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s8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第五百二十四章 巫妖富蘭克林讀書-y70g9

Posted by on 20 8 月, 2020


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小說推薦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除了埃姆斯丹出了一位镇国王储的消息,三州背后家族也都掌握着一定的超凡力量,自然会派人去参加此次超凡大会,所以还得知了另外一个让他们震惊以及懊悔的消息。
那就是约翰的老师,自然议会的议员之一,金叶领主范达尔,这位如今也成为了一位黄金级的巡林客大师。
尽管有过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位半精灵常年隐世不出,很少干预世俗世界,但是出于师徒之间的关系,也表明了埃姆斯丹一系现在已经有了两位黄金大师,就是放在超凡众多的旧大陆,列强环伺的欧罗巴,两大镇国强者这样的阵容也算是顶尖的力量,不必惧怕一般列强的压力了。
何况埃姆斯丹还有着神圣帝国这一庞大靠山,人家双头鹰家族不但有着三位明面上的黄金强者,据说内里更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底牌,还有骑士之王教会这个中世纪以来,唯一一位以凡人登神的真神教会做后盾,帝国皇帝的老祖宗本身就是真神。
在超凡领域,双头鹰家族的底蕴远非任何王室家族可比,再加上神圣帝国和各个邦国里古老的贵族太多了,即使布鲁克和弗兰茨这两家另外三大顶尖列强联手,也才能够稳稳压过神圣帝国一头,单个上去,基本都只是手下败将。
所以没能及时登上埃姆斯丹这辆可以预见的即将崛起的战车,查德威克与新弗朗明哥两州背后的家族现在就是懊悔也晚了。
……
白鹰联邦闹出这一连串的大戏,引得世界各地吃瓜群众、好事者纷纷大呼过瘾。
尤其是旧大陆神圣帝国区域的人们听闻埃姆斯丹并吞了白鹰联邦一个州之后,那更是齐齐叫好。其它欧罗巴各国虽然难免羡慕嫉妒恨之类的,但是对于白鹰联邦的态度却普遍不好,心里也是倾向于拆分这个暴发户国家。
只是恨不得去分蛋糕的人是自己罢了。
在国家层面中,对于埃姆斯丹瓜分白鹰联邦金沙州而强大起来的消息,最着急的不是别人,正是跟海森赛尔家有着姻亲关系的旧大陆强国布鲁克。
布鲁克这个游离于欧罗巴内外的岛国,一直以来采取的都是大陆均衡政策,也就是哪个出头就联合其对手进行打压,比如扶持弗兰茨这个百年世仇在大陆上压制神圣帝国,又一手参与炮制了北神圣帝国联邦的分裂事件。
这种做法对于一个岛国来说却是再合适不过,当然这也为布鲁克在旧大陆诸国之间拉满了仇恨。
三大强国中作为世仇的弗兰茨且不去说,单说神圣帝国,如果不是布鲁克孤悬海外的优势,再加上海军过于强大,可能早就被双头鹰家族从陆地上攻破,成为亡国奴了。
不用怀疑,神圣帝国可不是约翰上辈子那个腐朽而衰落,又深陷内部矛盾泥潭无法自拔的奥匈帝国。
这个世界从文艺复兴开始,百年间的封神之争,然后有了骑士之王的信仰统合,以及内部诸多联姻的邦国中为数不少的帝国统一论铁杆支持者,使得神圣帝国超过中世纪时期的强大。
原本可能成为帝国祸患的东欧罗巴地区几个公国伯国,现在早就被帝国经营为铁桶一块,大家都说泽曼语,也没有什么民族之分了。
因此神圣帝国才能与布鲁克和弗兰茨并称当世公认的三大列强,与之相比,欧罗巴其它强国顶多算是二流列强。
