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辣醬熱乾麪

vplrn好文筆的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60章 定鼎天下推薦-laxat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夷都。
南城,法师团驻地、
皇家法师团团长的院子。
“魁晰大师,怎么药效越来越差了?刚开始还能坚持五分钟,从一个月前开始,四分半,四分钟,三分半……昨晚在翠芬阁,仅仅三十秒就,就……”
侏儒涨红了脸,双手无意识乱挥,表情羞惭尴尬到极点。
“今天走在大街上,竟然有个王八蛋当街喊我‘半分钟丞相’,被我抽了几巴掌,这事就传遍夷都,大家开始在背地里喊。”
魁晰专注手中配置野火的工作,淡淡道:“既然不能用了,就别再用了。
我觉得你可以向七藏大师学习‘白骨冥想法’,彻底戒色断欲,安心皈依圣母。”
侏儒撸起宽大的夷地长袖,拉着魁晰的手臂哀求:“不能啦,魁晰大师,我还年轻,不能这么早就没法用了啊!
你是超凡界青年一代第一人,一定能配出更强效的药剂。”
魁晰身子微不可查地僵直一瞬,道:“你是夷地丞相、帝国大将军,不要一天到晚只想着逛窑子。
倘若多关注一下法师团的法师,你就会知道,一样的巫术,最近效果越来越差了。”
“法师团有你,我完全放心。”侏儒先恭维一句,又疑惑道:“为什么巫术效果会变差?”
魁晰无奈道:“最近半年接连出现三次真神陨落的天象,这代表着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我老妹赢了,邪神被一锅端!”侏儒兴奋起来,“我没看错她,老谋深算阴险狡诈,远胜诸神联盟!
亡靈的後裔 天降庸才
神灵死绝,坦格利安一家独大,第一神王、第一大帝都是我妹妹。
七神在上,我们的好日子——唉,明明美好的未来正在向我招手,偏偏苍天不公,让我得了这病!”
侏儒如漏气的皮球,忽然瘪了下去,满脸悲苦地哀嚎:“我只是想尝试下异域风情,为什么会碰到采花妖女——”
魁晰轻咳几声,打断侏儒嚎叫,正色道:“最后一次神陨天象出现后,法则海就崩溃了,就像一个装水的木桶碎成渣子。
而法则海又被普通超凡者称作‘魔力海’,魔力海只是表象,世界法则的具现化,才是它的本质。
就像太阳看着在发光,其本质却是一个火球。”
侏儒渐渐冷静下来,皱眉问:“你的意思是,没有法则海,超凡者的魔力在不停衰减?”
魁晰神情凝重,“水桶碎了,水流泻一空,饮水人只能慢慢干涸而亡。
而法则海对超凡者的意义远胜木桶,可以说,一切超凡事物的根基,就是法则海。
所以,法则海毁灭,超凡者配置的超凡魔药也功效大减。
比如你的‘自尊拯救剂’,药剂成分与配置药剂的咒语都没变,但失去法则海支撑,魔药与咒语皆成无根之木。”
侏儒疑惑道:“可我并没失去魔力啊,还有七藏那秃驴,当圣师当得不亦乐乎,每天对外施舍的圣疗术,数量不减反增。
还有猎狗、艾莉亚与瓦里斯,烟海之战过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在疯长。”
“那不是你们的力量。”魁晰沉声道。
“我老妹?!”
“对,你们都在借用她的力量!”说到这儿,魁晰停顿片刻,打量侏儒一番,道:“除了依靠神灵的牧师,术士也能保留大部分力量,你就是依靠血脉的术士。”
“我保留了全部力量,甚至没察觉到法则海的崩毁。”侏儒道。
魁晰摇头,“你的力量也在衰减,但你的血脉等级在提升,一升一降,也就保持不变了。
不晓得丹妮莉丝在烟海都经历了什么,但她的境界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也许,她吟唱出火之歌的时间会比预期的十年更短。”
“原来如此……”侏儒思索片刻,又奇怪道:“法则海毁灭,对她就没一点影响?”
“理论上,应该有影响。只不过,看你们的表现,她似乎再次打破常理。”魁晰语气复杂道。
侏儒心中一动,又问:“异鬼会不会变弱?”
