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pck精华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788章 生態實驗推薦-x7qq9

Posted by on 18 8 月, 2020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面对着顾判的疑问,匡正乾并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而是以一种探究式的语气反问道,“吾也想知道,若是顾先生面临着和吾一样的情况,又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去破除执念?”
顾判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便缓缓摇了摇头道,“对于你的际遇,我并不愿回答,不是因为想不出来办法,而是我没有如同匡老先生这样的切身经历,因为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就算是说了,恐怕也不能符合匡先生的实际情况,相反还会起到南辕北辙的效果。”
匡正乾对于这个说辞似乎很是赞同,思索片刻后低低叹息道,“顾先生所言极是,那老夫就将当时的经历与想法做一描述,也好让顾先生斧正点拨。”
“然。”
顾判微微颔首,“匡先生请讲,本人洗耳恭听。”
唰……
随着匡正乾轻轻一抬手,两人眼前的景象当即便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风雪交加的北沧城外,而呈现出一片山间草地的诡异景象。
对于致人入幻之法,顾判也算是见多识广,甚至自己被人拉入幻境也有不知道有过了多少次经历,但面对着眼前的这片幻境,他还是不得不暗暗感慨一句,这一幕幻境场景的搭建,简直是有辱幻法界的脸面。
如果让顾判评选一下,他所经历过的哪一个幻境最为逼真,最能直指人心,他估计会犹豫踌躇相当长的时间,也难以真正做出决定,但如果让他选择哪一个幻境品质最差,最让人出戏的话……
他觉得根本就不用花费时间去考虑,眼前这片青青草原绝对是个中翘楚,就算是灰太狼和喜羊羊那部动画片,也要比这片幻境的逼真程度强上不知道几个档次。
不管是茵茵草地,还是徜徉其中的白色羊群、灰色狼群,抑或是作为两者背景板的群山,都粗制滥造到了击穿地板的程度,可以说比起他曾经吐槽过的五毛特效,眼前这玩意最多值五分钱,而且还是捏住鼻子给了钱想让它抓紧滚蛋的嫌弃。
匡正乾轻咳一声,毫无任何尴尬地道,“这就是吾当时圈定出来,观察它们的大致场景,因为只是为顾先生做一解释,就没有必要浪费更多力量将场景做的更加精致逼真……”
顾判微微一怔,却又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老先生说的不错,请继续。”
“吾认真深入观察了它们一段时日,确实发现了许多以前未曾注意到的情况……比如说,羊群虽然食草,但也会将草种通过粪便排出,生长出新的茂盛绿草,狼虽然吃羊,但大多吃的都是发病老残的那些弱者,结果吾很有些惊讶地发现,羊群并未因此急剧缩减衰落,反而变得更加富有活力。”
“而且不管是狼还是羊,不管是被吃还是因为其他方式死亡,它们的残存的尸骸也让草地变得更加繁茂,同时也养活了更多以往并未引起吾太多注意的虫虿蝼蚁……”
“吾那时候就想过,若是将这片草地上的羊全部弄走,结果自然是狼尽数饿死,而如果让那些狼全部消失呢?”
顾判低低叹了口气,平静回道,“如果狼群不在,那么草地的生态平衡就会被打破,羊群规模会越来越大,直到将草地连根拔起,最终的结果便是草地不存,羊群大量饿死,陷入衰败。”
“生态平衡……顾先生看问题果然透彻,一下便堪破了困扰了吾许久的难题。”
匡正乾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沉默片刻后又接着说道,“最终吾就自然而然地破解了自身存在的执念,当然,这也是也受到了当初顾先生提到过的个体与集体的说法的影响……自此之后,众生平等在吾眼中就已经不是专门特指某一个种群,而是在某一方天地范围内,所形成的向好向上的众生平衡。”
顾判默默注视着眼前那片烂到极点的粗糙幻灯片,看着里面的狼吃羊、羊吃草、草长莺飞,鸟语花香……心思早已经不在这张幻灯片上,而是由衷发出了许多的感慨。
这还是那个曾经满口之乎者也,说话都抓不住重点的幽榭镇老学究吗?
认真点说,匡正乾这种知行合一的能力,简直要吊打一百个捆到一处的老学究。
确定目标,坚定不移,直接开干,百折不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从执行力方面来说,不管是上一个时空还是此方天地,能真正超过匡正乾的人数都绝对不多。
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老式文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样堪称一流。
为了破除自身执念,竟然被他硬生生搞出来了一个大型生物环境实验,从个体整体、优胜劣汰、大食物链、生态系统、矛盾存依等诸多方面入手,全面理性观察分析问题,最终综合得出结论……
简直完全颠覆了之前对于此人的所有印象。
不,不对。
匡正乾已经不是个人,而是笼罩在整个南荒上空的那道庞大阴影。
同为南荒最强的异类生灵,如今看来,南荒圣君给这位平等天王就连提鞋都是不配!
顾判深吸口气,整个人的气质虽然依旧平静宁和,但内心深处已然杀机渐起。
匡正乾一挥手,眼前的幻灯片无声无息消失不见,风雪迅速涌入进来,将那片区域填充占据。
他面无表情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声音沙哑接着说道,“自从破除了执念之后,吾便真正开始按照自己的道,从无到有,从零开始一点点构建天地大同、众生平等的国度,不久后收获颇丰,却也引起了南荒圣君的再次注意。”
“南荒对吾之所作所为似乎很有意见,但在经过了吾的一番劝诫之后,它顿时痛改前非,幡然悔悟,加入到了吾等平等天国的构建之中,也算是极大地推动了天国的发展。”
“再然后,便又出现了让吾为之迷惘,思之难解的第二次矛盾,而此次矛盾的根源,还要落在这天地间占据了主角的人的身上。”
匡正乾似乎是笑了一下,开口时却没有听到一丝一毫的笑意,“人之所想,千奇百怪,人过一百,形形色色……比之其他生灵何止复杂了十倍百倍,他们除了单纯的根本利益之争外,常有种种令吾都感到疑惑头痛的争执冲突,更有甚者,身为同一个人,其想法也会随着各种条件的变化而发生巨大改变,不乏自相矛盾、自我割裂的情况频频出现。”
“顾先生,吾要建立天地大同的平等国度,你说遇到了这种情况,又该如何处置才是?”
顾判看着数步外负手而立的匡正乾,已经有些明白了“强虫巢思维”的来源根底之所在。
而此时面对着这句询问,他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道,“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民主集中,研究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