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50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討論-第四百九十六章 惡魔的邏輯相伴-6tan7

Posted by on 18 10 月, 2020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冥河那宛如瘀伤死血般的暗紫色河水川流不息得流经万渊平原,分散成那无数的支流,并最终消失在众多深坑中直达无底深渊更深的层面,一些倒流的瀑布又从蜂巢般的传送门中涌出并汇集到冥河中,河流会一直延伸到宇宙边际的喧癫空隧以及哈迪斯的灰色废墟,再往后,那就是连神祇也未曾涉足过的领域。
那里是通往国度天宇外的虚空深处,荒凉且危险,也没有神会那么无聊的将好奇心浪费在注定无穷尽的探索上。
而加尔文他们所驻扎大深渊的那处空腔层域,就有一条冥河的支流途径。
即便只是支流,那也依旧是加尔文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最为壮观的瀑布,就如同从不知多少公里高轰然砸下的无尽水流,在他们这一层冲出了一滩壮阔的冲击河流平原,途径几十公里河水终于变得温和一些后,又继续化作瀑布滑入看不见底的深渊,如此往复。
都市梟雄系統
对于绝大多数的生物来说,冥河都是危险的,它本是无形无迹的,只不过途径下层位面后,被下层位面的特性将其概念具现化了,成了具备一定的腐蚀性与毒性的紫色河水,说是科瑞尔最为污秽的河水也不为过,隔壁蓝星阿三的恒河水在这条大河面前那真的是纯净的宛如圣河。
恒河上至多不过是偶尔飘过腐烂的尸体,而冥河…无论是隔壁巴托地狱的魔鬼还是深渊里的恶魔,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将各种生物沉河了。
前者可能是为了隐瞒阴谋的毁尸灭迹,后者则多半是肚子暂时不饿所以脑子抽了纯粹为了虐杀取乐。
毕竟在深渊里,间歇性犯病才是常态,你没个狂躁症、虐尸癖都不好意思出门和别的恶魔打招呼。
而在这无尽的岁月里,天知道河底沉积了多少公里厚的各种尸骸,就更别提上面还飘着从各个物质位面死过来裸泳竞技魂里都长出蛆的亡魂了。
以至于各种关于冥河水的梗在各个位面都广为流传。
来,甭说了,是兄弟就干了这碗冥河水,来生还做带恶人…
除此之外,它还有一种令人恐惧的神秘力量,它会持续不断的侵蚀洗刷溺水者的记忆。
这也是为什么绝大多数生物死后进入下层位面后即便重新崛起,和曾经的他也基本已经是两个生物的本质原因。
然而即便冥河如此危险,它途径的流域,依旧是下层位面最繁华忙碌的地方。
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河里飘荡着的那些来自各物质位面的亡魂啊。
就像是那些物质位面流淌着金沙的河水一样,冥河上的灵魂可以说是下层位面最普遍最常见的交易资源,却又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资源。
这个说法听上去可能有些矛盾,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只要是智慧生物就会诞生灵魂,绝大多数低智生物与普通人的劣等灵魂都是不怎么值钱的。
因为他们普遍太过脆弱,被随便折磨折腾几下都会原地崩溃给你看,这种连虐待折磨起来都不能尽兴的低劣消耗品往往都是被恶魔们第一时间用来烧锅炉的。
就像蓝星的采沙船要烧柴油一样,在冥河上川流不息专门打捞灵魂的大船,是直接以灵魂为燃料的,锅炉里往往会回荡起灵魂被灼烧时的哭嚎声,粗糙的烟囱散发出令人反胃的灰烬抛到刺鼻的大气中。
这,就是来自深渊的独特风景。
深渊欢迎你~
深渊是不是真欢迎别人加尔文不知道,反正据至少深渊看样子是不太欢迎他们这一行人的。
尤其永远不可能让人省心的艾黎殿下…
也不知是不是骤然没了‘爹’的‘关爱’,搬来深渊最初始的那段时间,艾黎表现的就如同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兽,不仅狂躁易怒,而且表现出了极端的攻击性,就连她最‘忠诚’的坐骑兼狗腿子也经常被她揍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半夜更是会发出一阵阵渗人的嚎叫,以至于来到深渊的第一晚,加尔文夫妇一宿没睡,原本来到一个新位面的庆祝炮都还没来得及装弹,就直接被那女妖尖啸般的嚎叫给吓的哑火了。
