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nhu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起點-第1734章 還好吧-ar2am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关于那些常年保存在仓库里的茶叶,这个笑话其实早几年的时候就已经在警局里面流传了,甚至知道这件事的人还不少。
不过往外面传这件事的人就没有几个了,毕竟当年的那位倒霉的科长,就是现如今古少钦的顶头上司冯秋平老爷子。
一开始古少钦还因为这件事笑了两声,可随后他就想起之前去冯老家里吃饭的时候,冯老的妻子似乎也说过这件事。
专门还提醒过他,今后找了女朋友,给岳父送礼千万不要送茶叶,尤其是警局发的防暑降温茶。
当时古少钦还不是很明白这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问过冯老的时候,老爷子似乎也对这件事有点不愿意提起,他也不好一在追在后面问。
直到今天听了丁凡这一说,他终于算是明白了,原来故事中那个倒霉的副科长,就是……
想到这里,在看看丁凡现在一脸的坏笑,他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从今往后,在警局他不管是看到古老好事看到警局里摆放的茶叶,首当其中都会想到这个笑话,保不齐就会不小心笑出来。
在看丁凡现在脸上带的一点坏笑,古少钦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今天叫我过来,是故意为了给我讲起这件事的吗?”古少钦皱着眉头,冷眼看着面前的丁凡,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从一开始就在准备算计我是不是?”
话说这件事丁凡还真是有点冤枉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说这件事,今天找他过来是为了说正事的。
也就是他自己说起了警局的茶叶,看他那个样子,好像还喝的很习惯的样子。
所以丁凡也就是随意的跟他吐槽了两句,也是想要顺便拉近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
这没想到关系还没有拉近,好像一下把两人之间的关系直接推到了冰点,原本就谈不上多好的关系,现在更加势如水火了。
“我今天是有正事要找你帮忙的,无缘无故的我为什么要算计你那?”丁凡有点懵的伸手在头上抓了两下,有点尴尬的说道:“我就只是想知道梁小泉的事情而已,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犯不着对你下套吧!”
古少钦想了一下,好像丁凡说也有点道理,他确实没有必要那这种事情算计自己。
这毕竟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警局下面有人传出来的一个笑话而已,就算是冯老知道这件事,八成也就是一笑了之,最多也是事后找丁凡的麻烦。
“梁小泉的事情,我确实知道。”想通的古少钦渐渐的放心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恢复了之前的淡定沉稳说道:“可是我就算是知道,又为什么会告诉你那?”
“上面的几位老总,虽然没有跟我交代这件事,但是我也看的出来,他们不想你知道这件事,而你的几个铁杆心腹八成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你现在唯一能了解这件事的途径应该就是我这里了,但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说那?”
还真是,古少钦这小子本来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性格,本身他就对丁凡看不上眼。
八成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几个老爷子也没有想过消息会从他这里漏出去,因此并没有对他有所叮嘱。
但是他真的就那么无懈可击吗?
丁凡觉得还真未必,任何个人都有弱点,只是这个弱点有的很明显,有的并不明显。
“我觉得你会告诉我,我这个人闲不住,回到燕京这几天已经憋坏了,你说这有人在我背后搞小动作,你不让我知道,我心情不好啊!”丁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嘴里说的话却越来越离经叛道了:“你说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是要找个人跟我一起出去转转,可惜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时间陪我这个闲人,毕竟大家都有工作……但是有一个人,她看上去很闲那!”
虽然丁凡没有明着点出这个人是谁,可看他一脸猥琐的笑容,古少钦气的眼角直跳,显然是会儿已经想到了他说的究竟是谁了。
手上紧紧攥着茶杯,青筋都一根根暴起了,紧紧咬着后槽牙骂道:“臭不要脸,你有本事……”
“去香山吧!”古少钦的话还没有说完,丁凡就突然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这个季节,香山上的落叶红似血,树间飘落挥洒眼前,想想就浪漫,不过最好是早上出发,慢慢走到山顶看日落,就是回程的时候有点晚了,晚上的山风有点大,你说她会不会因为冷就往我怀里……”
“你够了!”古少钦实在停不下去了,伸手在桌上用力的一拍,差点将杯子都拍碎了,低吼着说道:“你给我离她远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你跟她结婚了吗?”丁凡眼看着古少钦已经气得直跳脚了,却依旧明知故问道:“没结婚就不只是我有机会了,夜总会里对她流口水的人可不少,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我可以给你面子,但是换个人会给你面子吗?”
看到古少钦似乎有点犹豫,丁凡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差不多就要成功了:“其实你也没有必要将我当成敌人,你应该很清楚,我绝对不是你的敌人,反而是你的战友,我们应该是站在一起的人,查尔斯你大可放心,我跟她只是好朋友而已,我要是看上的姑娘早就下手了,还能像你一样磨磨唧唧的?”
