劣罪大恶极的事情来,国家一般对武者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苏宁香不愧是昔日的安都第一才女,丁宁话没说完,她就立刻明白了过来,恍然大悟的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国家对武者的管束不像对普通公民一样那么严格,只要武者不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国家一般都不会追究,所以,你才建立宗门成为宗主,表明你武者的身份,那样你就能多娶几个媳妇了是吧。”
“老妈,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你说那么明白干什么,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丁宁见慕容嫣然和凤翩舞羞的无地自容,红着脸,脑袋都快耷拉到胸脯里去了,嬉皮笑脸的撒娇卖萌道。
苏宁香伸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个爆栗,佯装生气的一瞪眼:“你这孩子,妈说说都不行了是吧。”
“行,肯定行,谁让您是我最温柔善良美丽大方贤良淑德聪明睿智的老妈呢。”
丁宁揉了揉一点都不疼的额头,嬉皮笑脸的开启了拍马屁模式。
“这孩子,整天就回油嘴滑舌哄老妈开心。”
苏宁香嘴上嗔怪着,但那眉开眼笑的模样哪里有一点责怪的模样。
丁猎在一旁看的直摇头,唉声叹气的道:“慈母多败儿啊,古人诚不欺我。”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苏宁香立刻调转枪头,拧着丁猎的耳朵凶巴巴的吼道。
“没,我什么都没说,我说儿子长大了,还那么太争气,都是你的遗传基因好啊。”
丁猎被拧的耳朵通红,脸上却露出谄媚的笑容,龇牙咧嘴的讨好道。
丁宁在一旁偷着乐,却发现慕容嫣然和凤翩舞目光古怪的瞥了他一眼,弄的他一头雾水,不知道她们这眼神是个什么意思。
却不知两女此刻心里不约而同的嘀咕着,公公此刻的表情看起来好熟悉啊,哪怕他们爷两儿长的一点都不像,但那贱嗖嗖的笑容简直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不愧是亲父子。
“哼,算你会说话。”
苏宁香傲娇的仰着头,放过了丁猎。
其实她并不是个不识大体的女人,更不是个会当众给自己男人难堪的女人。
正所谓家和万事兴,儿媳妇都打心眼里畏惧丁猎这个公公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她才会故意装成河东狮来借机秀恩爱,希望能让儿媳妇们淡化对他严肃刻板的印象罢了,不得不说,作为婆婆和母亲,她为了这个家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
丁猎不傻,早就明白了她的用意,才会不惜自损颜面的来努力配合她。
毕竟,整天儿媳妇们见了他都战战兢兢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啊。
知道他的脾气性格一向不苟言笑的还好,不知道呢,指不定会认为他看不上这些儿媳妇呢,要是因此而闹的家宅不宁,那可就是他的罪过了。
丁宁哪里看不出老爹老妈的良苦用心,心里暗自感动,脸上却不动声色,正要说话,却被丁猎一摆手打断:“被你一打岔都跑题了,现在言归正传,咱们说正事。”
“正事?还有什么正事?”
丁宁愣了愣,好奇的问道。
“正事就是我们当爸妈的跟儿媳妇们的家长见面的事情,别人也就算了,毕竟他们的父母不在这里,可嫣然丫头和翩舞的家人都来了天泽宗,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决定趁这个机会跟他们见个面把事情说开,否则,等以后人家的父母知道了,非得骂我和你妈这当家长的不懂事不可。”
丁猎郑重其事的说道,让丁宁当场就懵了,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翩舞还好,凤家老祖现在恨不得能巴结上他呢,可嫣然家里,一想起慕容君临那始终对他不待见的态度,他心里就一个劲儿的直打鼓。
下意识的看了眼两女,却发现她们脸色欢喜,根本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猛然意识到,她们之前来找自己可能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只是一时难以启齿,才始终没有开口罢了。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不了解女人啊,总以为和她们办理了结婚证就万事大吉了,却忽略了婚姻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都希望可以得到家人的祝福,翩舞如此,嫣然如此,包括姐姐亦是如此。
想到这里,丁宁内心充满了愧疚,感激的看向老妈,他知道老爹这样的糙老爷们是不可能想到这一点,也唯有老妈才如此心细如发。
果然,老妈冲着他挤了挤眼,和他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行,我亲自去跟他们谈吧。”
丁宁只是略一思忖,就坦然的说道。
尽管对老泰山这种生物他打心眼里憷的慌,但身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既然娶了人家的女儿,就要勇于面对这个现实。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逃避,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丁猎欣慰的笑了,儿子虽然风流了点,但还是很有担当的嘛,这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态度。
如果他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却不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和义务,让他们做父母的直接去和女方的父母交涉,哪怕儿子表现的再优秀,但人品上就会有着缺陷,他会因此而感到深深的失望。
苏宁香和他心有灵犀,看向丁宁的目光中充满了温柔和慈爱,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鼓励道:“去吧,我和你爸等着和亲家见面呢。”
“老公。”
凤翩舞抿着嘴没说话,只是看着丁宁的目光中充满了依恋和爱慕,而慕容嫣然却患得患失的紧张起来,眸中全是忐忑的轻声喊道。
丁宁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满脸悲壮的道:“放心吧,为了你们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慕容嫣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想多了,我是想说,等下要是打起来的时候你留点手,千万别把他打死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爹。”
丁猎夫妻:“……”
凤翩舞:“……”
丁宁:“……”
果然是女王姐姐,一如既往的霸气啊。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呃,肯定能复还。
在天泽岛的地盘上,是龙也的盘着,是虎也得老实的卧着,更何况是慕容君临了。
抱着柿子先捡软的捏,有一个练手过程的想法,丁宁先去了凤家所在的迎宾楼。
拍卖会虽然结束了,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但依然还有很多人见天色已晚暂时留了下来。
凤家老祖这次又做了件蠢事,判断失误,没有抓住机会抱上丁宁的大腿,反而还彻底得罪了他。
本来他是没脸留下的,但一想到龙家还在全面打压凤家,就这样回去的话,必然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方正回去也是个死,留下兴许还有一线生机,思来想去后,凤家老祖只能厚着脸皮继续留了下来,派出凤霓儿去找凤翩舞,想要走亲情路线搏一线生机。
尽管凤霓儿很不齿爷爷的所作所为,但关系到家族的生死存亡,她也只能放下内心的不满去求五姨奶了。
可不曾想,凤翩舞根本不在她住的地方,问天泽宗的人,也没有人愿意告诉她凤翩舞去了哪里。
毕竟,凤家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天泽宗没把凤家直接赶出去就已经算是很给宽宏大量了,哪里还可能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所以,当丁宁来到凤家栖身的迎宾楼时,凤家老祖刚迎回脸色沮丧的凤霓儿,得知她没见到凤翩舞后正长吁短叹懊悔不迭。
“宗主到。”
负责拱卫迎宾楼安全的狼卫突然挺直身体,声音洪亮的大喊道。
噗通!
凤家老祖被吓的直接摔了个大马哈,面带绝望之色的呢喃道:“完了,完了,他这是来找我算账来了。”
要知道,他敢留下,就是寄希望于凤翩舞顾念旧情,想要利用她的顾念旧情来化解矛盾,可现在凤翩舞不见踪迹,丁宁却直接找上门来,这不是来算账又是什么。
凤霓儿叹了口气,看着爷爷那没出息的样子,目光一阵迷茫,曾经威风八面,以护短而闻名古武界的爷爷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怂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