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qyo都市异能小說 一劍朝天笔趣-第五百四十二章 我可能要死了讀書-hwjx4

Posted by on 20 8 月, 2020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从詹清泉那里离开之后,吕安直接回到了房间。
众人看到吕安的眉头一直紧皱,都露出了好奇的神情,不过吕安不说,他们自然也不敢去问。
吕安如今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点,这个和吕安的实力没有关系,纯粹就是和他本身的气场有关系,远远的就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这让他们几人颇为不适应。
不过吕安可不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他知道自己变了,但是并不觉得自己变得如何的不近人情,顶多就是沉默寡言而已,但是他的确能感受自己这个朋友对他的感觉好像有点变化了?
吕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多说什么,眉头一直都在思考詹清泉告诉他的事情,这其中透露的讯息让他极为的无奈,胡勇的处境他有点担心,但是如今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匠城里面出现的纷乱是什么原因他都不知道,让他感到格外的不安,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
长孙云观察吕安观察了好久,之后没忍住直接凑了过去,询问道:“吕安,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好?”
吕安微微摇了摇头,一脸的淡定回道:“没事,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懂而已!”
“哦?什么事情?”长孙云继续问道。
这个时候姜旭和孙铸也是凑了过来,一副想要帮忙解决问题的态度。
看到三人积极的态度,吕安直接笑了笑,继续说道:“没事,就是刚刚去和那人聊了一会天,听到了一些古怪的事情,匠城的确是出事了,只不过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我稍微有点担心而已。”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露出了极为不自然的表情。
“这么严重?这么神秘?”姜旭极为不解的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嗯,没错!逍遥阁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有这么一回事,但是具体的原因他们并没有说,这人不知道,他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不是那么的了解!”
长孙云哦了一声,也是露出了一副好奇的表情,“那你觉得逍遥阁对于匠城的事情是故意不去了解还是了解不到?”
“不清楚。”吕安摇了摇头。
其余三人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辛火突然开门从里屋走了出来,异常拘束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四人,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吕安身上。
“多谢!”一句极为平淡的感谢让几人极为露出了无语的笑容。
吕安倒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五人便是如此待在了一起,没有再发生什么纠葛的事情。
然后吕安的目的地终于也到了,匠城!
辛火自然也是选择跟着吕安,至于姜旭孙铸长孙云三人自然也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也是选择跟着吕安来到了匠城。
吕安从云舟上下来,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最高处的詹清泉,两人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之后吕安便没有犹豫,直接朝着匠城而去。
只不过吕安心中格外的急切,直接和几人打了个招呼,“到时候你们直接来城主府找我就行了,我就先过去了!”
说完也是不等几人回应,吕安直接冲天而起,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下,化成了一道剑光直接朝着匠城飞了过去。
剩下的四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是老老实实的走了起来,辛火默默没有说话,直接跟在了三人身后。
吕安的速度极快,没一会就看到了远处的那座城池,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他直接发生了一声叹息,这个地方在他心中有种异常重要的地位,这里面的人自然也是如此,让人格外的在意,只不过这些让他在意的人一个个好像都不在这里了,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惆怅。
现在唯一还在这里的人竟然也是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这让他突然感到了一阵无力的感觉。
经过的城门的时候,吕安也是丝毫没有停滞的想法,就这么直接冲进了匠城。
这一举动瞬间让所有人都露出了极为呆滞的表情,毕竟谁都知道匠城可是不允许御剑,所有人都必须老老实实的步行,这是对匠城最为基本的尊重,基本上所有的城池都有这样的规定。
所以现在吕安如此行事,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皆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等会都不知道怎么死吧?竟然敢在匠城中如此行事,实在是不要命了吧?”
“就是!竟然敢直接冲撞匠城!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看这人如此年轻,多半是不知道匠城的厉害吧?不过这话看着有点眼熟?”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你们不觉得这人有点像城主府的人吗?好像那个叫什么来着?是姓吕吧?”
“吕安!”
“对对对!吕安回来了…”
这个名字一被提及之后,匠城瞬间变得吵闹了起来,这个名字所意味的含义可不是那么的简单!
他们知道吕安一回来,那这个匠城可能又要不平静了!
