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七月葫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ptt-第514章 辛祕(直接開衝)熱推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丽桑卓如同一株凋零的枯树,身体很快破碎成一块块细碎的浮冰,祂混乱的神力裹起地底的大鼎和破碎的身体化作流光向着北方遁去。
“嘶……”
笼罩大地的残破血祭彻底崩溃,柴安平挥刀一劈,加快了这一进程。
底下无数密密麻麻如同蚁群的凡人在他的庇护下大多都存活了下来,除去那些掉进冰川裂缝的倒霉蛋。
光罩之下三方势力泾渭分明,但都停止了拼杀。
大部分的人脸上都带着茫然的神色,他们连沃利贝尔和奥恩的对话都无法接收,更不用说对丽桑卓的审判了。
那些此时也惶惶然的霜卫们全然不知自己的战母已经被“发配边疆”,那些凛冬之爪幸存下来的战士倒是不少死死盯着拎着自家战母的柴安平。
你敢不敢动作再随意一点?
不过这个男人随手一挥就是这么庞大的光罩,显然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物……
算廖算廖。
地面上漆黑的寒霜如同海潮般褪去,只在白色的地表留下稀薄的血迹。
恍如黑夜里的魔鬼一样,离去时让人感觉像是一场窒息的梦境。
战场上已经没有多少残存的尸骨了,因为都已经被血祭吞噬,当初丽桑卓血祭了全部赛瑞尔达和阿瓦罗萨联军的人才彻底封印了虚空打开的缺口,现如今封印减弱,这些凡人血肉自然是填补的最好工具。
当然,原本在祂的计划里还有两大英雄后裔的血脉,那才是封印的主体!
帝枕欢之最毒废妃
浮空的三人看着不远处那道身姿袅娜的身影各有心思,瑟庄妮是万念俱灰,拉克丝是担忧之余又觉得这人真是帅炸了,柴安平则是想着能不能借着艾尼维亚的名号跟这位大佬套套近乎。
在三言两语处置了丽桑卓之后,“艾希”无视了壁障之外咣咣砸墙的奥恩,转而将视线投向了柴安平。
祂轻轻扬了扬手,铺天盖地的冰雪刹那间铺荡开来。
“不要抵抗!”
柔和的声音传入柴安平耳中,他犹疑了一瞬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强势分庭抗礼。
这位大佬的状态不太对劲,他要是反抗的话没准真能跑,但要是失了先手那可就难说了……这些远古的活化石总是有许多莫名其妙的诡异手段。
因为这句话里透着善意!
嘿……奇了怪了。
柴安平心里也是好奇,铺天盖地的冰雪瀑流在天空中将双方裹成了一个中空的巨大圆球,遮天蔽日的悬浮在高空中。
一股隐约的空间波动荡开,柴安平眯起眼缝。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不在拉克斯塔克上空了!
手上的瑟庄妮不见踪影,只剩下他和拉克丝,此时出现在一片新的雪原上。
雪原平坦的没有一丝弧度,头顶也没有天空,只有一片灰蒙的物质,看起来有些枯败。
战王:铁血柔情 西门吹雪
而在遥远的四周,这片空间中则充斥着混沌的裂缝,阵阵渗人的波动不断从其中传导过来。
“这是……”
柴安平看着这一幕瞳孔微缩。
他将拉克丝从背上放了下来,牵住她的一只手往前走去。
“格雷西,这是哪里?”少女有些不安的靠近他的臂膀,在这里她体内的魔力就突然死寂了下去,这让她感到空前的慌张。
“恐怕是……破碎的神国。”
“正是。”
艾希的身影浮现在两人面前,祂神异的双眼已经闭上,只有眉心的圆球在散发着寒气。
“看来你的出身和经历都相当不俗,年轻人。”
祂温和的开口:“你的身上还有另外一股年轻而清新的力量,是新生的自然之神吗?在这样的年代下能获知这样的消息真是令人欣喜……”
“见过冰霜之母!”
