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nwd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第五百九十三節 失望與獨闖-d5h94

Posted by on 18 8 月, 2020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师弋此言一出,自然是招致了那些高阶修士的不满。
至于之前那名出言的中年高阶修士,更是对师弋怒目而视。
“你一介小小的中阶修士,居然敢如此顶撞我。
如果不是在这秘境当中的缘故,我定要将你……”那中年高阶修士看着师弋,恶声恶气的说道。
然而,其人的话语尚未说完。
他身后的那群高阶修士当中,就有人拦住了他的话语。
很显然,有人认出了师弋的身份。
毕竟,师弋在范国境内停留的时间也不短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内,为了清除血道躯壳。
师弋在范国之内,可以说弄出了不少大的动静。
再加上,有道旗派从中为师弋背书。
师弋在范国修真界,并不是一文不名的状态。
在有人将师弋的事迹,告诉了那中年高阶修士之后。
其人那威胁一般的话语梗在喉中,再也无法吐露下去。
师弋那越阶斩杀高阶的实力,已经将其人给吓到了。
不过,师弋既然选择站了出来,就没有打算轻易将此事揭过。
只见师弋冷哼一声,对那中年高阶修士反问道:
“如果不是在这秘境当中,你又能将我如何。”
眼见师弋不依不饶,那中年高阶修士直接软了下去,其人回道:
“我此前的言语,并非是有意针对诸位中阶道友。
只是,这声尘境之内环境特殊。
那有情之声所产生的声尘污染,对于我等高阶还能承受。
可对于诸位中阶而言,那就太过致命了。
介时,如果有中阶修士被声尘所污染,终究是会拖累在场所有人的。
所以,之前的话语虽然出自我之口,但是我周围的这些高阶同道,也都与我所想的并无出入。
诸位,你们说我所言是否在理啊。”
其人此言一出,周围的高阶修士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毕竟,同为高阶存在。
这些人天然就站在同一立场之上,他们不会觉得,不接受中阶修士加入有什么错。
至于,其人所说的担心中阶修士被声尘污染,从而危及其他人。
在师弋看来,那也不过是无稽之谈而已。
进入过声尘境当中无数次的师弋清楚,声尘境自身并不会发出声音。
有情之声和无情之声,尽皆如此。
无情之声会随着修士的一举一动,出现在声尘境当中,基本上是无法规避的。
可有情之声出自修士本人,只要不开口说话,这是完全能够避免的。
咒术、符箓等等,有许多手段可以让人暂时无法发声。
甚至就连一纸符契,都能防止有人意图在声尘境当中说话。
所以,那中年高阶修士所言,完全站不住脚。
除此之外,最让师弋觉得心凉的是。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中阶修士一方,竟没有一人与师弋站在一起的。
如果没人出头也就罢了,如今师弋都已经站出来了。
却无人一人声援,这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心凉。
这些中阶修士担心高阶报复也好,或心有顾虑也罢,这些理由师弋都懒得理会。
原本师弋想要以自身实力,强压着这帮高阶低头的心思,在此刻熄了下去。
这些高阶修士固然可恶,然而缩在师弋身后。
只考虑着坐享其成的中阶修士,又何尝不是呢。
“当真是无趣,既然你们喜欢搞这些蝇营苟且之事,那就继续好了。
在下就不奉陪了,告辞。”师弋冷笑一声说道。
说罢,师弋一只手按在了林傲的肩膀之上,直接发动了神仓能力。
在将林傲暂时收入神仓之后,师弋不再停留。
直接当着在场众人的面,独自进入了声尘境当中。
原本师弋是想要,以组队这种稍微轻松一些的方式,度过这处声尘境的。
然而,在场的这些修士实在是。让师弋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与其依靠这些人,还不如独自一人应付这些来的更快一些。
毕竟,师弋在梦境之中就是以个人的身份,来应对这些特殊环境的。
在将要进入声尘境的一瞬间,师弋骤然运转起功法能力。
不过,这一次师弋并没有,将体内的寒气外放。
功法运转所产生的寒气,快速的在师弋体内激荡。
并在师弋的刻意控制之下,被集中在了双耳鼓膜附近。
在由内而外的爆发之下,寒气瞬间将师弋的双耳击穿。
师弋在听到一阵蜂鸣声之后,两只耳朵瞬间就变的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梦境之中,师弋在经历声尘境时。