但这种令加尔文担忧的状况仅仅只持续到了第二天。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某些恶魔领主的血脉本能,艾黎一大清早就牵着自己的龙腿子胡恩达开始探索这片并不算小的空腔层域,就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
沿路表现出了极高的好奇心,看到什么东西都想掰点下来啃一啃,尝尝味道。
最开始这可没少将一路尾行的加尔文夫妇吓个够呛,尤其是看到艾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吞了一只毒蘑菇,脸色当场就绿了然后吐了一地,加尔文险些没将手里的解毒药剂给捏碎了。
但也不知是不是艾黎本质就是恶魔的原因,对深渊里的一切都表现出了极其夸张的抗性。
就比如的那只若是被牛头人雷恩误食都可能上吐下泻生命垂危的深渊花菇,艾黎顶多就想吃了只绿豆苍蝇一样,只恶心了半响,就活蹦乱跳的去闻食人花了…
接着理所当然的被抱了头,下一秒深渊食人花就被艾黎反手爆了头,却依旧被屎黄色的组织消化液糊了满头满脸,看的维娜笑的一阵乐不可支。
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僵住了,就看到艾黎爬上了峭壁,然后一个鱼跃就扎进了不住冒着泡泡的岩浆湖,当场冒出一缕青烟…
还没待加尔文夫妇缓过神来,就看到那头红龙古恩达也一脸兴奋的扎进了岩浆湖里,然后小艾黎就如同美人鱼一样跃出岩浆湖面,一身板甲俨然被融了个干净。
维娜本能的就捂住了加尔文的眼睛,然后想着用什么办法将那头露出色眯眯目光的红龙致盲,结果就发现艾黎的原本洁白如玉的体表竟是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层宛如皮革般的赤红鳞片,让想要大饱眼福的胡恩达一阵傻眼。
而让加尔文他们渐渐放心的是,艾黎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对于危险与致命威胁却像是有种本能的直觉。
他们原本还担心艾黎会不管不顾的跃入冥河里也游一趟,但那天艾黎仅仅是站在冥河边缩了缩小巧高挺的鼻翼,露出嫌弃的神色,就如同灵动的小豹子一样眨眼间窜到了别地。
这让加尔文夫妇稍稍放下了心来,没有再继续尾行,而是在初具雏形的领地开展工作,只是以装设在艾黎和红龙胡恩达身上的光影仪用来监护她的安全。
不到十个月,艾黎就对这片堪比北地大小的层域却已经被她探索过的地方失去了兴趣,开始涉足领地外的大深渊,这可把刚刚晋升传奇的加尔文都给吓的够呛,眼见艾黎就要忍不住凑近一扇天然传送门时,加尔文直接一个高等传送术出去,将这位不省心的‘二世祖’给请了回来。
眼见自己实在制不住这位殿下,只好通过传送术从李维那儿讨了份光影资料来。
那一天加尔文就看到艾黎殿下乖乖的坐在洞窟里,看着光影屏幕上的‘父亲’对她耳提面命。
鬼吹燈傳說
李维告诉她:至少在他来到深渊之前,绝对不能私自通过大深渊的传送门去往其他位面。
不能去万渊平原上的那些宫殿和钢铁要塞,那些地方都是恶魔领主的老巢。
最后以上两点为底线,凡是要听加尔文叔叔的话。
在听到李维说‘他来到深渊之前’那句话时,加尔文就明显看到艾黎原本有些灰暗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一天,艾黎在洞窟里默默的将那段前后不到三分钟的光影影像来回看了三百多遍,才小脑袋一栽,抱着块父亲的褪鳞,呼哧呼哧的睡着了起来。
洞窟中的光影依旧在明暗不定的来回播放着,直到能量消耗殆尽,洞窟才渐渐归于黑暗。
全能莊園 君不見
这一睡,就如同巨龙般沉睡了近十年。
可十年沉睡醒来后,艾黎却依旧没能等来李维来到深渊的身影,而她肚子却饿了。
而那一天,已经察觉到端倪的加尔文,去视察冥河的异常了。
顾自生着起床气的艾黎甚至都没叫上在躺在门口鼾声震天响的龙腿子胡恩达,就直接套上了备用的全身板甲,又披上了一道【隐匿之纱】就溜出了领地。
不过好在她依旧谨记来自李维的‘教诲’,没有涉足那些危险且不知去向的传送门,而是跑到了大深渊的主裂缝区域。
機甲修女俏神父 被狙擊的魔王
在这片宽广且上下纵深不知多少里的大深渊里,除了那来自深渊之底混着狂风的无尽哀嚎,最明显的景色,就要数那些在远古时期由奥比里斯恶魔们修筑起的石质桥梁了。
这些桥梁通常会将某座传送门或要塞连接到位于大约同样高度的另一座建筑,但分布在大深渊不同高度的桥梁与要塞之间,则不存在任何连接。
因此在这里很受到一些飞行生物的欢迎,他们清楚在面对那些陆行敌人时,可以凭借自己优异的移动能力可以获得极大的优势,这有利于他们狩猎敌人。
大唐南皇
可是这一天,它们碰上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一头披着人类铠甲的恶魔!