柴安平微微欠身,向这位古老的神灵展示自己的敬意。
“冰霜之母?!”
拉克丝惊讶的捂住小嘴,接着又赶紧施了一个最高规格的贵族礼:“请原谅我的失礼,尊敬的冰霜之母!”
“不用多礼,你们都是外乡人。”
冰霜之母淡然道:“再者……这只是我的一股意识,这位是阿瓦罗萨现在的战母艾希。”
柴安平闻言点点头,这点他自然知道。
刮痧女王,谁人不识?
“请问您把我们带入到神国中是有什么事情?”他开门见山道。
“看来你也看出了我的状态并不能维持很久……”冰霜之母一声轻笑:“主要是这位战母的身体太过孱弱,承载不了我的部分精神,否则这颗眼球上的意识还能存在更长的时间。
那么我就直入主题吧,命运的承付者。”
命运的承付者?
柴安平眉头微挑。
艾尼维亚的预知能力继承自冰霜之母,面前这位大佬的能力无疑是比冰鸟要更加强大的,祂也认为自己牵扯在“命运”之中……
他回想起了艾尼维亚当时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只会被命运推动着不断向前,不断向前!”
灵魂中炙热的愤怒之炎熊熊燃烧,因为之前又获得了大量能量,柴安平这个瞬间似乎触及到了某种玄妙的“轨迹”,那是比战争之意还要缥缈无形的丝线,转瞬即逝。
柴安平身躯一震,从这迷离中瞬间苏醒过来。
“你很独特,年轻人。”冰霜之母对他的状态一清二楚,并说道:“就算在远古时期也几乎没有像你这样的……存在。
不论是充满天赋的凡人,还是那些生而不凡的超凡,都很难在如此年轻的时候达到这样的高度,更别说还兼容了‘愤怒’的情绪力量还有世界符文,无怪艾尼维亚会选择你来合作。”
冰霜之母突然的一堆彩虹屁让柴安平有点猝不及防,要知道这可是弗雷尔卓德最强大佬的称赞!
“我的名字是喀涐涅洛斯……弗雷尔卓德原初的唯一神灵,又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是这块大陆的大陆意志!”
“什么?!”
柴安平这次是真的震惊了。
大陆意志他曾经在游戏背景里看到过一次,那是独立的陆地艾欧尼亚诞生的意志,当时因为无人能阻止辛德拉摧毁大陆,大陆意志才亲自现身将其镇压。
艾欧尼亚能够诞生所谓大陆意志自有其特殊性在,那块游离大陆的万物生机几乎是瓦罗兰的好几倍!
这……
而弗雷尔卓德在远古时期竟然就诞生了喀涐涅洛斯?
感觉到柴安平强烈的震惊和疑惑,冰霜之母接着讲起了故事:“远古时整个世界一片混乱,那时天人甚至也只是一支弱小的势力,世界符文也远远没有如今的完整和凝实,可以说世界上到处都充斥着狂野而旺盛的能量。
碰巧获得那些奇妙能量认可的存在便会飞速的崛起,哪怕是一颗石头,又或是植物……
就算是大陆也有可能像我这样苏醒、诞生意识,我们生而为神,甚至是所有神灵中最为强大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算是‘自然之灵’。”
柴安平感觉大陆意志的诞生绝对没有冰霜之母所说的这么简单,起码他们的位格比起风女来说简直高太多了……!
“在这样的时代下,问题悄然滋生……一体的大陆迫使着所有诞生的大陆意志不断融合,于是席卷世界的战争爆发了。”
喀涐涅洛斯平淡的说起曾经惨烈的战争:“大战让一切潜藏在水面下的仇视、敌对、灾厄浮出水面,那是一场疯狂的战争,我们大陆意志本身的诉求反而变得不再重要。
但在那时我们也得知了想要获得真正自由与永生的条件,那就是——
割裂!”