“回头我找时间跟她说说,夜总会这种地方以后还是别去了,反正她也就是喜欢跳舞而已,到哪里跳不是跳啊,在这么跳下去,你那点老婆本都要投进去了!”
还真别说,丁凡这最后一句话,算是直接说道古少钦的心坎儿里去了。
古少钦这个人,二十多年来几乎从来没有一点坏习惯,可以说是不抽烟不喝酒,不玩钱也没有对女人表现出多少欲*望。
唯独是在见到查尔斯之后,前面的二十多年的所有准则一下就破功了,现在每天下班就往夜总会跑,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过来保护查尔斯。
可惜夜总会这种地方,随便一瓶苏打水都要十几块钱,说实在的,古少钦每天真的是喝的心惊肉跳啊!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前提是你也要跟我交个实底!”古少钦仔细的想了一下丁凡的话,心里也觉得他说的没有错。
今天发生在丁凡身上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说实在的,他都有点不敢去想。
他进入经侦大队已经小十年了,见过的风浪不少,好像丁凡一样被人举报之后,停职内部调查的情况他也见过很多。
毕竟这些走在一线的警员,在外面混出了名堂,那就意味着危险已经潜伏在身边了。
枪打出头鸟这种事情,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有时候他们工作起来,真的有种十分憋闷的感觉。
终究不是所有人都有丁凡这样大的胆子,真正敢孤注一掷硬碰硬的没有几个,更加没有几个人有这个运气。
所以在感性上,他还是愿意跟丁凡合作的,不然今天他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同时他也想确定另外一件事,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丁凡就突然接过话头说道:“没爱过,只是对她的身世觉得有点可怜。”
古少钦愣了一下,恨不得现在将杯子直接摔在丁凡的头上:“谁问你这个了?”
“我想问你的是,我最近收到好几封举报信,目标直指鹏飞集团,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丁凡眼睛咕噜一转,连忙摇头说道:“怎么可能,你之前不说过吗?想要立案调查,一定要有人举报才行,而且还是要有理有据,随便找两个人举报也不会被受理呀!”
古少钦最看不上丁凡的就是这一点,明明装的一点都不像,偏偏要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简直叫人看了都想抽他一巴掌。
“你当我傻子吗?”古少钦的脾气一向不错,但今天他按已经被丁凡挑拨的接连发火了,这会儿已经快要安耐不住了:“你知道我昨天仅仅一天时间,收到了多少封举报信吗?”
“一天三十多个公司举报鹏飞集团,你觉得正常吗?”
丁凡眼睛一转,伸手抓了一下后脑勺说道:“还好吧,这说明,鹏飞集团确实有问题呀!”
古少钦最不想听到丁凡说的话,就是这句‘还好吧’!
好像在他眼里就没有什么事情算是比较严重一点的,任何事情都只是还好而已。
“你觉得正常吗?”古少钦伸手从口袋里面掏出几封信丢在桌上说道:“你看看写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看看这都是从什么地方邮过来的?”
“看看,川南过来的,滨海过来的,还有这是铜川过来的,这份是东北的,湘西七十六家公司联名举报,最可气的就是这个远在苏俄的一家公司也跟着凑热闹,你这是要闹出国际纠纷是怎么着?”
手上拿着几封信的古少钦差点将手上的几封信直接摔在丁凡的脸上,心里越想越生气。
刚刚跟丁凡见过一面,三天不到,全国各地都发了信件过来专门就是为了举报鹏飞集团。
最开始只是有几家燕京这边的公司,发来了一封举报信, 而且上面还是匿名的,可还没有等他安排人调查一下这些举报信中是不是实情,全国各地的举报信就雪片一样的飘过来了。
不管路程多远,这些信件竟然是统一的在同一天到达,所以的公司几乎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鹏飞集团。
古少钦也不傻,后来发送举报信的这些公司,基本上都是当地十分有名的实业集团,要么就是当地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
最重要的就是,这些企业中或多或少都跟丁凡有点联系,要么就是这些老总跟丁凡私下关系不错。
情况已经十分明显了,后面还有什么需要调查的吗?
所以这几天,古少钦疯了一样的打丁凡的电话,就是为了要跟他确定一下这件事。
“你当初说的,只要有人举报,情况属实,你就能立案调查,你管他们这些公司都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丁凡明知道这些举报信都是怎么来的,但他就是不承认,眼睛一翻说道:“反正举报信都送到你桌上了,查不查叶鹏飞应该也知道信儿了,查不查你说了算,不过我觉得你查不查,他不一定会放过你到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