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myu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征途 雷雲風暴-第五百四十五章 陰溝裏真的會翻船分享-k36ae

Posted by on 17 9 月, 2020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几位上仙实在对不起,我们镇子晚上是不允许出入的,还请见谅!”天佑此时已经到了近前,对方从天佑敞开的斗篷前襟中看到了紫霄宫的衣服,所以态度客气了不少,但依然忠实的执行着命令不肯让天佑他们进去。
对于这种规定天佑自然不会觉得对方是在刁难自己。神洲大陆是什么地方他太了解了。这种环境之下,夜里还能让人随便出入才叫奇怪呢。那些小村子是没办法,这种有城墙的镇子自然是要关门落锁的。
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们是修士,而且是紫霄宫的修士。若是在哪一国的地界上可能还要收敛一点,但这是中立区,本就是各大派的地盘,他们自然是要有些特权的。
天佑扬了扬手中提着的那人,事实上守卫也早就看见了这人,而且还认出来了。毕竟小镇不可能有太多人,估计大半镇民都是互相认识的,所以这个被天佑一行提在手里的人自然是一眼就被认出来了。
天佑把这人推到守卫眼前,然后道:“我们之前在树林里看见此人操控着一大队活尸,审问之后知道是从你们镇子里租来的,所以过来查探情况。我也知道小哥只是尽忠职守,但妖邪事大,还请行个方便。”
虽然修士地位超然,但天佑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只要对方不翻脸,他也都是习惯于先礼后兵。当然,目的必须要达到,礼不行,之后才是兵,顺序不能搞乱。
对面明显也是陷入了为难,稍稍沉吟了一下后抬头道:“上仙稍待,小人这就去问问我们队正,可能还要逐级上报,大约需要多些时间。”
天佑故意做出为难的样子,“我也不是没事干出来瞎晃悠的,你们这事已经是耽搁我的时间了,若是我等不急今夜便不进去了,回头让仙长带人来问便是。”
那守卫一听连忙求饶:“上仙莫急,上线莫急,小人这就去通报,马上就有消息。”
天佑这边看起来和气,但修士们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像天佑这样只是路过顺口问一下倒是没什么,但如果是专门来查看此事,那就算没事八成都要搞出事情来了。毕竟害人家上仙白跑一趟,这责任可不小。
稍稍吓唬了一下守卫,效果果然不错。那守卫慌慌张张的跑去报告,然后守门的队正一咬牙直接开门把天佑放进去了。当然,通知镇长的人已经派出去了,只是他来了个先斩后奏,没等回信就先开门了。
这队正除了是今夜的城门官,还是镇里的治安队队正之一,所以街面上有点什么事他都知道。这个活尸的事情他也是了解过的,而且当初那人刚搞出活尸的时候还有人举报了那人,还是他亲自带队去抓人查问的。之后也不知道那人和镇长怎么沟通的,反正后来就给放了回去,还搞出了个活尸出租的业务。经营了这许久好像也没听说出过啥事,自然也就不是很担心,这才敢把天佑他们放进来。
天佑进城之后就见到了下令开门的队正。这人已经听过手下的禀报,知道是什么事情,所以主动要求给天佑带路。当然,他的目的其实主要是跟着天佑他们方便随机应变处理突然状况。毕竟城门是他开的,出了事情肯定都是他的责任。
天佑倒是并不反感有人跟着,虽然他也知道这人说是带路,其实有监视的意思在。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一群人进了城之后便向着目的地前行,天佑趁机观察了一下小镇的情况。
不得不说能修的起城墙,这小镇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村子能比的。全镇的地面上都铺了青砖,房舍、店铺一间接着一间鳞次栉比,很有生活气息。
镇内的道路大概有两辆马车并行的宽度略宽一些,两边还能足够行人通行。街道两侧的店铺虽然都关着门,但能看的出来,白天应该还是挺繁荣的。不过小镇毕竟是小镇,实际大小并不是很大,他们也就走了两条街,差不多一里多点就到了那间出租活尸的店铺。
话说这家还真是牛逼,出租活尸这种事情你不藏着掖着也就算了,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店铺开在了主干道上,还挂出了招牌来。大门口一面木牌,上面一个大大的“尸”字,也不怕吓跑路人。
“这人不知道活尸不能随便养吗?”胡青玄诧异的询问天佑。
天佑摇了摇头,“大概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凡人吧!”
想再多也没用,天佑向旁边带路的队正示意了一下,后者立刻会意,上前开始DuangDuangDuang的砸门。好半天之后门内才有了动静,一个明显带着困倦之意的声音出现在门后不耐烦的问道:“谁啊?这大半夜的!”