orv0t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起點-第499章 激烈戰爭展示-5jwkr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哈哈,外来人都认识本大爷了吗?”
奥拉夫发出一连串粗糙的笑声,整个人纵身跃起,两把大斧头随着他的动作朝着柴安平的脑袋悍然劈下。
斧刃上带着洛克法人附着在上面的诅咒,落下时几乎变成了青紫色的雷霆。
“轰隆!”
能量翻涌震荡,还没等柴安平格挡,一道黑影猛然从雪狼后面冲了出来。
一柄锯齿重剑旋转着飞出,裹挟着呼呼风声和重斧砸在一起。
“铛——!”
能量爆发,对攻的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诶?”
柴安平一愣,怎么这两个冤家打起来了?
“雪莱大人,请你率军突围,这个奥拉夫就由我来解决!”泰达米尔倒飞出去还在一边大喊。
僵尸修佛录 七少子
婚 婚 欲 醉
“哈!我当是谁,原来是阿瓦罗萨的‘流浪汉’!”
奥拉夫大笑:“小心爷爷把你的脑袋剁下来当球踢!”
两人再度打作一团,沿途被牵扯到的人全都被气刃切成了两半,但在这常人肉眼难以辨别的急速下,弗雷尔卓德的战士根本躲闪不及。
“这算什么?”
战场上传来奥拉夫的鄙视声:“果然连冰裔都不是,传言你是借助了危险的黑魔法才变成了不死之躯?真是搞笑!”
他一斧头将泰达米尔砸飞出去,另一斧头则瞬间丢出,朝着泰达米尔的脑袋罩去。
泰达米尔用战刃把斧头格开,对于奥拉夫的嘲讽早已视若无睹,但他仍然发出了怒吼,以此来激发自己体内蕴含的神秘力量。
他披散的黑发甩荡开来,发狂的姿态让奥拉夫立刻收起了飘飘然的表情。
“切!”
奥拉夫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接着飞身捡起掷出的斧头:“来吧,你这个怪胎!”
柴安平也对两个拥有着“不死”特性的联盟英雄十分感兴趣,他一边带着部下向前突围,一边用神念牢牢锁定两个人,十分期待两人的胜负。
一个是洛克法背负黄昏诅咒的最强狂战士,一个是阿瓦罗萨打遍挑战馆无敌手的狂怒战士,两个人到底谁能赢,这可是谁都在期待的上路1V1男人大战!
而且两人都是随着受伤越战越勇的人,所有的伤痕都会成为他们力量的源泉。
其结果就是两人的周围很快就成了无人地带,凛冽的刀气和斧头自带的深沉诅咒将那里化成了一片死地。
“这还真是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柴安平暂时收回视线,因为他发现联军的突围速度并不快,这次凛冬之爪的实力比他预想的还要强大,就算雪狼骑开路也显得困难重重。
原本所向披靡的骑兵队在这种情况下损失立刻激增,四千人的队伍短短时间就伤亡了近千人。
这些来自洛克法的狂战士们实在是太强了!
鳳 翼 天翔
高山 牧場
他们甚至可以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雪狼的脖子将其拗断!
“格雷西,我可以帮忙!”拉克丝说道。
“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柴安平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给了拉克丝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少女立刻精神振奋的直起身来。
一股神秘的魔力充盈在她的双手中。
“咦?”柴安平微惊,因为他发现拉克丝手里的魔力正在不断牵引着空气中的光线!
并借此不断扩大自己的规模!
拉克丝高举起自己的双手,一团扭曲纠缠的光被她捧在手心,她一声轻呼:
“点亮他们!”
快穿之男配也是穿越者 久六游
“曲光屏障!”
这抹光芒在拉克丝的控制下瞬间冲天而起,并很快化成一个光球飞掠进人群中。
“这是什么东西!?”
交战的双方中传来惊呼,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个光球的奇异。
快速穿过人体的光球非但没有对人造成任何伤害,而且每一个穿过的人体身上都出现了一层坚不可摧的光盾!
