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krt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零一百七十五章 看不懂的一指-duair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门户成形,挡在青平与源劫旋涡之间,随后又出现一道门户,然后是第三道。
三道巨大的门户隔绝天地。
白袍老者与魁罗同时惊呼,“万家的三重门?”。
“又是万知一的战技?”,魁罗奇怪。
白袍老者道,“未必是万知一,三重门是万家传承战技,凡万家弟子都可学习,万家历史上也出过不止一位半祖”。
“三重门防御绝顶,却并无杀伐之力,这门后,必然出现恐怖的杀伐之力”。
话音刚落,三重门后出现五指,对着青平不知道做了什么。
陆隐脸色一变,好熟悉的战技。
“王家四绝散手之魁罗,封印了此人某一项力量”,白袍老者凝重。
而在珠萝战技之后,出现了一个人。
人形源劫的出现让所有人色变。
众所周知,渡源劫最怕人形源劫,那意味着绝顶的可怕,意味着星源宇宙找到了可以压制渡劫者实力的人。
陆隐心一沉,三重门,珠萝散手,最后是人形源劫,师兄能渡过去吗?太变态了。
白袍老者震撼,“渡劫之人究竟是谁?此人竟令源劫出现这般变化,据记载,即便刘家老祖渡半祖源劫,也没有这般恐怖,唯有一剑,一剑下,生就是生,死就是死,而此人渡源劫竟三番两次出现必死之局,此人一旦突破半祖,毕竟无比可怕,他到底是谁?”。
陆隐没工夫关心白袍老者,他只想知道师兄面临的那个人形源劫是谁,什么人,在星使巅峰,或者说刚突破半祖境,被星源宇宙确认可以镇压青平师兄?如同当初星使巅峰的辰祖?
三重门镇压,天地倒转,庞大的压力朝着中平界而去,好多人看到了,就像看到母树,实在是三重门太大,大到足以轻易碾碎百座城。
青平面色凝重,抬手,原本昏暗的天地变成了青色,郎朗青天驱散了源劫带来的黑暗与绝望。
陆隐看过这一幕,当初忘墟神施展内世界想压制青平师兄,而青平师兄就施展了这一招,并非内世界,却堪比内世界,足以与半祖身躯的忘墟神对抗。
自那之后陆隐便再没见过。
白袍老者震动,“近乎于内世界的力量,此人必是绝顶奇才,难怪源劫这么恐怖”。
郎朗青天破碎三重门,谁也不知道珠萝散手封印了青平哪一项能力,他的实力貌似没有受影响。
随着三重门破碎,青平直面的就是那个人形源劫。
在所有人观望下,人形源劫突然出手,一指点向青平,而青平同样抬起食指,点向人形源劫。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白袍老者,魁罗这两位半祖都看不出来。
陆隐自然更看不出来。
他只知道青平师兄与人性源劫食指对撞,产生了诡异的现象,虚空粉碎,无数画面不断闪烁,最终好像这片空间无法承受一般,猛地爆碎,化作黑暗吞噬周边。
陆隐脑中警兆乍现,危险。
下一刻,吞噬周边的黑暗又突兀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青平。
陆隐茫然望着远方,师兄呢?师兄哪去了?
他看向魁罗。
魁罗揉了揉眼睛,“人呢?”。
陆隐又看向雾祖,雾祖沉浸在震惊中,没有说话。
“前辈,您看到了什么?”,魁罗看不到,白袍老者未必能看到,在场唯一有可能看到发生什么的只有雾祖,她可是九山八海,哪怕只能表现出半祖实力,也不能用半祖眼光看待,毕竟她一眼看出血祖修为跌落。
雾祖呼出口气,“好熟悉的力量,总感觉碰到过,但却又想不起来”。
“前辈,我师兄他?”,陆隐急了,他不关心什么力量,只关心青平师兄的安危,没看到人,不会死了吧。
雾祖道,“放心,他成功了,刚刚一瞬间的黑暗其实就是他的内世界”。
陆隐松口气,这就好,成功就好,现在他才想起来雾祖的话,“前辈,您刚刚说什么熟悉的力量?”。
雾祖沉声道,“那个人形源劫,施展了让我熟悉的力量,但又想不起来”。
“是不是九山八海?还是某位老祖?”,陆隐问道。
雾祖白了他一眼,“如果是他们,我能想不起来?反正是很不好的感觉”。