吕安可是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以他如今的实力也已经到了不需要隐藏的地步,这就是实力提升所带来的绝对好处。
不过吕安的这个行为还是引来了别人的注意,唐庚直接御空,一脸凝重的看向了远处,心中直接开始破口大骂,不知道是谁又来凑热闹,这不是存心找打吗?
一想到此,唐庚瞬间一声冷哼,一阵颇为强劲的剑气瞬间朝着吕安飚射了出去。
吕安眉头直接一皱,直接停滞了下来,寒血剑瞬间出手。
剑气瞬间被吕安斩断,吕安也是露出了一副极为不善的表情,他不知道对方是谁,更加不知道对方为何要阻挡,难道匠城的乱象就是因为这个人?
一瞬间各种想法直接从吕安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两人瞬间隔空嫌弃了起来,表情都是有点不满,都对对方投来了极大的怒意。
下一刻,两人皆是感受到了这份嫌弃,随后两人眉头一紧,同时在空中爆闪了起来,瞬间就碰撞在了一起。
唐庚可没打算留手,作为如今的代理城主,他的实力虽然没有吴解那么强,但是至少也说不上弱,现在有人如此光明正大的骑到了他的脑袋上,而且还是在匠城,在他的地盘上,这个几乎可以让他不败的地方上,不管对方是谁,他自然不打算留手,直接准备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手中顿时就出现了一道极为尖锐的超长剑气,一个横划,整个匠城上空都是出现了一声极为猛烈的气爆声,呼啸着朝着吕安而去。
吕安顿时被对方的这一手给吓到了一下,斩御二式凭空落了下来,直接和这一道剑气硬撼了一击。
瞬间剑光四散,整个匠城再次震颤了一下。
一击之后,面色极为冷漠的唐庚瞬间出现在了吕安的面前,一个膝击直接朝着吕安的脑袋顶了上去。
吕安顿时大惊失色,对方的速度太快,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但是刹那间两人都是一愣,显然是认出了对方是谁。
唐庚想要收腿,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顶多只能稍微收了点力。
慌乱之中,吕安只能抬手挡在了脑袋前面。
膝盖和手瞬间碰撞在了一起,吕安瞬间倒飞了出去。
唐庚的脸色直接就变了,赶紧追了上去,一脸的歉意。
“吕安!你没事吧?”
吕安摇了摇头脑袋,表情也是有点懵,甩了甩脑袋,这一个膝击差点没把他给撞出脑震荡,虽然挡住了一小部分力量,但依然受到了一丝震颤。
唐庚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这是吕安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疑惑?
在听到唐庚慌乱的呼喊声之后,吕安的思绪回转了过来,然后便看向了一脸紧张的唐庚,“没事。”
听到吕安这么说,唐庚瞬间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他在看了一眼吕安之后,整个人又是震惊了起来,声音极大的喊道:“你成宗师了!”
吕安笑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个点头可是把唐庚给惊呆了,整个人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这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之前还不知道是谁这么胆大,一个七境的宗师竟然如此的嚣张,敢在匠城如此行事,原来是你!”
吕安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嗯,只要还是太急了,师伯现在怎么样了?”
一提到白宇,唐庚直接吸了一口气,刚刚兴奋的表情直接变得叹息了起来。
“说实话不怎么好!不然也不会特意把你叫回来!”唐庚皱眉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吕安瞬间有那么点不自然了起来。
“走吧,先回城主府在所吧!都在等你呢!”唐庚说着直接一把将吕安扯了过来。
吕安默默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直接回到了城主府。
一进城主府,唐庚直接大笑着说道:“你们快看,谁来了?”
李清手持白枪,一身红甲,头上还扎着一个红色的发髻,看着格外的英姿飒爽,只不过眉头紧皱,一丝丝的怒气正在不自觉的往外涌,刚刚听说有人挑衅匠城的威严,她都打算要出手了。
这一刻在看到吕安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就傻在了原地,呆了好久之后才重新反应了过来,脸上终于露出了近期少见的笑容。
“你终于回来了!”李清极为幽怨了说了这么一句,眉宇之间的压力在这一刻瞬间少了一大半,总算是放心了!
看到李清的瞬间,吕安也是露出了极为少见的笑容,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辛苦了!”
李清直接扑哧一笑,摇了摇头,“和你比,我这点辛苦算什么!人没事吧?我感觉你好像变了?”
唐庚也是立马接话,“嗯,我也觉得吕安好像变了个人一样,难道是因为破境的原因吗?感觉整个人的气质都换了!”