眨眼之间,充当前锋的数百雪狼骑身上就都浮现出了一层明亮的光盾!
但没人注意到整片战场的光线都为之下降了不少。
柴安平震惊的看向拉克丝,少女同样兴奋地握住拳头:“果然成功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改良了‘折光之盾’后终于完善的魔法,只要是被光球穿过的身体就会吸附附近的光芒形成护盾,而且只要那颗光球没有被破坏,留在那些人身上的术式就可以源源不断自己吸收能量保证护盾不消失!”
好家伙!
柴安平看着那道光重新回到拉克丝身上震惊的不行,这群体盾的效果未免也太夸张了,而且拉克丝还精准的控制魔法在己方势力中生效,这魔力掌控度已经是天才级别了。
拉克丝朝他温柔的笑了笑:“经历了这么多的战场,我也是有自己想法的哟!”
“不愧是你啊,殿下。”
柴安平内心感慨万千,他知道突然经历这么高频率而且惨烈的战斗一定会对拉克丝造成影响,因为当初在都城查案的时候,她甚至连尸体都不敢看,所以他一直担心拉克丝的内心被冲击留下阴影。
结果没想到,拉克丝果然不愧是未来的光明法师,不但自己坚强克服了这种恐惧和厌恶,还在短短时间内改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答案。
那就是——守护!
激烈的思想冲突才有可能造就这个魔法这么夸张的进化。
几百光盾成了雪狼骑突破时最值得信任的守护,很快阿瓦罗萨人就反应过来这层光盾的妙用,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朝敌人发起攻击,而不需要防守!
凛冬之爪人的攻击砍在光盾上只能激起一阵涟漪。
不过柴安平很快发现这些护盾的效果也没有像拉克丝所说的那么霸道,受到攻击的护盾能量显然被削弱了许多,而且补充的速度相对来说十分缓慢。
只有最初光球通过时能量才能被迅速收集起来,而留在他们身上的烙印却根本比不上光球的效率。
但这对于先锋队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因为凛冬之爪的人显然没法看出只需要十几下攻击就能破除护盾,他们只看到了耀眼的光以及隐藏其中忽隐忽现的利刃。
而且拉克丝虽然只需要维持几百个烙印,显然对她来说也已经非常艰难了,靠在柴安平胸口的身体正在不断的颤抖,但此时依然很坚强的给了柴安平一个安心的微笑。
“圣光将保佑我们!”
感觉自己受到了神明眷顾的弗雷尔卓德战士奋勇杀敌,眼看着就要杀出一条血路。
柴安平振臂高呼:“随我冲锋!”
他搂紧了拉克丝的腰肢,长刀将所有阻拦者都切成两半。
“殿下,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只有拉克丝听见了他这呢喃一般的话语,并让她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黑炎上火红之刃随之再度暴涨,柴安平一骑当先主动抗下最多的压力,而且因为拉克丝此时正护持着那颗维系着数百护盾的光球,他们本就是此时战场上最显眼的目标!
隶属于凛冬之爪势力的狂战士和冰裔悍不畏死的向柴安平扑来,沉重的战刃和斧锤砸将而来,还有数不胜数的冰霜魔法笼罩向两人身下的雪狼。
“嗷吼!”
雪狼的不安被柴安平安抚,一股灼热的气息从地下蔓延开去,大量的冰霜能量撞上这股无形的气场之后悄然消融
同时一把长刀将所有攻势尽数化解,只留下一地焦黑的尸体。
柴安平的骁勇姿态成了阿瓦罗萨人最瞩目的榜样,他们发出震天怒吼,眼看着就要冲出这支军队的封锁。
“休想逃!”
已经落到了后方的奥拉夫暴怒,随手扯住一个战士的胳膊,臂膀一振,便将他朝来时的方向丢去。
“嗤——!”
巨力一瞬间就扯断了这个战士的手臂,血液随之泼了一地,还有大量冲锋的阵线被随之撞倒。
“该死!”