因为当时只有师弋一个人,师弋可以保证自己不出声,那自然也无虑声尘的污染问题。
可是,如今在现实情况之下。
周围有着几十号修士,在没有符契之类手段制约的情况下。
师弋自然不能保证,在声尘境之内,有人有意或者无意的发出声音来。
那样无异于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他人的手上。
以师弋谨慎的性情,自然不可能做出这样毫无保障的选择。
而如果为了求稳,选择像现在这样,将双耳鼓膜击穿。
那无疑会让师弋在穿越声尘境时,难度再上一个台阶。
毕竟,无情之声所形成的声波攻击,乃是无形的。
想要提前发现这种攻击,还是要多赖于听觉的辨认。
可想而知,如果在声尘境当中失去听觉,将会面临何种程度的声波攻击。
介时,在声波攻击之下。
连攻击从哪个方向而来都无法分辨,那就更别提躲避了。
正是基于这种考量,所以师弋没有如梦境一般,第一时间选择独自一人穿越声尘境。
原本师弋以为,在利用制约手段限制发声之后。
在场众人应该可以齐心协力,将这声尘境给攻克了的。
介时,可以以最小的代价,闯过这处声尘境。
可惜,师弋还是失算了。
师弋的设想虽好,但是在修真界森严的阶级之下。
那些高阶修士根本不想带着,像师弋这样的中阶一起。
甚至,就连同为中阶的修士,都没有人敢站在师弋这边的。
如此情势之下,师弋还是只能靠自己。
另一边,那中年高阶修士眼见师弋。
没有再继续就组队一时纠缠,其人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得知师弋手上有好几条高阶修士的性命之后。
其人在面对师弋之时,还是有些发怵的。
不过,当其人眼看着师弋,独自一人走入声尘境之后。
这中年高阶修士看着师弋的背影,脸上不由得现出了一丝嘲弄。
尤其是在看到师弋的双耳之中流出的鲜血之后,其人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了一些。
这名中年高阶修士,此时心中已然肯定,对方必定无法活着走出这声尘境。
面对无穷无尽的声波攻击,在双耳失聪的情况下,对方根本无法捕捉到声波的攻击方向。
这种情况之下,对方根本无法躲避这些攻击。
这种想法并非来源于,这名中年高阶修士一人。
基本上看到师弋独自走入声尘境的人,无论是中阶还是高阶。
他们都觉得,师弋基本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师弋必死无疑的时候。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简直惊爆了在场一众人的眼球。
只见师弋在踏入声尘境的一刹那,细微的声音就开始刺激着声尘境,产生声波来攻击踏入此地的生人。
而此时声尘境当中只有师弋一人而已,这自然成了声波的主要攻击目标。
就在围观的修士,觉得师弋会被这声波打的疲于应付,最终被大卸八块的时候。
师弋却闲庭信步如同散步一般,快速穿行在声尘境当中。
而那些无形的声波就好像失效了一般,竟然没有一道击中师弋的。
这种状况,当真让外面的那些修士大跌眼镜。
这些人自以为师弋将全无还手之力,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
师弋在这声尘境当中所待过的时间,是他们的成千上万倍。
规避声波攻击,可以说是相当基本的操作了。
哪怕师弋此时听力全失,但是这些声波毕竟是,因师弋自己的动作而产生的。
师弋完全可以预估自身动作,来提前判断声波的攻击位置。
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或许是天方夜谭。
可是,师弋已经经历无数次声尘境了。
对于其他人而言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师弋这里却化为了现实。
有着大量的应对经验打底,即便是在双耳失聪的情况下,师弋也能应付得游刃有余。
让师弋感觉麻烦的一直都不是外部环境,而是源于师弋自身。
以往师弋体内海量的精血,一直是师弋的好帮手,时刻起着正面作用。
然而,在这声尘境之内,海量的精血反而变成了一个累赘。
师弋为了保持双耳失聪的状态,不得不一边激发体内的寒气,冰封受损位置。
一边以血液控制能力,尽可能的截断精血对于于双耳的修复。
可即便这样双管齐下,也无法限制精血对于双耳的修复。
师弋这些年来堆砌出的精血,即便是师弋自己想要限制,都变得非常困难。
这使得师弋时不时就要控制着体内寒气,给即将恢复的耳朵来那么一下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