吕安淡淡的点了点头,也是不确定的说了一句,“应该是吧!”
李清极为放心的点了点头,气质变了无所谓,只要依然还是这个人就可以了。
“等会还有几个朋友会过来,你先帮着安顿一下,都是老熟人!”
吕安对着李清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急急忙忙看向了唐庚,“先带我去见一下师伯吧!”
唐庚和李清两人同时点了点头,李清立马去到了前厅。
唐庚则是领着吕安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大殿。
刚刚一到这个大殿,吕安直接就是一愣,颇为不解的问道:“师叔还待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不让他躺着?”
唐庚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直接对着吕安说道:“这个事情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吕安顿时变得气势汹汹了起来,直接走进了大殿,然后瞬间傻在了原地,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面前的这一幕。
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就在那里打着瞌睡,皮肤格外苍老松弛,和之前吕安脑海中的那个潇洒自如的白宇全然是两幅模样,一股暮气直接从他身上传了出来。
吕安直接僵立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唐庚站在吕安的身边,露出了一副颇为不忍的表情,“从你离开那会开始,他的身体就开始衰弱,越来越弱,我们也想过很多法子,但是你知道的,你师伯他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正常的生老病死,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尽可能的延缓,但是从现状上来看,这个延缓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通知你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没有这么白,哪里知道这么几天,头发就变成了这样!还有就是他的身体,越来越像一个老人了…”
说道这里,唐庚直接就说不下去了,默默的听了下来。
吕安早就已经够没听到唐庚再说什么了,一直都在注视着面前这个老人,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的问道:“是你们通知我的,还是师伯让你们通知我的?”
“我们通知你的,我们和他说过,但是他好像不想让你知道,一直拦着我们,两个月前我感觉他这个人不对劲了,所以就瞒着他通知了你,所以他还不知道你会回来。”唐庚回道。
“那最近的这些事情师伯还在参与吗?”吕安继续询问了一句。
唐庚指了指白宇面前的茶几,“看到没有,上面厚厚的那一叠文书,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我们拦都拦不住,他每天就是成天看这些东西,一天到晚不知道干嘛,就知道看书信,我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个半天我就觉得头大了,他倒好,精力旺盛的比我还要厉害多了!从早看到晚,一天到晚就知道看这个,看看睡睡,睡睡看看…”
唐庚的话说的越来越小声,语气也是逐渐变得低落了起来,甚至有一种极大的怨言在里面,当真是让他异常的恼火。
吕安自然也是听出了这个语气,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这是他的爱好,你不让他干这个,那他现在还能干什么?现在他身子如此孱弱,总不能你让他出去陪着你喝酒聊天吧?”
“话是没错,但是也不能天天在那里看书信吧?”吕安极为无奈的看向了唐庚。
唐庚一脸无语的点了点头,“你以为我想这么让他在这里看这种东西?这都是他自己要这么做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唐庚如此一说,吕安也是想起了白宇的脾气,这几人多半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听从这个老顽固的想法了。
一想到这个,吕安直接摇头苦笑了起来,也算是知道了唐庚的苦楚。
“辛苦你们了!”吕安也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唐庚顿时就乐呵了起来,摇了摇头,“要不去和他聊聊?”
“等会吧,看他睡得挺好的,还是先不打扰他了吧!等他醒了再过来吧!”吕安摇头说了这么一句。
唐庚看了一眼白宇,也是极为同意的点了点头,两人刚准备离开,老方突然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在看到吕安的瞬间直接愣住了,“你?宗师?回来了?”
三个莫名的问题顿时问了出来,老方脸上透露着一丝震惊。
吕安直接对着老方行了一礼,“方伯好久不见。”
老方不由自主的看了吕安好几眼,依然还是露出了一副极为震惊的表情,仿佛有点不相信面前这个人是吕安,亦或者是吕安竟然已经是宗师了,这两个猜想都让他感到了一点不可思议。
“真的宗师了?”老方拿着药的手都是颤抖了两下。
吕安无奈只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勉强算是了吧!”
听到这个肯定的回答,老方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对着吕安竖了竖大拇指,“不亏是我们匠城出去的人!丝毫没有丢人!我喜欢!是唐庚通知你回来的吧?”