其实这人的态度天佑也能理解。现在已是寅时,差不多三点多的样子。任谁这个时候被人叫醒大概脾气都不会太好。
“是我,黄记煌。”门口的队正喊了一声,惹得天佑扭头看了他一眼,很想问下他家是不是还开了一间早餐铺。
“黄队正?”里面的声音消了火气,声音也变的清醒了许多。
“是我。快开门。”
“这就来,这就来,待我点个灯。”天佑听到门后那人的脚步声并未移动,反而是站在了原地继续问:“这大晚上的,啥事这么急啊?”
“外面来了几位上仙,里看看你这里的活尸是怎么回事。”黄队正大概是没往多了想,居然直接告诉了对方。
里面那人脚步立刻开始动力起来,但不是朝着门这边过来的,而是转身往回跑,嘴里却还在喊:“黄队正稍待,我这就来开门。”
听到这里天佑哪还能不知道对方这是要跑,双腿一夹胯下灵骑的马腹,那灵骑立刻嘶鸣着人立而起,里只前提撩动,咣的一声就把大门给直接踹开了。而后灵骑直接被天佑收回消失,天佑轻巧的落在地上,踩着还在震颤的门板就走了进去。
“去把人抓回来。”天佑一边进门一边淡淡说道。
孙悟空很有狗腿子气势的直接冲了进去,不一会就听到里面一阵女人哭孩子闹的,不知道还以为土匪进屋了呢。好在很快悟空就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看长相倒是很斯文,和天佑抓来的那个很是类似,之前应该都是读过书的。
“上……上仙!”被抓回来的男子被扔在地上后又颤颤巍巍的跪在那里,显然是害怕极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天佑看了眼地上那人。当然,不是看他的面貌长相,而是在看灵气。
天佑眼底荧光闪耀,哪怕点着蜡烛,在屋内依然能看到明显的光亮,把地上那人吓的连忙后腿,还以为遇上妖怪了。然而天佑倒是感觉这人更像妖邪,因为他身上的尸气已经相当明显了。果然,没有灵气护体,普通人和亡灵接触太多就会逐渐亡灵化。也难怪神洲大陆各族都不喜欢亡灵,实在是这个族群危害性太大。哪怕不主动袭击人,单就是在你附近站着都会潜移默化的对人体造成损害。这么邪门的特性,也难怪不招待见。
“如何?”一旁的柒小妹看了眼天佑问。她知道天佑是在观察对方的状态。
天佑摇头,“尸气已经侵染全身,我们再来晚点怕是就要尸变了。”
“尸……尸变?”旁边的黄队正原本以为就是过来查问一下,没想到居然还有尸变这种事情,也是被吓的不轻。
天佑知道一般的解释没用,直接一勾手指,孙悟空配合的一脚把那家伙踢了起来,天佑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稳定住他的身体,然后右手闪电般抽出腰间短匕在那人身前一划,切断了他睡衣胸襟的绳扣,而后勾住他的衣领,另一手在他肩上一拍,让他原地转了个圈,衣服就被扒了下来。
莫名其妙的被人扒了上衣,那人连忙捂住身体,倒不是害羞,而是害怕。
天佑根本懒得管他怎么想,示意孙悟空过来控制住那家伙的身体不让他乱动,然后和黄队正一起绕到那人身后。胡青玄很有眼力见的拿过一个烛台走到他们身边照明。
天佑手中短匕在那人后背上轻轻一划,一道半尺长的血口子立刻绽开,黄队正正要质问天佑为何伤人,就看到一股给绿色的血水从伤口涌出。而被控制着的那人看不到自己后背,还在那问:“上仙你们在干什么啊?我后背好痒!”
之下不用天佑解释了。背后都伤成这样了,就算是那种军中武将怕是也要闷哼一声咬牙忍住,这人却说自己背后痒,这还能是正常人?
“你**的竟然是个妖怪!”黄队正先是惊,而后恐,最后由极度的恐惧转变成了极端的愤怒。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镇子里居然住着个要尸变的人,而他就是负责本镇治安的人,这要是真让他尸变了,惹出事端被责骂什么的先不提,他自己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要是全交代在这人手里,他自己以后要怎么活?
暴怒的黄队正差点当场砍了这货,多亏天佑给拦住了。
“莫急,问清楚缘由再说,你也不想之后再出这种事吧?”
黄队正一听有道理,便也强行压住了怒火,等待天佑先问完情况再说。
把这人转过来,天佑当着他的面又在他手掌上划了一道。那人起先是害怕,毕竟是手被切了一刀,伤口还挺深,但之后他就变成了疑惑,然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他又开始恐惧,而且是比之前更深的恐惧。之前只是怕疼,如今是怕死啊!
