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a31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密戰無痕 愛下-第788章:誰是釣魚者?-seybx

密戰無痕
小說推薦密戰無痕
“池内樱子有什么反应?”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轻易相信苏青这么容易取得信任的,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陈淼说道,“应该会继续观察,倒是你的电台应该很快就会暴露了。”
“没事儿,这本是计划中的事情。”
在苏青领受了“副官”的任务后,陈淼随后也约见了郑嘉元。
“老郑,你是不是再打儿玉誉伊夫手中那批红土(波斯产的烟土被称之为红土)的主意?”
“是的,这批烟土数量不少,若是能够弄到手,对我们来说不光是打击了敌人,也充实了我们自己。”
“烟土这种害人的东西,我们还要留下吗?”
“你知道的,军统现在每个与经费需要多少,可上面能拨给我们的非常有限,我们只能自筹经费,而我们能做,能来钱的东西不多。”
“一定要这样,就没有别的渠道?”
“现在日本人连滇越铁路都封了,我们只能从滇缅公路接收国外援助物资,以前来钱的渠道基本上都被封死了。”郑嘉元道。
“就算你能把儿玉誉伊夫这批红土搞到手,你怎么运出上海?”陈淼反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郑嘉元道。
陈淼知道,他劝不了郑嘉元,不光是因为郑嘉元的职位比他高,还有,他现在还不能因为这个跟军统房间闹掰。
“你打算什么时候揭穿‘苏青’的身份?”陈淼换了一个问题。
“等她帮我查清楚儿玉誉伊夫的这批红土藏在什么地方。”
“那不一定会是真的。”
“我知道,所以我是明知而利用她。”郑嘉元笑道,“我是在利用她来麻痹池内樱子和儿玉而已,或许,她真的会把真消息给我,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我知道了。”陈淼点了点头,明白郑嘉元的想法了。
没准,池内樱子还只能会下这么重饵,来钓“郑嘉元”这条鱼呢。
……
接下来几天,风平浪静,倒是平田秀一派了不少人出去调查有关汽车改装的事宜,当然,这个也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消息的。
万盛和从南京回来了。
立功,嘉奖。
俨然成了76号最风光的人,一下子把二处胡云鹤的风头压了下去,成了林世群跟前的红人。
76号看守所里审讯室内几乎是没日没夜的都有惨叫声。
“三哥,根据这个凌志富供述,军统南京区的区机关就藏在上海租界,他们用电台指挥他们在南京的行动,对于本月1号在上海火车站对你的刺杀,是根据刘秘书提供的情报,第一时间上报,有区行动队负责实施的。”
“区行动队,谁在主持?”
“副区长尚真。”万盛和将一张素描递给陈淼。
三十多岁的汉子,短发,浓眉大眼的,看上去颇有一番英气,军统成千上万人,陈淼也未必都认识,何况,这个尚真是南京区被破坏后调过来的,他自然是不认识了。
“下发通缉令,全市所有的车站,码头还有公共场所都要张贴满这个人的画像,悬赏,提供确切消息的赏金五百块,缉拿归案的死的五千,活的一万!”陈淼吩咐道。
“明白。”万盛和道。
“对了,二处那边是不是破获了一个三民主义青年团的案子,抓了不少人?”陈淼问道。
“这事儿三哥也知道了?”万盛和点了点头。
“有转变过来的吗?”
“有,还有不少呢。”万盛和道,“各处都在挑人呢,我也想挑几个,但好的,估计都让胡云鹤给留下了。”
“这样把,你去给我打探一下,把名单弄过来,我去找主任要人,你看上谁,在名单上做个记号。”陈淼道。
“那行呀,就怕胡处长会跟咱们急?”