所以这个时期的神圣帝国,更像是上辈子统一了北德意志的德国,凝聚力甚至更强,除了海军稍弱之外,其它方面无不让卧榻之侧的弗兰茨和心忧霸主地位的布鲁克等国深深为之忌惮。
再者,布鲁克在新大陆这边的殖民地经济利益几乎占了当前国家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且很多权贵在这边都有着自己的产业,新大陆的格局变化,自然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群星海三大香料群岛,目前分别由斯巴尼亚、布鲁克以及埃姆斯丹三国占据,只不过埃姆斯丹这边安地列斯群岛已经成为了本土,而格林群岛与卡巴纳群岛则还是作为殖民地去经营。
别称香料海的群星海中虽然只有三处面积并不算大的群岛,但经济利益之大,甚至要超过很多旧大陆国家的财政收入之和,如此大的利益,无论是布鲁克人还是斯巴尼亚人都是不可能放弃的。
而原本相对平衡的三大群岛,其中之一的埃姆斯丹王国突然壮大起来,势必会影响其他两大群岛的利益。
所以伦堡那边虽然也在西部独立事件之中瓜分了查德威克州这一州之地,但却并没有多少喜色,而是现在正在紧张的商讨应对措施。
别看是姻亲关系,可是在利益面前,两国王室也完全不介意互相翻脸。
这一点约翰早就明了,没看前世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那边恨不得人脑子打成狗脑子的一帮国家实际上互相都是亲戚吗?
对于这些有所预料的约翰并没有太过在意,打压神圣帝国一系对于布鲁克人来说已经是日常工作了,所以他现在只等超凡大会结束,就返回埃姆斯丹,然后协助王国接受金沙州这一块新国土的事情。
这一次随着一起返航的只有雷姆镇那些和马文德鲁等随从,范德林兄弟则带上族人跟着一起去了金沙港,此番约翰将恢复范德林家的世袭骑士爵位,由亚瑟这个家主和狼王来继承。而范德林家的封地就是属于克劳斯的那座铜矿所在的红岩镇一带。
就在约翰忙着安排手下人在金沙港住下,然后准备乘船返航的时候,位于兰克林北部二百里外的城市费拉德菲郊区一片寂静的大墓园外,走来了两个黑色制服的男人。
费拉德菲是独立战争时期联邦最初的临时首都,原本只是一个殖民地小城,后来联邦政府很快迁到纽伦堡,导致这里繁荣一时,然后就进入了没落阶段。
这两个看起来就是政府部门出身的男人没有去墓园中祭拜,而是穿行到墓园背后的一片荒废陵墓之中。
这座陵墓如同一个小公园,门前泛黄生锈的牌子上写着里德的姓氏,面积比较广大,大量的天使浮雕和精美栏杆都可以表明曾经陵墓的主人身份的不凡,只是如今十分破败了,看起来好像多年没有人来整理,还带着一股阴冷之意,让胆小的人进来就会恐惧的浑身打颤,恨不得多生两条腿跑出去那种。
两个黑衣人却没有过于害怕,只是脸色中难免带着一丝不舒服。
他们径直来到陵墓的主墓室,这是西方贵族常见的那种建于地面上的墓室,里面用于安放历代族人的安眠之位。
打开厚重的木门,两人进入到墓室之中,里面是一排排间隔一定距离的岩石棺木。
黑衣人低着头没有不敬的去肆意观察这些石棺,西方文化尤其是布鲁克文化里虽然缺少礼敬先人和祭祀祖先的做法,但是对于死者的存在还是比较忌惮的。
两人没有言语的只用眼神交流,然后来到墓室最后方一座石棺所在,互视一眼之后,一起拿出一枚白头鹰的金质徽章,然后将徽章背面嵌入到石棺上两侧对应的凹槽之中。
扎扎扎。
随着徽章的嵌入,一阵机关运转的声音在寂静的墓室之中回荡,石棺上蒙上了一层暗红色的魔法光芒,在年长者波澜不惊、年轻者有些惊异的目光下,石棺移开,出现一条通体由坚固岩石修筑的地下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