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yyp精彩言情小說 天降鬼才 武異-第1729章 並不是要談判分享-97xnc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林欧健正是苏万的部下,那个看到漂亮的娆月美眉,忍不住去周兴云房间闹事,结果挨了一顿打的人。
只不过,林欧健认出了沫香兰、维夙遥、塞露维妮娅,却没有认出那个眼弯弯笑眯眯偷着乐的小妖孽,这不由让周兴云啼笑皆非。
那时候娆月妹子没有戴面具,她光明正大毫无掩饰,在蟠龙众第14分舵闲逛,引起林欧健心动。
现在她站在林欧健面前,林欧健却认不出她是谁,简直太神奇了。
但有一说一,当初娆月混进蟠龙众时,那身清纯文静的淑女打扮,真是亮瞎了周兴云的合金狗眼。
现在回想起来,周兴云挺想念那个清纯文静的小仙女。不是小妖孽,是小仙女!
林欧健当众指证周兴云就是天宫鸢的亲卫周达,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在江湖协会一众人眼里,本该引起一片哗然,使武林盟内讧不已。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九大护国门派的代表,听完林欧健的发言,丝毫不为之动摇。
“你们呀,总想搞个大新闻。我就是蟠龙众的周达又如何?你们能把我怎么滴?”周兴云死猪不怕开水烫……
不对,现在应该是真金不怕火炼。
周兴云行得正坐得端,他加入蟠龙众的时候,除去敲诈了长盛武馆一笔小钱钱外,并没有做任何亏心事。
而且,周兴云混进蟠龙众当差一事,他老早就向自家人交代清楚。
更何况,天宫鸢前两天就向他透露消息,江湖协会会利用这事情找他麻烦,让他提前做好应对工作。
“你们与蟠龙邪道为伍,居然还理直气壮,胆敢自称是正道门派!今天你们不解释清楚原因,给大家一个交代,就别怪我号令天下正道武者,讨伐你们这群与邪门勾结的邪道!”
慕容沧海盛气凌人的威胁周兴云。
“不是吧。你们不去讨伐蟠龙众,居然来讨伐我们?”尽管周兴云早就听天宫鸢说,江湖协会会找借口对付武林盟,但周兴云始终觉得,九大护国门派好歹是有头有脸的正道门派,江湖协会不至于和武林盟开战。
然而,有些门派真就为了自身利益,不顾武林正道大局,鼓噪各大门派声讨武林盟。
难怪彭长老等人一脸无奈,原来江湖协会真要拿武林盟开刀。
“攘外必先安内。武林盟的盟主,居然成了蟠龙众妖女的亲卫,如此荒唐的事情,我们岂能坐视不理!假定我们江湖协会,与蟠龙邪道两败俱伤,你们却落井下石,联合邪道攻击我们,那时候又怎么说?”
慕容沧海的担忧无不道理,假如武林盟和蟠龙众联手,在关键时刻补江湖协会一刀,那确实很要命。
“我只是潜入蟠龙众收集情报而已。”周兴云有点无辜,他混进蟠龙众只是心血来潮,顺势潜入其中看看状况,没想到这都能让对方抓住把柄。
“片面之词,难以服众。”慕容沧海有理有据的说道:“武林盟近期的作为,实在令人费解,你们不单止不协助正道抗击邪道,甚至还在暗中妨碍我们。最奇怪的是,蟠龙众公然声称,武林盟才是正道表率,他们在针对江湖协会的同时,却对武林盟避讳三分。其中默契的配合,再加上周少侠竟是天宫鸢的亲卫,你要我们如何信你是个无辜者?”
慕容沧海稍稍停顿了会儿,随后又紧接说道:“武林盟只有拿出实际行动,才能证明你们没有勾结蟠龙邪道!否则,我身为武林盟主,有义务激浊扬清,铲除正道淤泥!”
