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ujb優秀言情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雲海青馬斬-第五百六十五章 雨夜激鬥分享-0phdr

Posted by on 17 9 月, 2020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早知道逆.先天无相神功玄妙神异,最为排斥外物,不管是毒素还是外来真气,不是在自身有心压制的情况下,都会引发反震,将之怯除或驱出体外,却没想到连屠晚的诡异气劲也能消解。
确实也是奇异,外放的真气架不住屠晚那会爆炸的阴损劲气,居然能保住身体内部不受到伤害。
风亦飞迅速回指一点,给自身上了一式‘春分’恢复,绿光氤氲而起,萦绕周身。
手中锁链已是绷得笔直,在另一端执着锁链的确是屠晚。
屠晚悠然望了过来,眼瞳依旧血红,面容也依旧惨青,刚才都不知道他是怎么隐藏住的。
“我暗施偷袭,居然没毁掉你一只手,你真的很不错,那次峨嵋金顶相见,我本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虽然风亦飞是易了容,可施展的指法却是漏了底,屠晚自是认得出来,语气似是变得有些多愁善感的道,“偏偏此际我还是不能放过你,要将你杀了,这真是令人伤感的时刻。”
他说话间,风亦飞已觉一股阴柔的劲力飞速自手中锁链透了过来,瞬即炸开。
手臂登时剧烈震颤,本在‘春分’恢复下已在收口的伤痕纷纷绽裂,血流不止。
可他这劲力侵入体内,却是如泥牛入海,没能造成一点伤害。
风亦飞猛一拉锁链,屠晚也是发力一扯。
细细的锁链绷直在半空,两人都是寸步不移。
屠晚惨青的脸上不禁流露出惊诧的神色。
风亦飞心中已有明悟,屠晚的内功修为并未胜过自己多少,应是在伯仲之间。
“就这?”风亦飞抬起左手,将因护体气劲被破,被雨淋湿垂落下来的银发抹到了头顶上,
暴吼出声,“只不过伤了我的表皮罢了!”
话一出口,风亦飞的身影就已消失在原地。
当然,并不是所说那么轻松。
但屠晚这诡异的功法内劲不能侵入身躯造成破坏,也无需太过担忧,崩散的护体气劲得到真气补充,一下子就能恢复过来,能挡一波,就是给手臂造成些皮外伤,有‘春分’的指劲治疗,绰绰有余。
得外缚印,趾剑给梦月追星的加持,在银发赤瞳的状态下,以屠晚的轻功速度绝逃不过自己近身。
剩余的几秒时间能让自己接近就够了!
屠晚眼神一厉,风亦飞的外缚印虽是能隐没身形,可捆在手臂上的锁链已是暴露了他的方位所在。
风亦飞瞬即感觉又是两波气劲沿着锁链袭来爆炸,但丝毫没有停顿。
反正不怎么疼,就是微感麻痹,跟针扎一样,不影响动作,伤害也不足以废了自己的右手。
屠晚却在此时做了个出乎风亦飞意料之外的举动,挥手一掷,手中锁链就抛飞而出。
飞旋着,在空中急速盘绕,划着一个个圈卷了过来。
风亦飞都没想到屠晚会弃了他的武器,双掌一合,指尖相抵,手印迅速结起,一记‘宝瓶印’猛然轰出。
汹涌如潮的劲力排空横推,风亦飞的人也闪向了一旁。
骤然间,风亦飞心中又是警兆暗生。
一道细细的黑影自地底下冲天而起,斜飞击向风亦飞的心口要害。
所幸风亦飞早有所觉,身躯急一后仰,脚步一错一转,就顺势绕了过去。
柳师所传的‘弱柳扶风’在小范围的纵掠腾挪闪避,确是相当的实用。
已看得分明,又是一条锁链,屠晚这家伙居然还有备用的武器,难怪他敢丢弃之前那条了。
还能像玩地遁一样从地面下袭击过来,他的手段还真是诡变百出。
一击未中,屠晚手一下扬起,登时,锁链抽起了大片泥土,铺天盖地的罩向风亦飞。
风亦飞的应对也很简单,直接就撞了过去。
凭这些泥土,根本不足以击溃自己的护体气劲,挡都不需去挡,屠晚多半也是为了扰乱视线,好收回锁链。
先前屠晚脱手掷出的那条锁链已被‘宝瓶印’轰击得劲力消散殆尽,毕竟不是握在屠晚手中,余留的真气只是与‘宝瓶印’两相抵消,此际却因为还捆绑在高速掠行的风亦飞手臂上,被扯得横空飞起。
风亦飞也顾不上这累赘,双手屈指急速连弹,数之不尽的剑丸激射向屠晚所在。
一枚剑丸在半空中就已经暴散开,化作密集如雨的游丝气劲,犹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般朝着屠晚洒落。
这是早前与屠晚交手,所用过的弹剑与惊神指.雨水齐施。
屠晚抵御的方式也照旧是一样,锁链漫空盘旋飞舞,将他围绕在中间,重重环绕,形同铜墙铁壁一般,固若金汤,风雨不透。
空气中出现了片片扭曲的景象,剑丸与密如暴雨的指劲齐皆溃灭。
风亦飞已至锁链近前,会故技重施,早猜想到了他可能会用这最擅防御的招式来应对。
他要有其他招数也不打紧,风亦飞还有其他腹案应对。
见他用出了这招,风亦飞双手中指纯净莹白的剑光飙射而出,但却不是凝做了剑刃的形态,而是化作了两道急速转动的螺旋钻头,闪电般猛击了过去。
正剑.锋芒钻破!
以点破面,专破对手守势。
攻坚,用势若奔雷、霸道无匹的霸剑无疑是更好的选择,可那是杀手锏,风亦飞不敢轻易使用,没抓到最好的时机,用出来也是浪费。
蓬!
一声爆震,空气中片片扭曲,劲气弥散而开,连带着从天空中洒落的雨丝也尽数被交拼的劲力震得横飞四溅。
螺旋形态凝实无比的正剑剑气已是维持不住原状,锋芒顿失,可锁链形成的障壁终究是被崩了开去,露出了一个空洞。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转动的身躯突地一滞。
唐仇精擅毒术,对上温老的‘失觉’都要中招吃个暗亏,屠晚又哪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