一柄巨刃猛地劈向他再次探出的手臂,刀势化作雪原上最凛冽的寒风,黑色的刀刃速度快到了极致。
“铛!”
铁斧和战刃撞在一起,奥拉夫被砸的连连倒退。
泰达米尔癫狂的双眼牢牢锁定他的身形,锯齿大剑得理不饶人飞冲而至,旋转的刀刃带着玄妙的武技“铛”一下再次撞上了奥拉夫手中的斧头。
这名洛克法最强的狂战士不得不一退再退。
我 真 的 不想 出名
“啊!!!”
泰达米尔如疯如魔,黑发甩动,回身再砍!
“铛!”
“铛!”
锯齿大剑的攻势一下比一下沉重,他完全枉顾了身边的攻击,只将奥拉夫当做目标。
一些冰晶箭矢扎进他的胸口,反而更助长了他的凶焰。
“他妈的,这么疯?!”
奥拉夫被砸的浑身气血郁结,胸口火辣,偏偏对于泰达米尔这样疯魔的乱披风回旋劈砍没有任何的办法。
附着了诅咒的斧头都被巨刃砍出了一道道细微的缺口。
奥拉夫虎口皲裂,鲜血渗出,很快就直接流到了手肘,变成几道狰狞的血痕。
血痕很快涌现出一股狂暴的力量,粘附在斧头上的鲜血如同活过来一般,跟斧头上的诅咒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鲜血刻印。
“狂战之怒!”
等到认为积累到了足够的力量,奥拉夫不再犹豫,双斧交错扣住斩来的大剑,斧面跟锯齿锁在一起。
“呃——”
奥拉夫双臂肌肉涨到极限,强行中断了泰达米尔的攻势。
代价是胸口上一道深可及骨的斩痕!
“雷霆挥击!”
同时,他用鲜血激活了战斧上最为激荡的能量,一道紫色雷霆随之悍然劈下。
鬼吹灯 本物天下霸
因为被扯住了武器,泰达米尔毫无意外被这道雷霆直接命中。
奥拉夫吐出一口血,咧嘴狷狂的大笑:“想要比发疯你还嫩了点,怪胎!”
这是他利用身体里的诅咒和武器诅咒产生的共鸣,可以激起他身体里一部分的力量!
要知道,他身体里阻止着他死去的这道诅咒,就连神明都会觉得麻烦!
妖孽也成双 东奔西顾
泰达米尔被电的浑身剧震浑身失去控制,结果一下就被奥拉夫反手荡开大剑,一斧头劈开了肺腑,算是报了一剑之仇。
铁斧狠狠嵌进泰达米尔的胸口,骨头断裂,内脏破碎。
“哈!”
鲜血喷在奥拉夫的脸上,引得他一阵狂笑。
接着他又一斧头劈在了泰达米尔的心口。
“结束了!”
“噗嗤——”
巨斧瞬间将泰达米尔的心脏剖成两半,也就是因为蛮王的体魄足够强,否则奥拉夫足以一斧头将他劈成两半!
泰达米尔胸口处的玉石护心镜破碎,他整个人倒飞出去,面目凝滞。
奥拉夫哂然一笑,提着斧头想要上前割下他的头颅让那些阿瓦罗萨人看看跟他们狂战士作对的下场。
“呃——”
倒下的泰达米尔突然捂住心口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
“嚯,这都没死?!”
奥拉夫立刻机警的后退几步。
美人 捲 珠 簾
泰达米尔双手撑起身体,胸口上攒了一小滩血洼,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淌到了地面上。
抗战之民兵传奇
他发出低沉的嘶吼,犹如绝境中的野兽,令人不由自主生出畏惧。
奥拉夫一瞬间回想起了当初在洛克法的雪原上独自面对冰霜之蛇的场景,那是他这辈子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也是他认为距离他所期盼的“死亡”最近的一次。
紧接着他看到自己在泰达米尔身上留下的伤口正在飞速愈合!