当慕容沧海说出这话时,周兴云顿感一阵头疼。
因为周兴云不知不觉,就按照了天宫鸢的指引行动。
可以这样说,今日武林盟遭到江湖协会弹劾,是天宫鸢一手促成。
而且最令周兴云感到无奈的是,天宫鸢并非通过算计他,来促成当前局势。
那感觉就像是水到渠成,亦或者说,大势所趋的必然结果……
江湖协会一直想将九大护国门派边缘化,所以周兴云早在春耕时分,就传授九大护国门派农耕技术,避免江湖协会的门派垄断市场,导致九大护国门派经济受创。
于是乎,天宫鸢便顺势而为,如周兴云所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伤江湖协会各派的师门经济。
等到夏天来临时,蟠龙众更是极力的妨碍江湖协会的各派门人做生意,让武林盟的门派坐享其成,垄断了整个商业市场。
周兴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天宫鸢就如他所愿,配合周兴云做他想做的事情,然后……
一切都如天宫鸢所料,周兴云身边的连锁反应,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都掌控在天宫鸢手里,按照天宫鸢的规划实现。
周兴云心里很清楚,即使没有蟠龙众,江湖协会和武林盟也免不了恶斗一番。
但是,天宫鸢却在幕后掌控着局势,如周兴云所愿,让武林盟处于最有利的形势下,和江湖协会竞争利益。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温柔地牵住周兴云,引领着他、告诉他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才能最省心省力的抵达目的地。
想到这里,周兴云不由浑身悚然,天宫鸢着实有点太可怕啊。
然而,江湖协会在与天宫鸢为敌的同时,居然还两面树敌,分出心思找武林盟麻烦,他们难道没察觉天宫鸢的可怕之处?
不,或许慕容沧海等人,正是察觉到天宫鸢的可怕,才孤注一掷,激化江湖协会和武林盟的关系,从而转移他们和蟠龙众之间的矛盾。
因为天宫鸢针对的目标,不是所有的江湖协会门派,而是天下会、暮上阁、长盛武馆一众擅自奴役邪门武者的门派。
天宫鸢要将他们塑造成‘罪恶’,然后讨伐他们,来实现她期望的‘救赎’。
慕容沧海若是不尽快解决
蟠龙众带来的危机,一旦那些本宗师门居于城外的江湖门派,经不住邪道武者折腾,一个个家道中落时,江湖协会的内部矛盾,就会彻底激化,主战派和主和派,终会分崩离析。
到时候,天宫鸢即可向主和派伸出援手,卖弄恩义,为他们重建师门,并且号令他们,讨伐擅自奴役邪门武者,身为‘罪恶’的门派。
江湖协会内部,主战派和主和派争辩不休,不仅仅是主和派走投无路,主战派同样无路可走。
答应天宫鸢的诉求,擅自奴役邪门武者的种种罪行就会东窗事发,主战派的门派便会完蛋。
不答应天宫鸢的诉求,江湖协会和蟠龙众僵持不下,许多门派的运营受阻,经不起长期折腾,主和派的门派就会完蛋。
换句话说,天宫鸢已经将了他们军,让江湖协会陷入绝境。
说句不过分的话,蟠龙众和江湖协会交锋,蟠龙众已经赢了。
如今江湖协会只能另辟蹊径,给武林盟施压,让九大护国门派出手压制蟠龙众,援救居于城外的江湖门派,才能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
听完慕容沧海的话,周兴云心底不由发出感慨,直到这一刻,他还是得按照天宫鸢的规划行动。
不是天宫鸢逼迫或者算计他,而是周兴云只有这么做,才是正确的选择……
“慕容前辈这番话,我可不敢苟同。武林盟之所以袖手旁观,不协助江湖协会讨伐蟠龙众,那是因为你们藐视法理,擅自定罪和奴役邪门武者。就像现在,我堂堂镇北骑大元帅,遵纪守法爱国爱民,你区区一个江湖莽夫,竟敢说我是勾结邪道,将我定义成罪人,还要代表正义讨伐我?”周兴云忍不住讥笑:“呵,你以为你是谁?你把你当成是谁?江湖协会有立法权吗?武林盟主有执法权吗?你们把江湖规矩建立在法理之上,简直无法无天可恶至极!”
周兴云只能拿出天宫鸢的那套理论,去抨击江湖协会,只有这么做,武林盟才能站在道义的制高点。
“好啊!看你说的话,简直和蟠龙众的妖女同出一辙!你还说你们没有勾结邪门!”袁海松忍无可忍,抢在慕容沧海前面,愤怒的拍案而起。
“不是武林盟要与蟠龙众为伍,不帮你们对付邪门。而是江湖协会里面有的门派越了界,做出让武林正道蒙羞的事。你们要求我们讨伐邪道,证明自己的清白?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们。但前提条件是,你们必须将奴役回来的邪门武者,交由官府定罪,而非擅自做主扣押与惩罚他们。”周兴云理所当然的说道:“只要你们主张正义时,能够做到依法办事,而非独断裁定,武林盟会非常乐意协助你们。”
“你们果然和天宫鸢是一伙人。”慕容沧海就知道,武林盟不会轻易屈服,江湖协会必须下点猛料,才能让九大护国门派臣服。
今天他们来水仙阁庄园,实际上,并不是要与武林盟谈判,恳求他们支援江湖协会。
慕容沧海是来给武林盟定罪,以便号令正道讨伐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