“我检查过实验室中的样本,寒冰魔法的威力有所减弱,但因为世界下坠,异鬼体内的魔力比之前更浑厚。”
“这样的大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侏儒有些激动,也有些愤怒。
“告诉你,你能解决?”魁晰淡淡道。
“不能,但我可以向我老妹求助。”侏儒挺胸昂首道。
魁晰点点头,“我找过她了,她让我稍安勿躁。”
霹雳之丹青闻人
“呃……”侏儒呆了呆,尬笑道:“你早点说呀。”
“轰!”很突然的,魁晰身前实验台上猛地炸起三尺高的绿色火焰,激烈翻滚的热浪-逼得侏儒遮脸后退三步。
“圣母啊,你也会遇到野火爆炸?”他难以置信地叫道。
配置野火时,需要野火法师精确控制每一丝魔力,如果出现较大的魔力波动,或者操作失误,就会引起野火燃烧、爆炸。
时空次元毁灭者 嫣汐莹
某些倒霉蛋可能当场丢掉小命。
但魁晰一直是提利昂心中的“超凡第一人”,之前也从没出过岔子。
七星龍王
“要不要我帮忙?”见魁晰没被点燃,侏儒松了一口气。
魁晰没理睬他,嘴里快速念动咒语,努力操控四散的野火向边上的陶土水槽汇聚。
“感应到了?”等火势得到控制,缚影士语气不确定地问。
“什么?”侏儒茫然。
“法则海忽然潮汐汹涌,让我魔力失控。”
侏儒学着魁晰,把精神力无限拔高……
“咦,之前乱成一团的魔力海又重新……奇怪,魔力海外部似乎多了一层盖子,我的精神力被挡在外……哎?进去了?”
侏儒一连数惊,惊疑不定。
红木漆面甲后面,魁晰的脸色数变。
“什么情况——”
侏儒正待疑问,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如尔等所见,真神尽陨,法则海已毁。为避免世界源力失流失,我以自身法则之歌与大地之母的晶核为材料,铸成一尊承载万道法则与本源之力的神王鼎。
从今天开始,我为众神之王,暂时还活着的半神、领悟法则的天神,立即到奴隶湾报道,向我臣服,谁反对……也来找我,我们面谈。
从今天算起,到接下来的一周结束,凡是未登记在册的神灵,都将被神王鼎排除在外,今后无法从法则海抽取一滴源力。
还未晋升半神的超凡者,可以继续使用法则海的魔力,但今后每一次施放魔法,都必须诵念一句‘圣母慈悲,女王万岁’(汉语),作为进入法则海的秘钥。”
丞相大人拿眼去看缚影士,“这不是幻听吧?”
魁晰轻轻摇头,古怪道:“任何第一次进入法则海的人都会听到这条告示,它刻录在神王鼎上。”
侏儒嘴巴渐渐裂开,傻笑道:“太无耻,太霸道,太强大,太……太棒了,我老妹天下无敌了。”
“很无敌,但付出的代价有点大。”没有任何预兆,丹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室内。
“啊——”侏儒惊呼一声,揉了揉眼睛,问:“你是真人还是精神投影?”
“刚结束黑暗世界的事务,又去了趟雷岛地宫,回去的时候顺便看看你们。”
丹妮一边说,一边打量造型奇怪的侏儒:头戴金冠,身着紫蟒袍,腰束一条貔貅头镶金玉带,竟然透着一股子玉树临风。
好吧,提利昂得感谢她,为他换了小李子脸,还将畸形的腿骨调整匀称。
“混得不错呀。”
侏儒也低下头打量自己的朝服,心满意足地叹息道:“今日方知宰相之贵!
卜天子远比乔佛里听话,朝中大臣也人人敬我信我。
外无小指头、老玫瑰之流搞阴谋,内无瑟曦那样的人掣肘,太舒坦了。”
“雷岛地宫里真封印了一位真神?”魁晰问。
“吟唱土之歌的大地之母。”
“我以为是邪神……”
丹妮点点头,“就是邪神。祂的主意识沉睡,只凭本能行事,还控制不住高能混乱土系神力,与邪神无异。”
“神王鼎是怎么回事?”
溺寵絕色醫妃:天才煉丹師 竹音
丹妮右手轻轻一划,从虚空提出一只三足两耳鼎,“咚”的一下砸在地上。
“就是它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用这玩意装法则海?”提利昂目瞪口呆。
鼎为红铜铸造,通体红中带黄,比普通水桶粗一圈,看着圆滚滚、胖嘟嘟,算上耳朵,与侏儒差不多高,一米三左右,表面阴刻一幅幅线条简单、风格古朴的画卷。
没了。
第三位天使 倾世
很普通的一个青铜器。
魁晰围着铜鼎转了一圈,语气复杂道:“你真自大。”
铜鼎表面一共八幅画,分别纪录龙女王八个光辉灿烂的瞬间:炼狱荒原在烈火中孵龙,阿波斯塔起义,白杨坡横扫十里敌营,统一奴隶湾,弥林城下水淹七军,临冬城对抗白霜,烟海初火焚神。
呃,只七幅图七个场景?
