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gw4优美都市小说 超強兵王在都市笔趣-第3005章明月江秋-y8yo2

Posted by on 15 8 月, 2020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天葬剑式被吴敌已指剑击碎,两股力量对拼,吹动罡风,几乎将整座酒肆摧毁。
其余功力稍弱的正道弟子,也在这两股力量的对拼之下,被震退七八丈,根本无法靠近。
酒肆之中,除却正中拼剑的二人,唯有蜂后与那独行客纹丝不动,没有被剑势扬起的罡风震退。
蜂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这独行客一眼,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神色轻轻变化。
另一边,独行客依旧稳坐当中,饶是四周的桌椅都被打翻,他自巍然不动。所有的法力、破碎的木屑,吹袭到他身边时,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卸去。
以至于整个酒肆都机会在吴敌与天葬剑式之下摧毁,唯独他身遭的三尺,无论是地板还是桌椅,都属完好。
单是这一幕,就足以看出这独行客的不简单!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关注这位出手相助的独行客的时候,蜂后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刹。
只因在这一刻,无论是谁,目光所注视之处,只有一处。
那便是隐藏在天葬剑式之中的杀招,剑中剑!
天葬剑式的破碎,让人惊愕,但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天葬剑式破碎,其中却依旧衍生出了精妙一剑。
这一剑,乃是藏在天葬剑式中的一剑,锐不可当!
“吴敌,就让我看看,经之前数役,你的剑道,真正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蜂后凝神注视,屏住了呼吸,一双美目凤眼,直勾勾的看着场中。
吴敌自从霜冷九州破碎之后,便已悟到了“剑我非我”的一种剑道境界,实力上有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成长。
尤其是在布局与计谋上,远比之前要成熟而且深谋远虑。
吴敌的布局与策划,蜂后已见识过。
简单的几句话,不仅将自己从局中摘了干净,从一个极其危险的局面,安然无恙的脱身,并且彻底激活了黑水城与天机城的矛盾。
甚至连双方如何思考,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他都已心有推敲。
而现在,便是展现吴敌关于剑道所得的时候,蜂后心中,如何能不紧张与期待?
亲眼见证一块璞玉,被雕刻成完美的艺术品,这样的感觉,岂非就是蜂后此时心中的悸动?
“碎。”
剑中剑,三尺青锋,隐于天葬中。
指非指,万丈锋芒,剑断道心空!
领悟了剑我非我的吴敌,在这一刹那,身遭迸发的剑芒,已几乎将四周的时空搅碎!
就如同他整个人化
成了一道剑意,一道剑芒,一道剑光!
所有人的眼里,吴敌这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凌厉非凡的剑意。
吴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可目之所及,一切都化作了他的剑!
风云为剑,黄沙为剑,苍天为剑,六界为剑,目光所浸之处,甚至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皆是剑意!
这一刻,只闻叮的一声,清脆,却如洪钟大吕,敲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剑碎,正道弟子口中狂吐鲜血,倒飞出去。
而他浑身上下,则仿佛被犁过一般,每一寸的皮肤都被剑意割裂,整个人已化作一个血人!
面对吴敌的剑意,吴敌的剑势,他败得无话可说!
“噗。”
另一边,吴敌也踉跄的退了两步,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面色一下子苍白了到了极点。
蜂后见状,一个箭步窜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他:“吴敌,你怎么样了!?”
蜂后焦急无比,上下打量检查这吴敌身上的伤势。
吴敌握住了她的肩头,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暂时还无法驾驭这股剑意,强行御使,反受其乱。只是气息逆冲,剑意凌乱罢了,无妨。”
吴敌说罢,运转法力与气息,很快,他的脸上便有了几分红润,蜂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自诩正义的正道弟子们,哪还敢在这里多呆。
吴敌破了天葬剑式,又将那名剑修一招打得奄奄一息,如天神降临一般的姿态,早就让众人心惊不已,急急离去了。
只余下一旁废墟之中爬出来的酒肆老板,哭丧着脸,看着满地的狼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这可咋办啊……”
蜂后见状,心中不忍,她取了一些黄金,踏出一步,却又犹豫起来。
只因她明白,她乃是妖族,而一般的人族视妖族如恶魔,恨不得杀之后快。
这也是为什么,今日会有如此一遭的缘故,若她不是妖族,被那些正道弟子察觉到气息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顿了顿,蜂后看了正在调息的吴敌一眼,深吸一口气。
叹了一口,蜂后上前两步,在那老板惊恐的目光下,先将其搀起。
“老板,这里有一锭金子,算是打烂了你这里的东西,赔给你的。”
蜂后硬着头皮轻轻说道,她已做好了迎接酒肆老板不善的目光和言语。
只是她等了一阵,却没有发生意料之中的变化,反倒是那酒肆老板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后,万分感
激道:“多……多谢这位姑娘,这一锭金子太多了,重建三座酒肆都有富余,我不能拿这么多。”
蜂后心头讶然,只因先前的冲突,她断定这些普通人,也早已知晓了她妖族的身份。
可现在,眼前的酒肆老板却对她没有什么偏见,心中惊讶的同时,自是觉得微微一暖。
“什么妖族人族的,我就是开酒肆赚点钱,养家糊口,来者皆是客。更何况,还是那群家伙先动手的,不分青红皂白。”
酒肆老板没好气的道,“反倒我看姑娘你比他们有良心多了,谁是妖族还不一定呢。”
“再说了,人族也有好人,有坏人,妖族之中,当然也是一样。”
蜂后心头温暖,甜美的笑了笑,将酒肆老板推来的银两推了回去:“一点小小心意,老板也不必放在心上。”
“况且我们打坏了你的酒肆,少说也要一个月才能重新造好,这一个月你也得损失不少生意,多出来的,就算是这一月的工费了。”
酒肆老板眼中含热泪,再三推脱不成,只得收下。
这边,吴敌已睁开眼,混乱的剑意被他暂且镇压下,调息恢复的他,徐徐吐出一口长气。
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向的不是蜂后,也不是酒肆老板,而是一旁稳如泰山的独行客。
吴敌点头道:“敢问这位义士,你与我们素昧平生,缘何愿意出手相助?”
独行客此时酒已饮完,而酒肆中的酒坛早已被打碎,再无一物,他只得叹了口气,徐徐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看那群自诩正义的正道弟子不爽已经许久了。”
吴敌没有说话,因为他已察觉到,这独行客还有话没有说完。
果不其然,独行客说完这一句,顿了顿,又道:“况且,我与阁下,目的相同,我亦想在路上找个伴,不至于无聊。”
目的相同?
吴敌眼神不动,却已听出弦外之音。
原来这独行客的目标,也是要去往化外的飞绝峰!
独行客点头:“千军不渡飞绝峰,化外之地,每一步都有无限风险,多一个伙伴便多一分力量,这正是不才的打算。”
吴敌看了他一眼,眼神流转之间,在蜂后惊讶的目光之中,点头道:“兄台所言极是,还未请教?”
独行客帘幕之下露出一只极为明亮的眸子:“明月江秋。”
“吴敌。”
眼神交汇一刹那,吴敌点了点头。
互通姓名,短短几句话,二人便从陌生人,变成了同进退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