之前还是格外的开心,最后那句话老方的语气瞬间平静了下来。
唐庚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个事情,“没错,是我叫回来的,我怕出意外。”说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殿内。
“臭小子,事情们不好好做,这个脑瓜子的还是挺聪明的吗?想的还真是挺远的,就是天天只知道往坏了想,皮痒!”老方直接骂了一句。
唐庚直接翻起了白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脸无助的看了看吕安。
吕安没有说什么,不由的多看了一眼殿内。
“都到这里了,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和我进去!反正他要吃药了,我把他弄醒,然后你和他好好聊聊!虽然他嘴上说不想见你,但是如果看到你在这里,他肯定会很开心的!”
老方笑呵呵的说道。
这话顿时让唐庚松了一口气,他还怕白宇到时候直接念死他,不然可就有点尴尬了,现在老方这么说,他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老方直接端着药走了进去,走到白宇身边的时候,老方都还没开始叫他,白宇自己就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老方,一场沙哑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怎么又要吃药了!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我刚刚睡了多久了?今天送个药来这么多人干嘛?”
说着白宇直接抬头看向了唐庚,然后又落在了吕安身上,表情格外的不自然,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没有认出来一样,停留了半天之后,他才不屑的笑了起来,“老的连眼睛都花了,我竟然看到吕安回来了!”
这话一说完,白宇直接接过了老方的药,一口喝了下去,表情瞬间变得异常的痛苦,随后还感慨了一句,“都喝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习惯不了这个味道,唉,太苦了…”
老方直接笑了笑,“苦点好!知道苦就说明这个药是有用的,等到你连苦都不知道的时候,那你可就真的要出事了!”
白宇呵呵一笑,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觉得苦,那就让他好好陪你聊会天,让你好好开心一下!唐庚我们走吧!”老方说完就把唐庚给拽走了。
白宇先是一愣,然后就看向了这个独留下来的吕安,越看越认真。
吕安也是蹲了下来,极为认真的说道:“师伯,我回来了!”
听到吕安真真切切的声音,白宇这才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极为凝重的笑道:“竟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好好好!回来就好呀!”
白宇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整个人瞬间露出了一副喜色。
看到白宇一下子变得这么开心,吕安也是露出了极为开心的笑容,白宇转变的如此欣喜。
两人开心之后,白宇突然看向了吕安,笑着问道:“谁让你回来的?是唐庚通知你的吧?”
吕安直接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没错,是他通知的,如果他不说,我还不知道师伯已经病的这么严重了!”
白宇肩头微微耸肩,显得有点无力的笑了笑,“这有什么,不就是年纪大了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我是一个普通人,对于你们来说,我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没必要担心什么。”
如此轻描淡写的话顿时让吕安愣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宇,“师伯,别这么说!你还年轻,正常这个年纪哪有人会这样!得病了治疗一下就好了!”
白宇哈哈一笑,“是呀,得病了就要治,不过我这个病有点久了,我倒是想治,可惜注定是治不了了!”
“怎么可能!什么病治不了,只要肯话时间,肯定就能治的!”吕安直接反驳道。
白宇苦笑摇头,“你不懂!对于修士来说,根本就没有所谓生病的尴尬,但是我可就不一样了,病了就是病了,大限在哪里,我自然是清楚的,所以你也不用太紧张,这是一个必然的事情,反正我觉得我也应该活够了!差不多就行了,本来也不想让你回来的,你看你一回来,我们说的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徒增伤悲而已!”
吕安表情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极为难受的看着白宇,“怎么可能呢!师伯你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嘴硬说这些话呢!”
听到嘴硬两个字,白宇丝毫没有生气,甚至还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唉,都不知道多少年没人这么说我了!这种熟悉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吕安说完就是直接一愣,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白宇,结果发现白宇竟然没有生气,这还真是让他感到了一丝意外。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既然你都已经回来了,那么自然不会在怪你这方面的事情了。”白宇轻描淡写的将刚刚这个话题扯了过去。
“这一趟西域之行的成果如何,好好和我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西域的事情想要传到我北境还是需要点时间的。”白宇突然开口询问道。
吕安直接将需要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宇,丝毫没有半点的保留,在他心中这个人自然是他最为信任的人,完全不需要有所保留的人。
听到这个不长不短的故事,看的出来白宇整个人都是有了一丝淡淡的疲倦,这让吕安稍微有点担心,“师伯,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吧?”