“功劳是他的,咱又不跟他争,这人不都是他二处的吧,二处还能把所有人都吃下?”陈淼道。
“了解,我这就去。”
过完中秋,林世群就去苏州了,叶玉茹倒是没跟着去,天天往陈淼家跑,对两个孩子那是越看越喜欢。
非要当两个孩子的干妈,陈淼没办法拒绝,只能同意。
孩子长的很快,这才过了一个星期,就跟当初出生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两个小家伙很健康。
陈淼每天下班回家,都要抱一会儿孩子,这也是他现在每天难得的什么都不想,脑子完全放空的时间。
各种补品给梁雪琴用上,她现在的奶水足够一个孩子吃多了,但另一个就不够了,所以,奶妈成嫂的作用可就大了。
念念不舍的放下孩子,陈淼把小七叫上了楼上书房。
“三哥,大齐回来了。”
“嗯,你跟他说了吗?”陈淼问道。
“大致情况都说了,应该问题不大,身份都不需要变,直接就可以用。”小七点了点头。
“他过去在广州做什么的?”陈淼问道。
“香料,珍珠还有玉石。”小七道。
“这生意就算不赚,也不能赔钱吧?”陈淼惊讶的问道。
“他的一船香料在海上遇到了海盗,因为提前签订了供货协议,不但货没了,还要赔付人家的损失,这两年置办下的家当,都赔光了。”小七解释道。
陈淼笑了笑,表示理解,眼下世界局势混乱不堪,别说陆地山盗贼茹毛了,海上海盗更是如此。
除了军舰或者有护航能力的大船,一般商船或者货船遇到海盗,那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碰到只劫财物的还好,起码能保住一条性命,日后还能东山再起,就怕碰到那种凶残家伙。
那可就惨了,男的会被卖去遥远的地方做苦工,女的就更惨,姿色好一点儿去做妓.女,差一点儿的,一样做苦工,能最终活下来的很少。
“找时间,我见一下他,咱们这个事儿得抓紧办。”陈淼道。
“好。”
“老五,说说,你那边的情况?”陈淼又让小七把陈一凡叫了上来。
“楚南阳跟陈明珠小姐的关系进展不大,倒是穆宗方那边动作不断,通过楚南阳搞到了不少督察处内部的情况。”
“没关系,楚南阳知道的并非什么绝密,穆宗方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至少可以帮楚南阳获得穆宗方的信任。”
“红玉姑娘……”
“尽管说,没有顾忌。”陈淼道。
“红玉最近跟小武走的比较近,陈辉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出去过,回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分开的。”
“陈武?”
“嗯。”
“他没有什么异常,比如最近缺钱花,或者精神不集中之类的?”陈淼微微一皱眉,问道。
“这到没有。”
“先不要说,也许是我们多想了,红玉现在管的事情比较多,陈武负责保护他的安全,随行也是正常的。”陈淼考虑了一下嘱咐道。
“那,要不要给红玉姑娘换一个人?”陈一凡道。
“也好。”陈淼想了一下,同意了陈一凡的建议,“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让阿飞去吧。”陈一凡道,“琴老板在家坐月子,没什么事儿也不需要外出,阿飞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
“行,那就让阿飞轮替几天,陈武待在家里。”
……
小七安排陈淼在一家茶楼的包厢见的大齐。
大齐本名叫齐阿福,一个很老土的名字,后来去了南洋后,改了一个名字叫齐文川,他的妻子是南洋一个华人的后代,姓郑,叫郑喜妹,已经跟当地土著通婚很多代了,基本上华人的血统很少了。
“三哥。”齐文川毕恭毕敬的站在陈淼面前,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能量,不说过去,就是现在,那也是他现在难以抗衡的。
“大齐呀?”
“三哥,您唤我一声‘小齐’就行了。”齐文川忙道。
“小齐,小七的容易叫混了,还是叫你大齐好了。”陈淼笑呵呵道,“小七已经大致把事情跟你讲了吧?”
“是的,三哥。”
“这件事有风险,你考虑清楚了,不做的话,我不会怪你,甚至还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回去东山再起,但如果你答应做了,就没有中途离场的可能,明白吗?”陈淼这是先小人后君子。
“小七和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行了,虽然有风险,但我还不至于要让你豁出命去。”陈淼点了点头,“计划都在小七那边,你跟他好好的把细节在考虑一下,该准备的,尽量准备齐全了,我需要你们马上开始。”
“明白,我打算先收购一家现成的经营南洋香料的店铺,把我手头上还剩下的一些货都运到上海来,先把声势搞起来,然后再按照小七的计划……”齐文川说出自己的想法。
“好。”陈淼点了点头,“需要协助的,找小七,他办不到的,还有我,但是你我之间的关系千万不能泄露。”
“我知道。”齐文川点了点头,这点儿利害关系他还是清楚的。
“三哥,这是南阳的白珍珠粉,您或许用不着,但琴老板一定喜欢。”齐文川拿出一盒珍珠粉道,陈淼家的事情,他多少从小七嘴里知道一些。
“你有心了,谢谢。”陈淼微微一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就收了下来,一盒珍珠粉并不值钱,他收下也是让齐文川吃个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