“我……我这是怎么了?”那人端着自己的手掌惊恐的向天佑求助,看着手上蔓延整个手掌的伤口却一点也不疼,他是真的怕了。
“没啥,就是快变活尸了。”天佑很淡然的说道。反正又不是他变。
噗通,那人直接后腿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里屋那边此时也安静了下来,只见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三个拿棍子的青年和两名中年人。
这些应该是这人的家人,以为是来了坏人,出来救人的,不过一出来就看到了孙悟空,又被吓回去了。毕竟是妖怪啊,而且不是胡青玄这样美艳的女人形象,而是个直立的大猴子,这能不吓人吗?
黄队正看了眼那些堵在内屋门口想出来又不敢的几人,想想还是走了过去安抚道:“别怕,这些事紫霄宫的上仙。你家男人乱搞邪术,就快尸变了。”
里面的女人听到这个立刻就是一惊,哭喊着冲过来问咋回事,后面人也都是竖着耳朵等答案。当然天佑不会给他们解释,还是黄队正给说了下情况。
听完解释之后这些人倒是不怕孙悟空了,毕竟知道是上仙带来的妖宠,这个他们也听说过,并不担心。只是不担心自己了,却开始担心自家家主了。
这后面出来的人力,女人和孩子自然是外面这个家伙的,剩下的三个青年都是店里伙计。两个中年人一个是男子的父亲,一个是他二叔。自打男子有了这操控活尸的能力,这一家子的生活就全都依托在这上面了,自然也就成了家里顶梁柱。如今听说顶梁柱要塌了,那个担心当然是做不了假的。
“行了,都别闹了。”被哭的烦了,天佑忍不住骂了一声,“你家男人还死不了,要哭丧等他快死了再说。”
这一嗓子立刻镇住了这一家子,包括已经呈呆滞状态的那人自己也“活了”过来。“上仙……上仙,我还有救?”
天佑一脚把那人踢开,“给小爷我滚远点,你他娘的都有尸臭味了!”这不是天佑矫情,是很有味道。之前没事,但身上被切开之后流出的血水是真的臭。没看黄队正都已经躲到门口去了吗?
那人挨了一脚倒也不生气,反而舔着脸赔笑道:“小人不过来了,不过来了。那个……上仙,小人是真的还有救吗?”
“你特么又没死,当然有救。不过,救不救你还要看我心情。”
“上仙您说,要小人做什么小人一定配合。就是这店送给您都没事。”
“我要你的店做什么?”天佑没好气的骂道:“老实交代,你是如何控尸的?”
这人刚刚还一脸予取予求的样子,这会听到这个却是开始迟疑了。其实这反应很正常。店铺贵重,却可以再开,但这是他谋生的办法,只要保住了,以后再开几家店都不是问题,可一旦失去……不过他也还算明智,知道命没了啥都没了,所以稍稍迟疑之后还是开了口。
“上仙稍待,小人去去就来。”那人说完就站起来往里屋去了。
黄队正用眼神询问要不要跟着,天佑摇头表示不用。这个时候就算天佑跑了,他都会主动追上来求他救命,当然不会自己主动逃跑。
果然,不一会那人就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个化妆盒一样的盒子。
这盒子是紫檀木做的,正面还上了锁,看起来除了比较华丽之外倒是没啥特别的,至少天佑没看出来。
那人恭恭敬敬的把盒子放到了桌上,然后从身上掏出钥匙打开锁头。小心的掀开盖子,立刻露出了里面的——又一层盒子。
檀木盒子里面的是个小一号的石盒,外观古朴大气,和外面那层木盒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东西。那木盒像是奢侈品,这石盒却更像是个古董。而且……天佑看到了灵气波动。这盒子就算不是法宝也是个炼制过的法器,反正不是一般东西。
果然,随着石盒被取出,一层灵光便出现在了盒子周围。这已经不是天佑看到的灵气了,这是真的灵光,可以用肉眼看见的那种。一旁的黄队正看的直吞口水,恨不能抢了就跑。可惜天佑站在一旁制止了他的幻想。
和外面的木盒不同,石盒是没有锁的,直接就能打开。而随着那人掀开石盒,天佑看到的居然是第三层盒子。不过和外面的不同,最后这层是木盒,而且不是一般的木盒,而是用槐树做的木盒。