“有什么好休息的,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我现在只是身子有点弱而已,并不是已经不行了,这么说来青山派对你还是有芥蒂的,只不过因为燚火门的强势插手才让他们全身而退,不然的话,他们还得四上两个宗师?”白宇直接问道。
吕安点了点头,“不出意外便是如此,当时二对一,我们还是占据了一点优势,所以在这么下去,我们是可能将其斩杀的,只不过燚火门的那位长老冒了出来,我们自然也是只能停手,同时也不想闹到收拾不了的场面,那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是差不多的场面,刚刚好可以全身而退的场面,也让对方吃了点苦头!我觉得我们足够了!”
白宇赞同的点了点头,“嗯,话是不错,可惜就是没让对方付出一点心血,说实话,有点便宜他们了!他们绝对不可能只是为了想要替他们那两个无关痛痒的人报仇,目地应该就是你!”
“就是我?师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又没能吸引他们什么。”吕安有点不解的看着白宇。
白宇简单的回道:“报仇对于他们来说肯定不会是最为主要的事情,更加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是你身上的东西,青山派在西域是个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但是他们一直都在被人诟病他的底蕴,所以如果他们能光明正大的杀了你,那么你身上的一切可都是属于他们了,不说你身上的这两把神兵,就说你刚刚吸收的那位火精,这些东西不都是会变成他们的了?有了这几样东西,燚火门的底蕴指不定都没有他们这么深厚。”
听到白宇这么说,吕安顿时就感倒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如此一想,好像是有点道理,毕竟如此一想,武功武莫两师兄弟为何如此上心的原因不就找到了吗?
如果只是一个武正的死,犯得着如此大动干戈的让一名八境宗师出面对付几个六境修士?
这种以大欺小在当时没有想明白,现在这么一思考,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吕安极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师伯,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如此!青山派对我的绞杀有点过于不予余力了。”
“嗯,我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你身上的东西换做是谁都觉得贵重,所以对你有想法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火精对于西域门派的诱惑实在是太重了一点,如果最后不是燚火门那个人的插手,你杀了那个武功之后,青山派必然还会有人冒出来,自此,你会当场死在那里,不出意外可能就是青山派的掌门,也就是柳青背后的那个人!”
白宇再次稍微分析了一波。
这之后的话还是让吕安微微吃惊了一下,他好像有点大意了,如此一来,那他肯定就逃不了了!他和洪燃再厉害,也不可能能和两位八境宗师相抗!
听白宇分析解释了一番之后,吕安才算是对青山派有了真正的了解,原来后面可能还有套路在等他,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事情。
“这些事情算是我猜的吧,具体是不是如此还有点难说,不过青山派现在如此迫切,应该是别燚火门逼的吧,燚火门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其中肯定起了什么不好的作用。”
白宇笑着说道。
吕安直接点了点头,认可的说道:“没错,听说过那名九境大宗师杀了武青,一名九境大宗师对付一名三境四境的人,让我有点没想到,另外洪燃还怀疑这个人已经达到了半圣境界,实力远不止如此。”
“半圣吗?”
白宇突然重复了一声,然后默默的思考了起来。
本来吕安以为白宇在思索什么问题,结果没一会就传来了轻微的鼾声,这瞬间让吕安流露了一丝淡淡的心酸。
刚想起身的时候,白宇突然又是抬头,看向了吕安,眼神中有了一丝疲乏,“半圣境界!这个境界不知道将多少人都挡在了外面!但是依然还是有不少人能达到的!吴解现在只差了一脚了,不出意外的话,就在今明这两年吧!但是失败的概率可能要比成功的概率大不少!”
吕安眉头微微一蹙,“连城主都不安稳吗?半圣真的难跨入吗?”
“说实话并不难,只不过这东西就好像萝卜坑一样,有人消失,才能有人进去,总共坑就那么多,想要强行挤进去,自然是难上加难,虽然说这几年多了几个坑位,但是对于吴解来说,同样也是不肯定,只不过现在有人不想让他跨入这个境界,所以这个难度瞬间再次上升了一个层次!”白宇淡淡的说道。
这种秘闻吕安还是第一次听说,整个人都是愣了愣,“谁?我能帮忙吗?”
