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1a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靈器復甦 線上看-第一千零九十九章:黑白氣訣相伴-xncd6

Posted by on 19 8 月, 2020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觉得奇怪。
在小萝卜交流会上,那些被杀的人都复活了,为何西婆娘、煞春和仲秋却死了?
“难道是黑白气诀?”
仲秋和煞春以及九州的西婆娘,三人都是死在了辰风的黑白气诀上,被黑白气诀破掉了身体平衡,吞噬得干干净净。
但其他人,则是直接被辰风击杀,并没有靠着黑白气诀吞噬。
这样看来,幽老怪改变历史,没有办法将被辰风的黑白气诀杀掉的人复活过来。
那就意味着,辰风如果用黑白气诀打破平衡的方式杀人,那么死了,就真的是死了!
“你们灵器都准备了?”
辰风清楚接下来必须利用黑白气诀来杀人。
“带着呢!我可是在八号驿站和九号驿站挑选了一大堆灵器,在季阿公的枫树上也找了不少灵器,有用的灵器我们都带了。”空空说道。
“那就不用客气了。”
辰风淡漠地扫视着四周。
论拥有的灵器数量,九州和执天者并不是最多的人。
辰风才是!
他不仅有老爷子和季阿公的毕生收集而来的灵器,还有弘道人的相关驿站!
——
清明上河图两侧的街边古楼上,有一座优雅的茶楼,这座茶楼正对着高台,也能够把高台四周的人都看看清清楚楚。
贺文坐在茶楼的雅座上,正捧着一杯茶,悠闲地望着高台上那个被看守得严严实实的女孩,然后才淡淡地抿了一口茶。
“这个年代的人还真是会享受,这样的茶,味道确实不错。”
贺文笑吟吟地赞道。
易清河站在一边,目光时不时就看向高台上的乔晴儿,眼里满是担忧。
贺文瞥了易清河一样,笑道:“站着做什么?坐。”
他对易清河的态度出奇地好。
这让易清河心里很不安。
昔日头脑耿直的贺文,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昨天晚上在会议上说的那番话,让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贺文居然想要让九州圈养普通人,靠着压迫普通人的方式来制造灵器。
这种想法实在太可怕!
贺文对他越好,他反而越不自在。
“坐,不要再让我说第三次。”
贺文把手里的茶杯放下。
易清河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坐下。
“这才对,你要明白,对九州而言,你是不可或缺的人。虽然你修为不是最高的,但你却是被我们五个人最看好的,将来九州还需要你来发扬光大,所以你的忠诚,对九州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贺文给易清河倒了一杯茶,说话态度十分客气。
他也必须客气。
易清河,是神的道鞘!
即便贺文现在可以轻蔑看待易清河,但他不敢让易清河下跪的原因就在这里。
神,是会融合易清河的记忆,要是明知道易清河将来的作用,还随意去侮辱神的傀儡,到时候被神惦记上,他吃不了兜着走。
等过去的神,穿越过来占据了易清河的身体,那么到时候就轮到贺文要对易清河卑躬屈膝了。
神,将来才是九州的真正主宰。
易清河并不清楚贺文在想什么,他现在心里颇为忧虑。
小萝卜,乔晴儿……
一系列的事情都让他感到不安。
“你很紧张?”贺文问道。
“没有。”
易清河摇头,没有正视贺文。
“身为九州人,就要明白,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维护九州的利益。我们九州,是为了镇灵师的将来着想,小萝卜十恶不赦,杀人无数,你击杀他的同伙,乃是为民除害。”
贺文说道。
易清河抿紧了嘴唇。
他很想质问贺文,到底是谁在“为民除害”?那女孩亲手杀死了那么多执天者,分明人家才是在为民除害。
可是被贺文一句轻飘飘的“那些执天者是九州卧底”这种非常不靠谱的话给盖了过去。
“尊者大人,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是否有些草率了?”
易清河还想要争取一下,希望能救下那女孩。
可是贺文淡淡一笑,道:“不草率,你想要证明自己对九州的忠心,这是最好的机会。”
“可是……”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贺文打断了易清河的话,他站了起来,凭栏远眺,望着下方熙熙攘攘的镇灵师,灵市上围了至少几千名镇灵师。
“这些人可都是来看我们九州如何处置小萝卜的同犯,你可不能让大家失望。”贺文说道。
易清河望着那些正在对高台上的嫌犯指指点点的镇灵师,心里十分苦涩。
“拜见天行尊者。”
穆弘出现在茶楼上,跪倒在地上。
他原本是北海祖,四海之一,化窍后期的修为。
然而昨天的会议上,和易清河一样,没有举手赞同贺文的话。
于是早上,他便被一个荒唐的理由给撤去了“北海祖”这个名头。
就因为他衣袖上的一颗扣子没有扣紧,影响九州的形象。
但因为九州化窍后期的长老并不多,然而接替“北海祖”这个位置的,只是一个化窍中期的长老!
而他,必须要随时跟在贺文身边,随时听候指示。
贺文自从被提拔为“天行尊者”之后,对待他们这些原先的九州元老就像对待奴隶一样,呼来喝去,见面必须行跪拜礼,说一不二,敢有不同的意见,就直接靠拳头说话。
行事做法十分野蛮,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对于当代人的各种东西嗤之以鼻。
就像是不开化的古人一样,脑海里全是深深的奴隶.主思想。
穆弘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
“情况如何?”贺文悠然自得地问道。
穆弘说道:“回大人,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暂时还不知道小萝卜是否来到了灵市。”
“所有人都带着九州令吗?”
“对,在灵市里的每个镇灵师,都有九州令,这点可以确定。”
贺文扫视着下方的镇灵师,随即冷笑道:“他已经来了,肯定取代了这里的某个镇灵师,让所有九州人都盯紧了,用你们的灵器检查每一个镇灵师。”
“是,属下告退。”
穆弘看了一眼在一边的易清河,他目光有些许担忧。
他是个明白人,曾经身为九州的四海,地位仅次于帝祖,很清楚贺文昨天那些话意味着什么。
贺文已经开始对昨天不举手附和的人报复了。
他刚才还得知原本负责九州情报处理的天祖单靖安,也因为昨天没有举手,现在已经被撤去了“天祖”称号,堂堂一个化窍中期的高手,去负责九州总部居所的卫生内务。
要知道那种事,向来只是开脉期的人负责的!
他和易清河以及单靖安三人本是九州的中梁砥柱,如今都失去了各自的名分,这让他不由为九州的未来开始担忧了。
穆弘暗自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