槐树又称木中之鬼,最是适合封存亡灵系的阴气、鬼气和尸气。
木盒上虽然没有锁,但是有固定用的搭扣。那人小心的打开之后轻轻掀开了木盒,一股几成实质的绿色尸气立刻顺着盒子边缘倾泻而出,好似瀑布一般。
“把孩子抱走,身体不好的都往后退。”天佑一提醒,周围人纷纷后退。虽然天佑说了是身体不好的往后,但大家都听出来了,这玩意对人有害,所以几乎所有人都缩到了房门口。黄队正干脆直接退到了店门外面去了,生怕沾染到身上。
其实这东西也不过就是高浓度的尸气而已,吸入体内确实对人有害,但一来盒子里量少,扩散出去之后浓度不会太高,二来这东西比较沉,会铺在地面上低矮的地方,人站在那里其实基本是吸不到多少的。至于皮肤接触……这个需要时间,一小会其实根本没啥影响。
当然,天佑他们是不怕的。柒小妹就是半殭尸,天佑天天把她带在身边,也没见出啥事啊。尸气和妖气、仙气其实都是灵气,而灵气变化的这些不同性质的力量,其实都和鸽子差不多。
养过鸽子的都知道,要是家里的鸽子比较多,有时候出去转转还能带回别人家的鸽子。这是因为鸽子喜欢聚群,而且大群会吸引小群,只要被吸引进来,就会变成大群的一部分。天佑他们都有仙灵之气或者妖力,就算吸入了尸气,只要压不过他们体内的力量,只会被慢慢同化吸收,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就像柒小妹,她自己就是半殭尸之体,但因为练的是紫霄宫的仙法,所以身上其实也是没有尸气的。天佑为此还专门打听过,柒小妹这种练久了可以直接升级成尸仙,据说跟《西游记》里那个正牌孙悟空的八九玄功差不多,练到最后会变成仙界最硬的存在,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能击败却打不死。其实这个结果现在已经有非常明显的苗头了,柒小妹平时作战的时候就硬的不行,好几次被人打中都没造成实质伤害,以后只会更恐怖。
提醒了一声屋里的人,天佑自己却走到了桌子边上。
那人自己并没有退开,因为这雾气他早就习惯了,平时控制活尸他几乎天天都需要接触,也不差这一次了。
天佑待尸气逸散,便看到了盒子里那个散发着绿光的大珠。
这东西看大小很像是公园老大爷喜欢拿在手里盘的那种铁球,比乒乓球略大,表面呈现暗绿色,而且吊满了各种妖魔鬼怪的浮雕,一层叠着一层,就像是万鬼出笼一般。
都不用灵视能力去鉴定,天佑就知道,这东西是个法宝,而且是鬼族的东西。多半是当年万族大战时期不知道哪个鬼族修士丢下的,毕竟鬼族基本都快被灭族了,当年的东西估计大多散落在外,有人捡到实在不算奇怪。
尽管自身有仙灵之力护持,体内还有妖梦的妖丹镇守,天佑却并没有贸贸然的伸手去拿这来路不明的东西。
修行之路漫漫无期,多数人都是走不到终点的。但造成修士死亡最多的却不是寿命限制,而是各种各样的意外。毕竟人活的久了,遇到意外的概率就会增大,如果不小心些,指不定哪天就阴沟里翻船了。
“认识这是什么吗?”天佑假装在问身边的胡青玄和虎妞她们,其实却是在问体内的月影和妖梦。这种稀罕玩意她俩见过的概率显然要高得多,毕竟她们那会儿鬼族还不是濒危物种。
果然,月影虽然不认识,妖梦却见过。
“这是鬼玉。”
“鬼玉是什么东西?”天佑先把想法传达给月影,然后由月影再告诉妖梦。
妖梦和月影不同,她和天佑不是共生关系,只是暂时躲藏在天佑体内,所以没法像月影那样共用感官和传达想法。而且因为周围还有外人,天佑也没法直接出声和她讨论。
妖梦通过月影回答:“鬼玉就是被地脉阴气或者尸气、鬼气侵染的普通玉石。不过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起步便是以千年计,所以一般不太可能人造,只能是天然矿藏被侵染后再被人找到挖出来使用。”
“有什么用吗?”
“可以孕养各类阴寒属性的灵气,尤其对鬼类效果最佳。很多高阶鬼族都会用这东西辅助修炼,算是一种辅助修行的高阶法宝吧。”
“那对别的种族呢?有用吗?”