白宇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吕安的这个建议,“不行,你实力还是不够,这个只能靠吴解自己,我们并不能帮上忙,为了跨入半圣,吴解故意切断了和匠城因果,你现在还主动凑上去,到时候指不定会惹祸上身,不说匠城,指不定你的宁安阁都会因此遭难。”
如此严重的话,顿时让吕安心头一沉。
“如今的你虽然步入了宗师,但是和吴解相比,你还只是一棵幼苗而已,而他也只是一棵刚刚成长起来的小树而已,想要成为真正的参天大树还很早,在此之前,你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吴解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即便你相管也管不了!”白宇再次劝说了一句。
“可是到底是谁想阻止吴解?”吕安打算刨根问底。
白宇想了想,还是选择说了出来,“这个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吴解现在一直都待在大汉,那么自然便是大汉身后的人。”
“是哪位被称为汉武大帝的人吗?”吕安瞬间脱口而出。
这个名字还是让白宇稍微惊讶了一下,他没想到吕安竟然听说过这个名字,直接点了点头,“没错,他是其中之一,说实话这是吴解自己判断失误,如果他选择大周,那么可能还没有这么多麻烦,可是他偏偏选了个大汉,甚至还想干预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太子之争,这让那人有了一丝不满,不过他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干预吴解,只会在某些事情干预吧,这种级别人物的想法我就猜不到了,所以这个只能让吴解自行思考了!这也算是吴解自己的选择吧,唉…”
这一声叹息让吕安听出了一丝别的意味,“城主为什么要和匠城划清界限,师伯你这么说,明明城主在匠城会更容易跨入半圣,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冒险了?”
“冒险?我觉得你是想说愚蠢吧?”白宇笑着看向了吕安。
吕安表情微微一红,没做回应。
“其实说起来,这个行为就是愚蠢,我也是反对这个做法的,只不过吴解他自己有自己的打算,他的前半生都被匠城束缚在了这里,虽然他心中有怨言,但是他还是很看重匠城的,自然不需要将匠城拉入危险的境地,其实他还打算过大周,只不过可惜的是,成均学府并没有答应帮他,成均学府里面的那几个老头子连大周覆灭都不想管,自然不会答应帮吴解成就圣位,在没有选择的选择下,他只能选择了一个大汉,只可惜大汉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在意他!”白宇说完又是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话,吕安便是理解了吴解当时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了大周,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联系,直到现在他还单纯的以为吴解只是为了保护他而出现在了大周。
“现在大周和大秦的日子都不好过,大周乱的一塌糊涂,大秦举国之力伐周,现在就这么僵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身内部出现的分歧可能会造成大祸,然而大汉的日子其实也是不怎么好过,明面上看起来潮气蓬勃,实际上暗流涌动,指不定某一天就会发生一系列的哗变,家族覆灭,大军分割相抗,这些指不定都是一念之间,另外那个看似平静的大商好像也要压制不住了,一国乱,各国都要乱!”白宇颇为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从白宇口中说出来的话,顿时就让吕安感到了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北境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如此?他印象中的北境虽然乱,但是乱的还是极为有条理的,事情的原因都能追溯。
但是现在这一切好像显得有点太过茫然了,风头正茂的大秦正在走向分裂的边缘,大汉同样也是如此,大周更是已经如此,除了被地府控制的大商好像还算稳当,其他的几个王朝竟然真的是要出大事了一样!
吕安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极为阴霾的感觉,和以前的紧迫不一样,就好像北境上空有一张巨大的手直接压了下来,想要将这几大王朝各个都要连根拔起的感觉!
“师伯,北境是不是真的要出大事了?”沉默许久之后,吕安说了这么一句话。
白宇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白发,又看了看面前的吕安,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时光交错的感觉,就好像面前的吕安就是曾经的自己一样,如此的朝气蓬勃,如此的青春洋溢,岁月的痕迹不知不觉在他身上竟然留下了这么多的痕迹。
“快了,真的快了吧,可能一切都快了吧…”白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吕安就这么皱眉看着白宇。
白宇也是这么淡淡的看着吕安,最后莫名的笑了笑,“吕安,我可能要死了…”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吕安的心头一紧,整个人都是极为震惊的盯着白宇,然后摇了摇头。
白宇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开口说道:“是真的!本来如果你不在的话,有些话就交代给李清就好了,但是现在你在的话,交代给你好像更为妥当一点吧!”
在白宇的注视下,吕安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愿意承认了这个事实,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只不过这个心情实在是太过复杂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