“这……?!”
同时对上他视线的还有一双猩红的眼眸!
“我要……杀了你!”
……
在柴安平率领着残存的雪狼骑即将冲出封锁时,远方的雪坡忽然发生了坍塌。
崩塌的积雪很快形成了浩荡的雪崩滚滚而下。
“这……”
如果他们继续向前冲,就会直接被掩埋!
他拧起眉,他从那些积雪里感觉到了魔力的涌动!
“这是人为动的手脚……”
他神念飞扫,在他加强检测之后,立刻就发现了诡异的地方……
就如同在地图上忽然检测到了一个个代表生命体的光点,他猛然僵住了,前面竟然还埋伏着一支军队!
出现的光点足有数千,而且生命力异常旺盛。
随着他们的突围,这支埋伏的军队很快出现在了他们的侧方。
一头直立、身高足有五米的巨熊悠然放下了手中的一根雷霆权杖,关闭了隐蔽的结界。
他的脸上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蔑视,紧接着一头又一头庞大的直立巨熊出现在他的身后。
“吼——”
“熊人族,冲锋!”

67fb2熱門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笔趣-第474章 伏擊分享-eo6bs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这显然是附近那个部落外出狩猎的人手,可能正准备包围那群角鹿呢,结果被自己搅黄了狩猎计划。
“别跑!”
骑着雪狼的几个年轻人大怒,操着长矛便朝着大车追赶过来。
在偌大的雪原上,狩猎什么不是狩猎?!
在这样的地势里,魔法马车根本跑不赢矫健的雪狼,双方的距离正被不断拉近。
柴安平正打算停车跟他们讲讲理,结果感知中又突然冲出来了一队人来。
“咦?”
他感到有些奇怪,当即挂上高档,油门狂吼继续往前飞冲。
那支新出现的队伍显然跟刚才狩猎的人不同,他们穿着迥异风格的服饰,武器样式也稍有不同。
更为关键的是——
杀气凛然!
姬家大少
原先追赶他们的年轻人也立刻放弃了追逐,他们脸色大变,嘴里呼喝着急促的口号想要和原先的队伍汇合到一起。
柴安平若有所思的降低车速:“拉克丝,快醒醒!”
“嗯?”
少女睡眼惺忪。
“……算了,你继续睡吧。”
柴安平调转车头,驶上一处高坡开始悠哉的看戏。
这很可能分别是凛冬之爪和阿瓦罗萨的两只小部队,真是想不到他们已经打到了雅尔拓裂谷,这样看来阿瓦罗萨拉克斯塔克的地盘很有可能已经失守大半。
拉克丝当然不可能真的继续酣睡,她把帽子往头上一套,便赶紧跟着柴安平下车,两个人窝在雪坡上看向远处爆发的战斗。
柴安平一边看一边给中间加入的拉克丝讲解。
“阿瓦罗萨的人想抓角鹿,谁能想到他们早就已经也是凛冬之爪的猎物?”
拉克丝侧目看了眼远处,随即扯了扯柴安平的衣角:“你看那边!”
柴安平循声看去,之间在另一边的雪坡上,几个角鹿脑袋探了出来,好像也正在看着那边的战斗。
靳少的高調寵妻 五分之二
“听说角鹿的好奇心很重,听说要是你在雪地上装死,它们还有可能自己跑过来闻你的味道。”
柴安平说话的功夫,那边的雪坡上果然又探出来了十几个脑袋,还有几只角鹿看向了他们,尤其好奇四四方方的魔法马车。
“那不就跟傻狍子一样了?”拉克丝奇道。
“有一说一,确实。”柴安平笑道:“不过相对来说,还是狍子更傻些,这些角鹿虽说也傻,但很胆小,所以基本只会像现在这样远远观望。”
“啊……”
拉克丝了然的答了一声。
两人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回了战场,两边的人数差距不小,被包围的阿瓦罗萨人很快就陷入了劣势,几个骑着雪狼飞冲的年轻人率先被砍倒,还没等站起来,就被几根长矛捅穿了胸口,鲜血飚得老远。
“杀!杀!”
