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eey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詭三國-第1865章 大道既隱,天下爲家,唯求小康展示-q6vkq

Posted by on 18 8 月, 2020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有些人注定一生孤独,就算是睡时床榻美人环绕,醒时帐下文武济济,依旧是孤独的,曹操的孤独从他为政的时候开始,一直绵延到了当下。
曹操缓缓,一步一步的向前,身后,是他的属下,亦步亦趋。而在曹操前方,左右,都没有人,所有前进的动力,都只能是曹操自己。
就像是当年初登官场。
曹操年少的时候,中二也是常有的,矛盾也伴随着他一同成长。曹操自卑,所以自傲,在普通人眼中,曹操是侯爷之后,身边都是类同于袁绍之内的高等衙内,但是在袁绍等人的眼中,曹操就只是一个跟班而已。
阉贼之后。
这四个字,从小跟着曹操,跟到了现在。
出生在何人之家,难道可以自己选的么?出生在什么地方,难道就是自己一辈子的原罪么?父辈祖辈的那些事情,就一定要儿子孙子去偿还么?
曹操原来以为可以改变旁人的观念,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更新原有的印象,但是很遗憾,在雒阳担任城门校尉的时候开始,曹操就渐渐的意识到,就算是他做了什么,一样改变不了旁人对他的非议。
他打了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然后最难处理的雒阳北部官宦之区,原本的乱象顿时『京师敛迹,无敢犯者』,但是宦官顿时视他如叛徒,士族子弟看他像傻子,曹操明白了,不是做了好事,就一定有好结果。
曹操被明升暗降,到了顿丘担任县令。
这一次,曹操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老老实实的做县令,稳稳当当的收赋税,但是曹操的堂妹夫,濦强侯宋奇被宦官诛杀,曹操也受到牵连,二话不说就被免去官职,只能是灰溜溜回到家乡谯县闲居。曹操明白了,循规蹈矩做事情,只求安稳不求其他,一样没有好结果。
自己一个人做,不成,那么找人,或者说让旁人来做,行不行?那么谁有最大的权柄?谁能做这个事情?曹操当时认为,只能是天子。
当曹操重新返回朝堂的时候,曹操上书陈述窦武等人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满朝,而忠良之人却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辞恳切,但没有被汉灵帝采纳。尔后,曹操又多次上书进谏,虽偶有成效,但收效甚微……
然后呢?
曹操仰头看着丹阶之上的宝座,默然无言。
曹操不是不愿意相信别人,而是他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又有谁值得相信!
曹操不由得想起了刘备,他和刘备有些地方很像,曹操也想起了斐潜,其实斐潜做的一些事情也是曹操想要做却做不了的……
『恭迎陛下!』
刘协在小黄门的引领之下,登上了丹阶,坐上了宝座。
曹操带领百官向刘协行礼。
似乎是自己的错觉,曹操觉得这一次刘协停顿的时间比往常要多了那么两息,但是很快,刘协的声音就在大殿之上荡漾开来,『众爱卿,平身!』
是的,众爱卿,平身,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众』,什么『平』!
曹操站了起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目光毫不退让的和刘协投来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刘协不由得有些退缩的下意识回避了一下,旋即有些恼怒的重新看了回去,却发现曹操早就将目光已经转开,看向了其他的官员,而其他的官员在曹操的目光之下,也都像是一只只的,缩起了脑袋。
『……』刘协默然。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小黄门的嗓音,洪亮的在大殿当中响起。对,洪亮的,皇帝也是人,有谁会喜欢一个阴阳怪气的嗓子在身边刺激自己的听觉?所以正常来说,宣读诏令等事务的传声宦官,首要条件就是口齿清晰,声音洪亮。但是声音的洪亮并不能代表内心的敞亮,在黄门宦官的这一声之后,众人的目光都不由得集中到了曹操身上。
曹操缓缓的正坐起来,挺直了腰杆,声音缓慢且有力量,就像是平日里面一样,似乎丝毫都没有受到斐潜人马的影响一样,『启禀陛下,骠骑人马乃欲献虏,非攻讨残害陛下也,陛下勿须忧虑。』
刘协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话居然还能这么说的么?
『爱卿欲何如?』刘协忍不住问道。之前还打生打死,现在转头过来又说是小事情,不用忧虑?
曹操笑了笑,说道:『此事,易尔!且问陛下本意就是!』
『本意?』刘协愣了一下。
曹操却没有继续进行解释,而是示意让一旁的其他人上报了一些需要刘协点头的,又不是很关键的事情,然后就基本上结束了这一次的朝会。
大会议论小事,小会讨论大事,人越多,便越是繁琐,这一点,不管是古今中外都一样。朝会不是重点,也讨论不了重点,更多的时候朝会就是一个通告,亦或是一个表决场所而已,至于更多的事情,是在朝会之后的才讨论出来的,刘协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下了朝会之后,也没有立刻就换掉沉重的冕服,闭着眼,一边静静养神,一边等着。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小黄门趋进下拜道:『司空求见……』
『宣!』刘协睁开了眼,他准备要借这个机会,好好跟曹操谈一谈。骠骑将军斐潜的到来,在刘协的感觉当中,就像是无形的腰撑一样,让他的腰杆可以更直一些,口气也更舒畅了一点,更何况据说就连曹操都抵挡不住骠骑的兵锋,那么曹操还能再保持之前的气焰么?