“当然有用。此物可以用来养鬼、养尸,还可以人为制造养尸地,很多驱使殭尸的仙门弟子都用得上。您虽然没有养鬼,但柒小妹应该用得上。”
天佑看了眼柒小妹,出声道:“这东西是阴属性的,应该适合你用。”现场外人太多,他不适合和柒小妹细说,既然是亡灵系专用,给柒小妹应该是最合适的。
柒小妹对天佑自然没有怀疑,伸手便将那枚鬼玉取了出来。只是这东西在盒子里的时候还好,刚一拿出来就好像烧红的铁球掉进水里一样开始狂喷尸气。
大量尸气涌出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但那尸气却不扩散,出现之后便倒卷了回去,顺着柒小妹的手臂向上蔓延。只是蔓延的过程中却好像流淌在沙漠中的河流一般,一边流一边往里面渗,最终也只蔓延到手肘上面一点便无以为继。不过,虽然范围没有扩大,尸气却没有消失,依然在不断的喷涌,只是最后都被柒小妹吸收了进去。
天佑刚开始还有些担心,但看柒小妹表情没啥变化便也放心了不少。
“感觉如何?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柒小妹摇头,“就感觉有股力量在往身体里涌,冰凉凉的还挺舒服。”
天佑听完正要问下妖梦,没想到月影已经代妖梦回答道:“不用担心,这些都是鬼玉中储存的尸气,大概很快就会喷完了。”
根据妖梦介绍,鬼玉虽然能转化阴属性的灵气却不会自主产生灵气,所以这里面的尸气多半是都来吸收进去的。而既然是吸收的,那必然是有个量的,也不可能一直喷下去。不然柒小妹啥也不用做,就这么吸收着,迟早一天能横扫整个神洲大陆了。毕竟这玩意对柒小妹来说就相当于站在那吸经验值一样,要是能无限吸,那不成挂机升级了吗?
果然,没一会尸气就喷完了。这东西收了千年的尸气,全喷出来也没用到一分钟。不过柒小妹那边确实是变化巨大,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她变白了,还有点透明的感觉。刚认识天佑那会儿柒小妹其实长得挺黑的,毕竟走南闯北的给商队当护卫,又没有面膜,不黑才怪呢。
不过后来柒小妹成了半尸之体,脸上血色退了一大半,皮肤都跟着变白了不少,虽然看着和正常人差别不大,但仔细看还能感觉有一点点苍白的感觉。毕竟是半殭尸,太红润了反而不正常。
如今柒小妹吸收了大量的尸气,这皮肤虽然没恢复血色,但却变得水润了不少,看着简直像是羊脂白玉雕出来的一样,皮肤白的都快透明了。地球上要有这东西,不知道那些爱美的妹子们会不会把天佑家大门挤破。
喷完了尸气之后鬼玉并不会失效,但奇怪的是,这玩意喷完绿色的尸气之后紧跟着就开始往外喷黑色的煞气,而且比之前的尸气浓度还要高。
天佑刚想再问问这是怎么回事,那鬼玉之上却突然扑出来一个白色的透明人影,直接顺着煞气就钻进了柒小妹的身体中,天佑想阻止都没来及。
柒小妹这边当然也看到了人影进入自己身体,慌忙丢开了那枚鬼玉,然而白影已经进去了,而且鬼玉被丢开之后依然跟烟雾弹似的不断的在往外喷黑色的煞气,只是这煞气却不会扩散,出来之后就直奔柒小妹而去,在她和鬼玉之间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锁链。
天佑一看这情况立刻召唤出了玄灵宝镜,一把从中拽出太一剑,上去一剑就劈在了那黑色的煞气上。然而煞气就是气,被切开也没用,它会绕开太一剑继续往柒小妹身上钻。
另一边,柒小妹被白色的人影侵入之后立刻出现了异常反应,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开始抽搐,然而,没等天佑过去查看情况,忽然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顺着灵魂契约朝自己这边过来了。
天佑对这种能顺着灵魂契约发动的攻击完全没有准备,而且即便有准备也没用,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防御这种东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顺着灵魂契约的通道涌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之前在柒小妹身体里还没看清,如今那东西顺着灵魂契约完全进入天佑的灵魂之中,立刻被正在全力内窥的天佑发现了对方身形。
原来那白影居然是个人。不,不应该说是人,而应该说是个鬼。
这东西之前一直潜伏在鬼玉之中,出来之后立刻进入了柒小妹的身体,现在又转移到了天佑体内。
这家伙进入天佑体内自然不是来观光旅游的。刚一进入天佑体内,他便直奔天佑识海中央飘浮的灵台而去。而就在天佑惊惶无措之时,一道光影却突然闪现到了那白影面前。两者轰然相撞,各自被弹开一段距离,竟然是不分上下。要知道那挡住白影的可是妖梦的妖丹啊!能正面击退妖梦,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啊?