妃不傾城 恭喜發財62
薄情黑帝的心尖寵
自古逢秋紅顏亂
蛮荒感十足的呼喝声震天响,战锤木盾交击,场面血腥。
剩余的阿瓦罗萨人很快围成一个圈,试图抵御凛冬之爪的攻击。
“我们不去帮忙吗?”拉克丝问道。
“当然要,但不能马上出去。”
柴安平也并非不想救人,但是两大部族的战争,哪里有他插手的份?
他要是救下这些人,顶多也是将他们当成进入阿瓦罗萨的敲门砖而已。
战场之上,各安天命,谁死了都不无辜。
他同时借着这次观战的机会,仔细对比了双方的战斗力差距,事实证明凛冬之爪的人确实素质要更高,这些阿瓦罗萨人要论狩猎可能是一把好手,但对于突如其来的战争却是相当手足无措。
残酷的战争飞速收割着场中凡人的生命,柴安平站起身来,他要出手了。
“保护好自己。”
他嘱咐了一句拉克丝,整个人随即暴冲而出。
他贴着地面飞行,看起来就像是在雪地里飞奔一样,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飞行能力。
“轰隆隆!”
加油小毛虫 朵儿教主
浩荡的冰雪洪流在他身后溃散,足见他的速度之快。
“住手!”
他一声怒吼。
黑炎长刀出鞘,连连斩击。
他也没打算把凛冬之爪的人全覆灭在这里——没这义务。
快刀之下,温热的尸体接连躺下,剩下的雪原战士震怒之余也倍感惊悚。
这是个难以战胜的敌人!
“还不快滚!”
柴安平停下脚步,刀锋上一滴鲜血都没沾染。
不一样的龙神
“你是谁?!”凛冬之爪中一个脖子上戴着几颗兽牙项链的男人色厉内荐道:“敢阻拦我们凛冬之爪?”
“管你是什么部族,再不滚,我让你们全死在这!”柴安平冷笑,又往前走了一步。
“好,很好!”
男人也不敢放什么狠话,生怕柴安平真冲上来把他们全杀了,当即招呼着手下的人撤离。
看着他们还将同伴的尸体拖走,柴安平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
——这就是他不想插手两个部族战争的原因。
因为无关善恶,只有利益!
“多谢勇士相救!”
等到凛冬之爪的人走了,存活下来的阿瓦罗萨人终于凑了过来,他们激动的向柴安平表示感谢。
柴安平粗略数了一下,这么会儿功夫,这伙人就只剩下了十一个,而且还个个带伤。
“不用感谢我,你们还是先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同伴吧。”
柴安平漠然的收起长刀,并没有因为他们是阿瓦罗萨部族的人就还以笑脸。
另一边拉克丝发现柴安平很快结束战斗之后,便赶紧开着魔法马车往返回来。
这么多天,她也勉强算是个新司机了,开在毫无阻拦的雪原上没有任何难度。
异能狂女之逆天药尊 天宫雪莹
“原来是你们……”
存活下来的人神情复杂的看向魔法马车。
“你们是阿瓦罗萨部族的人?”柴安平朝一个老成的中年人问道。
“正是,我们是归附于阿瓦罗萨的纳内马纳部落。”
中年人叹了口气,苦闷道:“你们是外人,救了我们肯定会遭到凛冬之爪的报复,真是……抱歉!”
我欲弒天 夢幻神奇
“我既然出手,就不会去在意这些。”
柴安平闻言淡然一笑:“不过此地不宜久留,趁我还在,还是先护佑你们离开吧。”
男人欲言又止,但在看到同胞们都已经遍体鳞伤之后他便重重点下了头:“多谢!若能回到部族,必将报偿勇士的善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