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8s1寓意深刻小說 無雙庶子 ptt-第一百七十一章 外姓大都督閲讀-6wqcm

Posted by on 17 9 月, 2020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自从上一次李信亲自去了一趟关外之后,被宇文昭强行整合,原本联系就不是如何紧密的宇文部重新解体成宇文四部,而且因为宇文昭部在攻打蓟门关的过程中元气大伤,对其他三部已经不能构成碾压的优势,因此按照李信原本的推算,宇文诸部至少十年之内,都不太可能能够重新整合起来。
也就是说,北疆大概能有十年左右的太平。
而这十年时间,足够李信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然后再抽出手来去收拾这些鲜卑人,但是因为云州军撤出云州的原因,北边的防御力量骤然空虚。
这是一个很要命的时间点,因为此时京城处在最关键的时候,李信抽不出手去应付北边的事情,只能依靠云州军以及叶茂去抵抗这些鲜卑人。
宇文诸部之中的一部倒不难应付,如果宇文昭卷土重来,或者赫兰部的宇文焘挥兵南下,将会给李信带来巨大的麻烦。
倒不是说这些鲜卑人真的能够占据江北,事实上这些宇文部的人早在被赶出关外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逐鹿中原的本钱,但是一旦给这些人入关,江北的普通百姓就会迎来噩梦。
而一门心思守在北边的叶茂,八成也会死在抵抗鲜卑人的战事之中。
听到叶璘这番话,李信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种家时代与姬家通婚,看来是通出经验来了,什么事情都想用这种小儿女事解决。”
老实说,以李信现在的地位,再纳几个妾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这些年做的事情,颇有些对不住九公主,因此便没有再纳妾伤九公主心的念头,于是李信皱眉道:“现在宫中有事情,我脱不开身,就请师兄代我去跟种老头说一声,告诉他,想跟我们家通婚没有什么问题,我有个儿子,再过几年就可以成婚,到时候,我可以让他把一个种家女接进李家大门。”
听到李信这番话,就连叶璘也变了脸色,他看了李信一眼,压低了声音:“长安,这件事可要说清楚了,你儿子到底是娶妻还是纳妾……”
李信进了皇城之后,很多事情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比如说京城里现在最少六成以上的官员,觉得李信将来一定会做皇帝,既然李信会做皇帝,那么作为李信独子的李平,就会成为将来的储君。
这位“储君”娶妻,可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李信微微皱眉:“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师兄就按照我说的话与种老头说,现在京城里的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种老头不太可能非要用种家上下一千多条人命与我们作对。”
“如果他肯低头,师兄你就拿着我的腰牌出京去,找到云州军之后让他们立刻返回云州,到时候师兄你也不用回京了,直接跟着他们一起北上,统筹北疆防卫。”
说着,李信看了叶璘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假如真的跟鲜卑人打起来了,云州军未必能及时赶到北疆去,我对师兄只有一个要求。”
李信伸手拍了拍叶璘的肩膀,语气有些沉重。
“不能让朝廷的陈国公死在北边。”
叶璘默默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种老头。”
“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晚上我就出京北上。”
说着,叶璘抬头看了一眼李信,开口问道:“长安你……这里怎么样了?”
李信先是愣了愣,然后才明白他是在问皇城里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于是很干脆的点头道:“基本是在掌握之中。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会儿,新帝便正式登基了。”
叶璘点头,叹了口气:“可惜我还有事情要做,不然这个时候也去未央宫观礼去。”
说着,这位叶尚书对着李信拱手行礼:“那就说到这里,现在宫中应该有很多事情要长安你去操忙,我便不打扰你了。”
李信看着叶璘,开口道:“宫里的事情不会出什么问题,我担心的是北边的问题,师兄你记着给叶茂写一封信去,嘱咐他无论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这天下,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我一会儿就会他写封信去。”
师兄弟两个人,在永安门下作别,叶璘直奔关押谢种玄通的大帐,而这一边的李信,则是大踏步朝着未央宫走去。
这会儿百官已经把六皇子从长乐宫接到了未央宫,已经开始了授印的环节,元昭天子手捧国玺,面无表情,把这方玉玺,交到了六皇子手上。
这会儿六皇子才是一个十二岁出头的少年人,面对手捧着国玺的皇兄,他先是打了个哆嗦,然后硬着头皮举起双手,接过了这方沉重的国玺。
整个过程中,元昭天子一言不发,把国玺交出去之后,他便离开了未央宫正殿,去后殿去了。
文武百官立刻跪了下来,对着帝座上犹自懵懵懂懂的新天子山呼万岁。
然后就是,已经换上了红衣的太监萧怀,站在御阶之上,开始宣读新天子的登基诏书。
诏书的内容很简单,大意就是文武百官各司其职,从前是什么官,以后还会是什么官,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之所以这么说,是要安抚这些朝堂里的官员,毕竟在接下来一段不短的时间里,朝廷还要靠他们才能运转起来,当然,诏书之中所说的那句“百官职司,暂不妄动”,就是一句纯粹的谎言了。
事实上,朝中各个职位,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一定会迎来巨大的变动,尤其是一些要害职司,李信一定是会想办法揽在自己手中的。
西南军死了这么多人才打进京城,当然不可能是把六皇子送上皇位之后,就高风亮节的拍拍屁股走人,事实上西南军一系走出来的将领各文官,很快就会成为朝堂中一股最庞大的新兴势力,再可以预见的未来里,甚至会成为新朝最为庞大的势力。
至于这一次对于西南军具体的封赏,要等到赵嘉进京之后,才好慢慢敲定。
宣读完这第一道诏书之后,紧随其后的是第二封诏书。
一身红衣的太监萧怀,面色复杂的从身后的盒子里,取出第二道诏书,然后拿在手里,缓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