一头狩猎心脏的食魔之魔!
絕品世子妃
她无形无影,只有在狩猎发出致命一击的那一刻,才能偶尔瞥见她的身影。
仅仅是半天时间,这个区域内的飞行生物就被狩猎一空,甚至就连一些卵生生物的蛋都被摸了个精光。
即便深渊生物大多数喜欢独居,但这种诡异的状况依旧引起了周遭深渊生物的侧目,以至于不少察觉到威胁的飞行生物都主动将巢穴搬离了这里。
在深渊里,弱者食尘,强者却可以蹂躏弱小。
“有趣,一只有着巨龙血脉的…辉耀修女?难道是来自断域红色寿衣的子嗣?唔,魅魔果然是什么种族都可以吗?”
某座断桥上,一头腹部长着张布满利齿的四臂魔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偷袭失败而感到懊丧,反而萌发出了更多的兴致。
此时若是有其他的位面旅者或是深渊的其他生物在此,都会选择对其敬而远之。
如果要争论大深渊的真正统治者是谁,可能辩论到下个纪元去都不会有结果,而若是要将大深渊那些应该获得人们敬畏的存在,那么这头名叫克鲁里奇的四臂魔绝对赫然排在前列。
他也被恶魔与旅者们称之为门之看守者,也是深渊中少有思维具备一定逻辑与冷静的存在。
異說三國 造糞機器
在深渊里,这种角色也许不是最强的,却一定是不好招惹的。
國術兇猛
克鲁里奇平日里飞跃穿行于桥梁之间,屠杀一切企图免费穿越传送门的家伙。
是的,这头长相奇怪的四臂魔喜好收过路费,且乐此不疲。
从他那巨大腹部的那长满利齿的嘴中,这名有翼恶魔以某种嘶哑的声调宣称:
在远古之时,他从一名消逝已久的奥比里斯恶魔领主阿斯玛处,接受了看守大深渊的命令。
门之看守会毁灭任何奉命看守某处的恶魔,而且对他而言,凡人闯入者与此位面的原始住民毫无区别。
一场来自门之看守的拜访,通常只会招致彻底而绝对的毁灭。
‘金钱’面前,诸生平等。
而为了获得‘金钱’,有时候克鲁里奇也不介意出卖一些消息作为生活来源。
“也许…阿尔蒂娜诗(变幻女士)会对她感兴趣?嗯,不错的买主,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在确定以自己笨重的攻击方式无法逮住那只狡猾的魅魔后,克鲁里奇很快转变了思维回路。
……
撒旦殘情:豪門抵債品 義華兒
大深渊、泽兰迪亚驻深渊前哨基地。
加尔文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家里’,正在统计领地内账目的维娜起身迎了上去,接过加尔文手中装着魂灵的瓶罐,满是关切的问:
“怎么了?你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加尔文想了想,决定还是如实相告:
“冥河的上游…朦胧之域应该出了什么变故,整个冥河里的亡魂数量这些年都在递减,尤其是今年,已经锐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步。”
尚对深渊不算很了解的维娜有些茫然的问道:“难道这不应该是好事儿吗?”
在她看来,流入下层位面的亡魂减少,很可能血战的规模与频率都会降低才对,那样那些负责到处搜罗抓壮丁前往血战战场的行为也会减少,他们的领地被发现的概率也会降低吧?
但加尔文的面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不,恰恰相反,灵魂资源的骤然缩减匮乏,反而很可能会加剧下层位面的争端…甚至可能会酝酿出前所未有的争端!
“他们,可是恶魔啊…”
而加尔文没有告诉维娜的是,通过接连几个月的调查,他幸运从某只魂灵的残存记忆片段中,看到了那触目惊醒的一幕。
紅樓之風華絕黛
在那片苍白朦胧且恍惚的地域,一座横贯冥河上的骸骨城堡宛如大坝一样坐落其上。
平时它应该是起到筛选灵魂的作用,但它不知已经多久没有正常运转过了。
茫茫的冥河之上,淤积了不知多少的亡魂…
一眼望去…
跟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