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w2a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約談 四熱推-40ioj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同墨兜的分魂一番交涉之下,对方最终还是抛出了‘冥河水精’这般极具诱惑力的大杀器。当即便将邑顺和熊二宝的心思都吸引过去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份宝材是难能可贵为数不多提升修为的良药,先不说真的对自己有没有作用,但对于妖族来说效果必定是显而易见的,要不然邑顺和熊二宝也不会露出如此神色。
只是易天也不会轻易应承下来,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后才反问道:“如今阎邱既然手中已经有了三滴那会不会已经用掉了呢,或者说是用掉了部分?”
“绝对不会,”墨兜却是摇摇头道:“以他的实力只服用三滴效果固然能够增长不少但决计不能冲破后期瓶颈,所以他他一定会拿满整瓶后一次性服下那样才有五成把握冲击合体后期,毕竟他在中期已经困了有五千年之久,非得有十足把握才能出手。”
“既如此那倒是可以考虑下,”易天装作沉思的样子低头想了下才道:“那我们之后如何与你本体联系,虽说你们神魂相同,但离开的远了需要感应到互相的存在才能将消息传递过来。”
“我现在这般情形不能离开此处,一旦到了外界阎邱就会生出感应来,”墨兜满脸落寞道。
“这么厉害,不知道他在你身上下了什么禁制,还是你们签署了何种类型的主仆契约?”易天问道。
“是最不平等的奴隶契约,”说起这墨兜满脸忿忿之色道:“有这般期约在我对他生不出一丝翻盘的念头,一旦阎邱发现什么端倪只要轻轻一个念头便会让我魂飞魄散。”
说起这话墨兜脸上尽是无奈之色,而双眼之中也是闪过一丝怨毒。难怪他说不能离开此处,要是给阎邱知道一丝分魂与自己三人在商议如何对付他,必定会出手修理他的本体。
易天想罢也是陷入沉思之中,这次的事情绝技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了。想要将墨兜从阎邱身边完好无损的放出来异常困难。别看他在走兽族的大会上那般耀武扬威,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打杂的,专听命行事而已。
“那个毒圣手又是怎么回事,前次倒是没有看到他出现,这次怎么会跟着郭林胜一同前来呢?”易天话锋一转问道。
“他本来就是地狱界内数一数二的丹师,”墨兜想了下说道:“这次是因为郭林胜找上门来,随后阎邱才会派我和他陪同前去助拳的。但出手的主要是我,毒圣手因为名头太盛,所以跟着也会有人卖个面子。不过此人用毒的功夫堪称一流,有他在你要对付阎邱可要万分小心才是。”
这也正是自己最为担心的事,要说出手争斗自己可不怕阎邱,况且这次阎邱的主要对手是师兄姬轩辕的分身。但是身边有个毒圣手在帮衬着自然要想算计他会变得异常困难了。
想罢先是同身边的二人一阵安排接下来的事宜,而后又好声安抚了下墨兜的分魂。半刻后三人便离开了此处须弥空间,回到外界后易天则是面色一沉问道:“这个墨兜所说的事情你们认为几成可信?”
“至少有七成,”邑顺想了下开口回道:“我与他之前在斗将台中交手,大家边打边聊,虽然都不留手可该说的话都说了。”
熊二宝则是点头附和道:“我也认为可信度不低,虽然分身上能够察觉出来的神魂之力有限,但我发现有道黄色的神魂禁制拘役着他的神魂,想来就是那奴隶契约了。”
易天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回道:“既然你们都能如此这般确定那想来也差不多了,我的判断和你们相近。只是如果要想把墨兜从阎邱手上救出来无非两种可能性,一我们能够制住阎邱,这样一来就可以命令他解开与墨兜之间的奴隶契约。又或者退而求其次,”
邑顺则是会意的接口道:“和他谈判,以利诱之兑换接触奴隶契约,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正是,但这样做很难,除非我们先他一步找到那份碧落皇朝的皇族谱才有机会,”熊二宝接口道。
“我也知道很难,而且我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邑顺满脸忧色道。
“去无棱山方圆万里搜索,我猜九成有机会可以找到线索,”易天说道。
“你能确定方向和位置?”邑顺和熊二宝异口同声的问道?
随即易天便将当年在无棱山大战时发生的情况简要的描述了下,当中也是隐去了不少关键的细节。
说完才长叹口气道:“说起来现在还不是主动出击的时候,至少我们准备工作不齐。”
“照你那么说无棱山方圆万里正是因为你的缘故才会出现变化,从而引起了跨界感应,那为何不先下手为强前去巡查一番呢?”熊二宝不解的问道。
“你在担心阎邱一边有毒圣手加入,所以还是心有顾虑吧?”邑顺试探性的解释道。
“正是如此,没想到你在我身边时间不长考虑问题的思维倒是和我有点接近了,”易天调侃道:“既然对方有丹师助拳,那我们也必定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
“那你有没有什么心仪的人选呢?”熊二宝问道:“这万妖城中能够匹敌毒圣手的合体期修士可是凤毛麟角,而且都是大老爷一般的存在,没有重利可请不动他们出手。”
见自己沉默不语邑顺却是笑着说道:“只怕此时你应该在想如何说动药翁出手吧,说起来能够匹敌杏林派的毒圣手也只有同宗同源的岐黄派药翁了。”
“确是如此,”易天满脸凝重的点头道:“不过我想单单是重利未必奏效,我也不知道这二人的真实关系,如果不像是外界传言的那般属于敌对的状态那岂不是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毕竟如果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之下这二人的立场可是起决定性的作用。”
“你说的不错,凡事总要尝试下才行,”邑顺也是一改之前乐观的态度道:“正好最近有万妖城的高阶修士交易会,趁此期间和药翁套套近乎,看看他的反应再做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