“那我师兄没事吧”。
“没事,你师兄最后那一下我很感兴趣,涉及到了时空间的力量,奇怪,在我们那个时代,时空间伟力几乎不出,怎么在这种人类衰弱的时代出现这么多?奇怪”,说完,雾祖返回镜子内。
陆隐目光一闪,时空间的力量,没猜错应该是寻古溯源了,木先生给予的两种战技之一,师兄选择了这一种,而自己,选择的是九阳化鼎。
另一边,白袍老者惋惜,“可惜了,应该是失败了,可惜”,说完还瞥了眼魁罗,似乎在说他赌错了。
白袍老者没听到陆隐与雾祖对话,他却听到了。
他知道雾祖身份,既然雾祖这么说,青平肯定成功了,如今见白袍老者貌似挑衅自己,他当即火了就要反驳,却被陆隐拉住,“前辈,未必失败吧,最后一幕您看清了?”。
白袍老者道,“看不清,奇就奇在这里,无论是那个渡劫之人还是人形源劫,最后对撞的一击非常奇异,让我看不懂,但如果渡劫成功,此人为何没出现?应该是失败了”。
“你才失败了,老东西,看不见就说看不见,装什么装”,魁罗不爽。
白袍老者也不跟他争辩,抬手将一张纸扔给陆隐,笑道,“俊后生,老夫食神,正式代表忆贤书院邀请你担任导师,培养人类精英,带领学生在这树之星空开拓视野,历练成长”。
陆隐接过纸,上面是邀请函,署名是食神。
这位老者竟然号称食神,也真有意思,对得起他望祖楼楼主的名号。
“晚辈未必要去吧”,陆隐问道。
食神笑道,“自然,我能邀请,你也可以拒绝,不过就是太可惜了,你这种俊后生如果能来我忆贤书院,那些丫头们还不得乐疯了,呵呵”。
“当然,你身边这位还是不要去了,免得破坏风气”。
魁罗怒了,“老东西,你说谁破坏风气?你才破坏风气,你全家都破坏风气”。
食神淡笑,“如果鼎鼎大名的魁罗来我忆贤书院,第二天我忆贤书院估计就不复存在了吧,那些学生也会吓跑的,呵呵”。
魁罗气急,“老头子我还非要去了,你宝贝忆贤书院是吧,行,老头子我就去破坏风气,专门帮人牵红线,什么打劫斗殴,威逼恐吓,揍导师,把王家的丫头跟夏家的小子睡一起,抓个寒仙宗丫头给你暖床”。
饶是食神风轻云淡,听了魁罗的话都有些吃不消,忍不住看向陆隐,“俊后生,老夫不知道你与此人有何关系,但还是劝你离他远点,他,是这片星空的污点”,说完,转身就走,没给魁罗反驳的机会。
魁罗破口大骂,气的满脸通红。
陆隐看着手中邀请函,忆贤书院吗?要不要去呢?
“老头子决定了,就去忆贤书院”,魁罗怒喝道。
陆隐眨了眨眼,“或许那位老先生就是以这种方式激你,让你加入忆贤书院”。
魁罗翻白眼,“想多了,那老东西纯粹嘴贱”。
有你贱?陆隐差点脱口而出,幸亏忍住,“不知道师兄去哪了,老头子,找找”。
“找个屁,老头子我要去忆贤书院,小子,你去不去?只要你去,老头子保准找十个八个丫头给你暖床”,魁罗怪声道。
别说,很诱人,陆隐咳嗽一声,“先找师兄,找师兄要紧,你说那位食神前辈没发现我们跟师兄的关系吧”。
“他蠢得很,没发现”,魁罗没好气道。
陆隐抿嘴,能气到魁罗,那个食神真是个人才,不过想必他也不好受,魁罗那张嘴绝对给他留下不少阴影。
找了一圈,陆隐都没找到青平师兄,不过既然雾祖说他成功了,陆隐也放心不少。
他没有返回贝家,与贝家不会再有交集,现在,他要去彩虹桥,去玉城。
既然冒充玉小公子,做戏就要做到底,该报仇的要报,该被发现的要被发现,不被发现,怎么接近神武天?
至于忆贤书院,他现在还没打算去。
魁罗急着想去忆贤书院,但陆隐要代表玉小公子复仇,他还是默默跟着了。
嘴上说不在乎那个玉小公子,说他活该,但如果真不在乎,不会跟陆隐说那么多,也未必会主动跟过来。
既然是玉小公子的仇,就该让玉小公子来报。
彩虹桥连接下凡界,中平界与顶上界,乃神武天执掌。
如果不是当初来过,任何人第一次接触彩虹桥必然会被震撼。
彩虹为桥,还这么大,上面有很多城市,颜色也代表了上与下。
红下,橙上,黄不动,绿下,蓝上 靛不动,这就是彩虹桥六色,彩虹桥上所有城市要么在黄色范围,要么在靛色范围,而玉城,就在黄色范围内,脚下就是黄色的彩虹,乍看上去格外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