刘协看着曹操走了进来,看着曹操的身影在大殿烛火的照耀之下拉得很长,看着曹操一点点的低下头,似乎心中涌起了一种快意,『老贼,亦有今日!』
虽然刘协很想要讲这句话说出来,但是最后歪了歪嘴,这几个字在喉咙里转悠了一圈之后,出来的却是,『爱卿平身,赐座。』
『谢陛下。』曹操语气平缓,行动丝毫不乱,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一些天来骠骑将军所造成的任何影响。
刘协在等着曹操先开口,而曹操却看着大殿之内的横梁。
刘协忍不住,也是抬眼向上看去,耳边也终于是听到了曹操的话语,『修建此殿之时,陛下方至许县,公仓之中并无合用大梁,乃荀氏太公献其珍……』
『(¬_¬)?』刘协一时间搭不上话。
『此砖,需密窑烧造,采滨水之土,合工百计,模以制之,成者,不足其半……』曹操继续说道。
刘协垂下眼睑,看着起先他也毫不注意的那些青砖。
『陛下,可知何为小康?』曹操忽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小康?』可惜刘协不是穿越人士,否则定然也会认为曹操是不是被什么附体了,想了半天之后方说道,『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曹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可知昔者仲尼与于蜡宾,言及何事?』
刘协皱起了眉头,似乎隐隐约约猜测到了曹操要说一些什么,『这个……』
『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曹操声音低沉,在大殿之中滚动着,就像是隐隐的风雷,『禹、汤、文、武、成、公,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刘协盯着曹操,说道:『司空不妨直言……』
『哈,何谓小康?天下无大同,唯有求其康!』曹操斩钉截铁的说道,『如今社稷动荡,罪归何人?如陈年积弊,只可徐徐而治,岂容虎狼之方?』
刘协冷笑了一声,说道:『司空之意,之前种种,便是和煦手法,温润药方了?』
曹操也是笑了,笑容也渐渐变冷,说道:『陛下可知光武为何定于雒?非居于雍?陛下于太庙之中,拜于光武案前,可有禀明欲弃祖宗基业乎?』
『大胆!』刘协怒而立起,『爱卿若能相辅,则厚之!不尔,亦可垂恩相舍!』
曹操也站起身,拱手说道:『陛下若能相信,则居之!不尔,亦可就此而别!』言毕,曹操再次拱了拱手,便退出了大殿。
大殿空空荡荡,不相关的侍从奴婢早就远远的避开。阳光透过朱红色的柱子和悬挂的纱幔,泼洒而下,落在曹操的眼前,而身后,却是大片的阴影。
曹操走出了大殿,或许是阳光有些刺眼,又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曹操停留了片刻,眯着眼仰头望了望天空,然后便重新直起腰,仰着着头,向前大步而行。
风,徐徐而过,卷动了曹操的衣袖,却吹不动曹操身上的衣袍。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一两处汗湿的印迹,似乎将曹操后背衣袍上的红色染得更红,黑色也晕得更黑……
刘协久久的站在大殿之中,半响没有挪动。
光明似乎就在眼前,就在大殿的门口,可是在那一片光明当中,似乎也只能看见光,纯粹的光,刺得刘协眼有些生疼,也看不见在那一片的光晕当中究竟是怎样的景色。
『唯求小康……』刘协喃喃的念叨着,『唯求小康……天无大同,唯求……』
一个身影悄悄的出现在大殿门口的光之中,矮小且谦卑,『陛下……』
『……』刘协回过神来,『摆驾,去太庙……』
小黄门忙不迭应答下来,然后在前引路。
刘协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转头又看了看他平常极少关注的那些东西,大殿的横梁,木板,青砖,窗花,画檐……这些一度在刘协眼中是习以为常的东西,似乎也是毫不起眼的东西。
小黄门发现了刘协停了下来,也连忙停了下来,往回走了两步,弓着身,默默的在一旁等候。
刘协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举步向前。
光武定都于雒。
就像是平常里面根本就不关心,也没有在意大殿里面的砖石樑木一样,刘协对于这个事情也似乎认为就是如此,习以为常,根本就没有去多想一下这些东西的来龙去脉。
是啊,为什么?
当年在长安的时候,似乎也说过这个事情,大殿之上的纷纷扰扰,争论不休,对了,呵呵,似乎还记得当初斐潜是这么说的——『京兆之所,汉兴之地,河洛之水,光武之域,虽有名别,实则无差,皆为汉地汉城汉民也,陛下无需为此烦虑。正所谓陛下所立之所,何处不是宣德殿,陛下休憩之地,何处不是芳林苑?陛下可自抉之……』
呵呵,真是说得不错啊。
就像是天空就是天空,大地就是大地一样的正确,可是,真的就是毫无分别么?
太庙就在眼前。
这里是光武的太庙。
是的,只有光武。
刘协沉默着,走进了太庙。
描金灵牌,庄严肃穆,高高在上。
自己身上流着光武的血脉,自己也希望自己能够像光武一样,振兴大汉,重新让大汉脱离困境,焕发光彩。
恍惚之间,刘协忽然想起了当年父亲在他还小的时候说过的话,『你想要做天子么?如果想要做好天子,就别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谁的话都不行!』
『那……那……连父皇,嗯,太后的话,都不能信么?』当时还是一个小屁孩的刘协,抱着刘宏的脖子,满脸疑惑的问道。
父亲大笑起来,『也不行!记住了……千万别轻信!』
现在想起来,当年父亲的笑容,其实潜藏了一些伤感。或许父亲当时只是有感而发,也并没有想到还是屁点大的刘协能听得懂听得进去,所以也就说了说而已,但是现在刘协忽然感觉到了父亲当时的心情……
一种无穷无尽的孤独感就像是潜藏在太庙黑暗阴影之中的幽魂,转眼之间呼啸而出,缠绕在刘协身上,使得他手脚都有些发凉。
这天下,究竟还有谁可信?
谁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