关键就在最后一幅图,龙女王高坐云端,五龙环绕,太阳从她王座后下方升起,半空中众神拜服,地面无数民众山呼万岁。
“未来你就在这些人中。”丹妮指着最后一幅图中的地面民众。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侏儒踮起脚,使劲把眼睛往鼎里面凑。
魁晰也凑过去,疑惑道:“鼎里面难道有个异空间?”
丹妮笑而不语,只屈指轻轻在鼎上弹了一下,“咚——”
声音悠扬,犹如钟磬,远远传出屋外,甚至顺着大地传播几百公里,几千公里……这一刻,只要事将意识沉入法则海的人,都听到敲鼎声。
“轰!”下一刻,鼎口喷出三米高的火柱,好似启动了涡轮发动机。
“啊啊——”侏儒哀嚎一声,双眼翻白,晕厥过去。

vlckp优美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036章 融合冰與火之歌的障礙鑒賞-aofxs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面对丹妮的“深情”呼喊,鱼梁木树根中没出现任何回应。
“门神,老鱼梁木?”丹妮并不气馁,反而再接再厉,加大力度,精神力顺着鱼梁木树根向上,往更深入的地方蔓延。
“胆大妄为,自寻死路!”浩瀚的冰冷神魂碾压而来,如同石磨压豆子,轻而易举将丹妮的“非转基因大豆”压成齑粉。
可没多久,消失的精神力又渐渐“无中生有”,豆粉在鱼梁木内重新凝聚成“大豆”。
这是绿先知之魂的不灭特性。
“门神,老鱼梁木,你还在吗?我乃初火之歌的吟唱者,也是你伟大使命的继承者。速速醒来,回头是岸。”
“啵——”一句话说完,寒神的石碾子再次压来,丹妮这颗小豆子被压成豆汁。
可一眨眼,丹妮再次恢复原样,叫嚣道:“别做无用功了,你几时见过死在鱼梁木树根中的绿先知?
更何况我现今就是旧神的话事人。
门神眷顾着我,在门神的树根中,我的灵魂,永不磨灭!”
接着,不等寒神再次将她压成粉末,又立即嚷道:“鱼梁木,我有一言,请听我说。
寒冷与黑暗的确有可能将世界稳定在某一阶层,但也仅仅如此了。
世界不仅能下坠,还有晋升的希望。
一个没有阳光的死寂世界,阻挡了下坠之势,却将状态永恒维持在同一水平,彻底失去升维到更高维度的希望。
溺宠田园妻 水冰洛
那样的世界与死亡无异。
浮生馭夢
只有火焰与勃勃生机,才能给世界带来向上的力量。
活人有无限未来,尸鬼即便能动,也只是尸体。
这也是初代太阳神为何要放弃诞生了祂的黑暗与冰冷,宁愿牺牲自己,也要点燃第一颗太阳。
祂要托举世界进入更高的维度。
祂失败了,但祂的理想伟大而崇高,祂的精神永久流传。
你就是祂的继承人,我是你的继承人,我等薪火相传!
现在,我已经吟唱出火之歌,未来初火有望,我还偷听到寒神的寒冰之歌,心有所悟。
不久的将来,寒神必然重蹈拉赫洛之覆辙,被我夺走法则之歌。
我将吟唱冰与火之歌,我前途伟大,我们共同的目标即将实现。门神,迷途知返,放弃外域来的异神吧!”
丹妮很惊奇,寒神竟然给她机会,让她把嘴炮中的弹药全部打完。
“死!”可下一刻,虚空似乎亮起一道霹雳,她眼前一花,就彻底失去意识。
嗯,进入鱼梁木树根内的意识被彻底湮灭。
似乎,另一股异于寒神的力量出手了?
丹妮心中疑惑,难道是门神之根?
绿先知的灵魂只要进入鱼梁木,的确连真神也难以将其湮灭,而此时的丹妮堪称绿先知之神,但门神不在此限制中……
神魔傳奇
但专门等她打完嘴炮才狠下辣手,又代表着什么?