心下虽然紧张,但天佑其实什么也做不了,此时在他体内争斗的是妖梦和那不明来历的鬼物,并不是他自己,所以他能做的也只能是默默给妖梦加油了。
然而,妖梦实力虽然极强,但与那鬼物战斗的毕竟不是妖梦的本体,而只是个妖丹而已。那鬼物又恰好极为擅长应对这种在灵魂之中的战斗,所以其实对方现在才是占据主场优势的那个。
妖梦的妖丹连续冲上去硬挡下了天佑灵魂中的鬼物,然而几次碰撞后对方却逐渐摸清了妖梦的套路,突然一个直角转弯闪过了妖梦的冲击,而后奔着天佑的灵台就过去了。
所谓识海,便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一样的存在,而天佑的意识体就是存在于这识海中央的那一小片灵台之上。所以当那妖物冲向灵台冲过来的时候,天佑感觉就像是那妖物正朝着自己扑来一般。
此时妖梦的妖丹已经调转了方向,想要追上那鬼物,只可惜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那鬼物即将扑到天佑的灵台上时,那原本一直表现的古井无波的识海却是突然翻滚了起来。
天佑识海中的三个存在,天佑自己的意识、妖梦的妖丹以及那鬼物都是愣了一下,但反应却是各自不同。
天佑自己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他对识海的认识还非常浅薄,能进来已经是他学习能力强了,一般弟子这么短时间是根本不可能学会内窥进入自己的识海的。但就算能进来,他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至于妖梦的妖丹,那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就奔着那鬼物就过去了。
那鬼物也是稍稍迟疑了一下,而后立刻再次动了起来。管那识海是怎么回事,先抢了这片灵台占据这个身体再说。
眼看着鬼物即将得手,妖丹追击不及,天佑危在旦夕之时,突然,翻滚的识海上方,突然投射下来一道光柱,紧跟着就听一声清亮的锐鸣响起。一双铺天盖地,几乎覆盖了整片识海上空的巨大羽翼猛然在识海上方展开。而随着展开的羽翼落下的是一只金铁一般的巨大钩爪,一把捏住了那只企图抢占灵台的鬼物。
这鬼物没想到在天佑的识海里还能碰到这么多东西,更诡异的是上方这巨鸟怎么看怎么像只凤凰。然而此时被那凤凰捏在爪子里,他却是没空多想,挣扎着还想逃跑。然而,那凤凰身上却是突然嘭的一声腾起了紫黑色的烈焰,瞬间便烧的那鬼物鬼哭狼嚎的拼命扭动着想要逃跑。
天佑此时已经从惊骇中反应过来,看着头顶上方的凤凰试探性的问了一声:“月影?”
“是我。”月影的声音从凤凰的口中发出,然后道:“多亏你我血脉相连,灵魂共享,不然今天差点就被这家伙得逞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应该是只鬼王。”妖梦的声音从她的妖丹中传出。
“鬼王?很厉害吗?”
“妖中有妖王,鬼族自然也有鬼王。论战力要略低于我等妖王,但鬼族的鬼王实力不行,产生却很容易,因而数量奇多。没想到这里居然还遗留了一只!”
天佑听妖梦的意思似乎很是不屑的样子,于是反问:“你不是说鬼王实力不怎么样吗?为什么你还打不过他?”
妖梦一听连忙辩解,“我现在只有一颗妖丹,他却是最擅长在灵魂中争斗的鬼王,自然是我要吃亏一些。再说这要是一般人的识海,我也能轻松压制他,但这却是您的识海,我若全力爆发,一旦搅乱了您的识海把您给弄傻了怎么办?”
月影打断妖梦催促道:“行了行了,有事出去再说。这是主人的识海,我们在这里待太久会和主人的意识互相融合的。”说完也不等妖梦反应,便突然振翅拔高,从之前进入的那个地方又飞了出去。当然被带走的还有那个鬼王。
说起来这鬼王也是倒霉,碰上月影和妖梦这俩超级大妖王。以他的实力,在如今这个各族高手十不存一的时代,可以说已经可以横着走了。可他实在是运气不好,偏偏让他碰上现在整个神洲大陆最强的几个存在之二,也是够倒霉的。
其实那鬼王也是贪心了一些,之前进入柒小妹的身体之后完全是可以直接占据柒小妹的身体的。但那鬼王原本是个男子,发现柒小妹是女的,就感觉不太合适。加上他之后又发现了灵魂契约,意识到自己占据的是个妖宠的身体。那既然这妖宠有主人,没道理不抢主人去抢妖宠的身体吧?所以这货二话不说直接就顺着灵魂契约爬到了天佑这边。谁知道天佑这边蹲着俩大妖王,被人逮住一顿揍,真是滖神附体。
月影和妖梦在天佑的识海里打成一团,外面众人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看到柒小妹先是颤巍巍的倒了下去,然后天佑也开始翻白眼,跟着胡青玄和虎妞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天佑,只是天佑却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好在胡青玄和虎妞都和天佑保持着灵魂契约的联系,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倒是能明确感知到天佑是没事的。只是看他半天不醒来,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先把天佑搬到了里屋床上,然后守在一边。
再说天佑体内,月影出去之后妖梦也跟着道:“月影说的是,识海会自动融合内部的一切意识,我不能在这里多待,有什么事情等出去之后没人的时候再说吧。”
妖梦说完也是一个急加速,然后就跟穿过了一道传送门似的一闪就不见了。偌大一片识海之中只剩下天佑独自站在那片灵台之上。
没有立刻跟着脱离,天佑先是走到了灵台边缘,然后伸头往下看了一眼。
灵台下方那片漆黑的识海此时还有不少涟漪,但也正在迅速恢复平缓。而在那漆黑的识海之下,天佑隐约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光影一闪而逝,迅速消失在了漆黑的海面之下。
天佑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便是自己体内龙灵之力的来源。那位失踪的妖族之皇……竟然在他的识海中。
识海是黑色的,但那身影却是自带金光,在识海下还是挺显眼的。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天佑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那身影绝对是条龙,而且奇大无比。再联想到刚刚识海表面突然翻涌起来,天佑忽然明白了。刚刚那金龙是想要出来救他的,只是因为月影先一步赶到,所以才又缩了回去。
只是,月影和妖梦都说过,识海之中的意识体会互相融合,所以她们都是轻易不敢进来,就算之前迫不得已也是快进快出,尽量不做停留。但这金龙如果是一直隐藏在识海之下,那岂不是已经在他的识海之中停留了许久了?那么……按月影的说法,天佑和那金龙岂不是早就该互相融合了?还是说……
天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真的还是我吗?”
假设有个克隆人,被人为的灌输了本体的记忆,那么,他自然会认为自己就是当初的那个本体。但其实他是吗?显然不是。因为本体此时还在别处好好的活着。
所以说,人对自己的认识其实全都是来源于记忆。也就是说,是我根据记忆判定了我是我这样一个结果。
那么,如果记忆本身就不是真实的呢?
天佑仔细回忆自己的过往,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虽然不多,但确实是存在的。
首先,他确认自己是穿越者,这一点没错。他以前的经历应该是真的,不然不大可能凭空冒出这些记忆。
但是,之后的问题就不太对了。
突然穿越到神洲大陆,哪怕当时位于襁褓之中,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环境,但天佑适应的也太快了一些。还有后面的情况。上辈子的天佑也确实是个乐天派,但跟随夕颜四处闯荡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有些积极向上的过分了。这好像与记忆中自己的性格不完全相符。
还有就是那种对妖族莫名的好感。哪怕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地球的新兴人类,接受过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轰炸,对妖魔鬼怪的适应力要好于本土土著,但即便基于生存的需求,天佑也不该对妖物那般的亲和。他可能不会有神洲大陆本土居民的偏见,但也不该出现明显偏好才对。最起码基本的警惕还是要有的。
然而仔细回想,天佑从最初第一次见到妖物开始,他对妖物的反应虽然也很谨慎,但仔细回忆却可以确定,那种谨慎并没有达到正常水平。毕竟对于一种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未知存在,多数人应该是恐惧才对。但天佑的反应就像是见到了一只陌生的狗,感觉有点喜欢,又不确定这狗凶不凶,会不会咬人。就是那种有点担心,但实际却是喜爱多一点的那种心情。
显然,这种异常的心里反应不该是天佑自己的判断。那么,再联想到这片识海下的金龙,答案就很明天了。
他根本就不是天佑。至少不是穿越前的那位地球居民。现在的天佑自己,应该是那位地球穿越者与妖族的妖皇融合之后的全新灵魂。
这个灵魂应该是在天佑穿越到那个襁褓之中的时候就已经完成融合了,所以他才会这么多年都没能发现端倪。毕竟很少有人会怀疑自己欺骗了自己,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像精神分裂。也正因为自己对自己的信任,所以天佑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其实早就不是自己了。
说实话,虽然已经能进入识海之中,但这其实才是天佑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识海。
根据仙长们的说法,刚学会内窥的时候最好不要随便进入识海之中,因为这个时候对自己的识海掌控不够完善,有可能出现表层意识和浅层意识互换,导致出来之后性格大变的情况。
也正因为这种警告,所以天佑才学会了内窥后也就进来过一次,而且是进来看了一眼确认能成功之后就出去了。从未像如今这样在识海中停留这么久。
终于理清了情况的天佑虽然心下有些震惊,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感触。
怎么说呢?他的自我认知本身就是建立在两个灵魂融合之后的新灵魂之上的,而就像人不可能抓着自己头发把自己提起来一样。自我认知是无法基于现有认知对自我进行否定的。简单点说就是你没有办法基于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做出我不是我的判定。
所以,哪怕明明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不是那个地球上的天佑了,但潜意识里天佑还是感觉自己就是自己,没啥变化。加上天佑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的类型,自然不会太在意这种纯意识形态的问题。反正换了就换了,我还是我,有啥影响吗?显然没有啊。
稍稍顺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天佑心下也终于平静了下来。然而,想法统一之后,天佑却是对那片识海之下的金龙有了兴趣。
如果说现在的天佑是当初那个地球上的天佑和妖族的那位妖皇融合之后的产物,那识海下面的那条龙又是什么?是不死可以被如今的天佑操控?毕竟现在的天佑可以说既是天佑又是妖皇,而妖皇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天佑的东西。嗯,这个理论好像没啥毛病。
既然有了这种猜测,天佑就打算立马试验一下。
他直接趴在了灵台边缘,把头伸出了灵台之外,看着下面的识海,然后心中拼命的想着让那条龙浮起来。
不想还没什么,天佑这一想才发现操控那条金龙远比想象中的要简单无数倍。他原本以为这会是像学习操纵遥控飞机一样,需要努力尝试,然后一点点的摸索,甚至可能出现遥控失灵完全无法控制的情况。
但,实际上他对那条金龙的控制就像是人在使用自己的手脚一般,如臂指使大概就是说的这种情况。
仅仅一个念头,海面突然再次动荡起来,然后天佑就看到不远处的识海下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正在飞速上浮。然后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用力过猛了。下一瞬,天佑便惊叫着从一张陌生的床板上蹦了起来。
“啊……”一蹦三尺高的天佑直接把身下的床都给震塌了。站在床板的残骸中还在四处张望,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主人你总算醒了!”虎妞松了口气开心道。
还有点懵的天佑四下张望,本想寻找月影的身影,然后才想起来这里有外人在,月影不可能出来。不过月影也感觉到了他的疑惑,出声问道:“主人你刚刚怎么了?我们出来之后看你一直没有恢复意识,还以为你迷失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了呢。所以我就直接用灵魂契约把你拽出来了。”
天佑这下才总算明白自己为啥突然出来了,不过想想识海内的那条龙,他又想回去看看,只是一想到之前各位仙长的警告,还是暂时压下了这个想法。反正那条龙在他的识海之中,而且很可能就是他自己的东西,想看倒也不急于一时了。
可惜天佑不知道,他就算现在回去也看不到那条龙了。
就在天佑离开自己的识海之后,那漆黑的识海猛然从下方爆散开来,飞散的黑色海水四散分飞,让这平静的识海之中下起了一场暴雨。而那巨大如山岳一般的龙头,却是在海面下飞速冲出,直奔天佑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并且在天佑离开之前的最后一瞬追着他的意识一同离开了识海。
如果说之前的天佑和妖皇只是简单的灵魂融合,那么,在天佑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瞬间,他才算是彻底继承了妖皇的一切。此刻的天佑,是仙门弟子,但也是妖族之皇。
可惜,离开识海的过程是个短暂的瞬间,天佑在这一瞬间是没有意识的,所以并未看到这个融合过程。不过既然已经彻底融合,看不看到其实也没多大意义了。
暂时抛开自己识海内的巨变,还是先处理眼下的事情比较重要。
天佑环观一周,看了下身边的妖宠们。
柒小妹已经醒了,似乎比他恢复的还要快。毕竟那鬼物只是用柒小妹做个中转,最后其实是跑天佑这边来了。
其实过程很简单。最难的部分都是月影和妖梦在天佑的识海之中完成的,然后月影用灵魂契约联系了外面的胡青玄帮忙把那枚鬼玉又捡了回来。
现在外面人多,月影不能现身,所以只能让胡青玄代劳。她把那鬼物直接逼出天佑体外,然后胡青玄配合,用妖火直接包裹天佑身体。那鬼物在天佑的识海中厉害,出来之后可就不行了。被烧的无处可去,只能往鬼玉里钻。然后等他进去了。月影立刻从天佑的手心释放出自己的妖炎,彻底封住了那枚鬼玉。这就算是简单的布置了一道封印,在妖炎熄灭之前,那鬼物除非想自杀,不然是绝对不敢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