“吼吼!”金刚愤怒的吼叫将她从沉思中唤醒。
本体再分出一道意志跨越数万里的距离,来到金刚识海,然而不等丹妮再主动求死,寒神的鱼梁木树根便迅速缩回裂缝内,狗啃似的空间裂缝也缓慢愈合。
寒神撤退了。
金刚体表超过50%的面积毛发脱落,表皮朽败腐烂,露出惨灰色肌肉,很凄惨。它也很暴躁,双手撑地,像大猩猩那样快速奔跑。
傲風神劍錄 畢加索爾
它在追杀剩下三个逃跑的寒冰异神。
腐烂露出森森白骨的手掌用力一握,寒气涌动,一根冰锥瞬间凝聚成型。
“嗖——嗤嗤!”昏暗天空似划过一道冰蓝闪电,一个邪神连同坐下翼龙,被冰锥串在一起。
这不是物理杀伤,即便它们都是寒冰生物,依旧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斜斜滑落。
“吼!”金刚跑过去,奋力跃起,将寒冰翼龙捞在手里,揪住邪神就往血盆大口里塞。
“吐出来用火烧,我得回本。”丹妮道。
金刚嘴巴里含着活蹦乱跳的邪神,睁圆冰蓝色的眸子,转向立在肩头的龙女王。
它的毛脸渐渐狰狞。
“哎呦,想造反?”丹妮笑了。
“嘎吱嘎吱——”它就看着她,当着她的面咀嚼寒冰邪神。
这会儿金刚灵魂大圆满,花费一年多时间建立的对龙女王的信仰,却消失了。
更重要的是,金刚虽被鱼梁木树根抽得遍体鳞伤,精神状态却全所未有的好。
肉船借力,它在寒神改造中得到巨大好处。
体内汹涌澎湃的寒冰之力让它充满自信: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这地,再也埋不住我心。
“吼!”它张开嘴巴,朝龙女王咆哮,嘴里嚼烂的邪神尸体残渣,随着唾沫星子喷出,向龙女王喷去。
丹妮恶心得脸蛋发青,随手一招,金刚识海内的神力不受控制地向她传递过来,化为巨大的火焰盾牌,把所有“食物残渣”与花花绿绿、红红白白的汁液全部挡在外部,同时将其引燃。
“呼呼!”金刚冷酷的大眼睛里充满茫然,撅起嘴巴,向着肩头大火使劲吹气。
可它越吹,火势蔓延越大,甚至铺天盖地,将它整个身子都点燃。
“嗷呜~~~”它哀嚎着在地上翻滚,体内寒冰之力要想在体表覆盖一层冰甲,却似火上浇油。
它的神力都不受控制地化为火焰。
金刚眼中的桀骜与狰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绝望、痛苦与敬畏。
“孽畜,你有何话说?”丹妮笑问。
“嘭嘭嘭!”金刚忍受身上熊熊烈焰带来的灼烧之痛,跪在泥地里连连磕头。
四神封灵王 文艺基督怪咔
顷刻之间,它第二次与丹妮建立信仰线,而且,这次比之前更虔诚十倍。
“蠢货,你的力之歌神性是我给的,你的寒冰神性、神力也全是我帮你转化的,你的灵魂能这么强大坚韧,还是因为我赋予你海量神性灵质。谁给你的勇气,敢反噬我?”
“呜呜呜……”大猩猩捂脸哭泣,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而哭。
丹妮冷冷道:“狼心狗肺的东西,没有我,你连老家都回不去。
没有我,你家山洞内那千千万万具金刚枯骨,就是你最终的未来。
没有我,你永远都只是荒山僻野里无人知晓的野猴子。”
大猩猩怔楞片刻,若有所思地收住眼泪,再次向龙女王磕头。
火焰烤化地上的冰雪,黑土地上形成一小块浑浊的湖泊,被金刚的大脑门砸得泥浆四溅。
丹妮这才收了神通,金刚重新控制体内神力,体表火焰熄灭,焦糊皮肤表面只余青烟袅袅。
寒风袭来,无毛的金刚打了个哆嗦。
然后,它惊喜发现,被寒神抽打出的腐-败皮肉皆结痂愈合,自己的状态比之前更好了。
——看来丹妮佛祖也不只是在惩罚它,还顺便治好了法则创伤。
金刚忽然对老祖心生感激。
“吼吼!”它对着她讨好地傻笑。
丹妮翻了个白眼,又在金刚灵魂核心留下属神的印记。
此夜绵绵 redrain
在主仆与信仰之外,两人又多了一层君臣关系。
“你现在成了寒冰大力金刚,我再赐你风火之力,先把剩下寒冰邪神干掉,然后一路向北,等到了海边,用寒冰之力凝固一艘冰船,自己御风前往奴隶湾。”
“吼吼!”金刚双腿环绕白色龙卷风,就像弹簧人一样,一蹦百米远,蹦蹦跳跳消失在北方。
之后三天,寒冰大力金刚陆续向龙女王献祭了15个寒冰邪神、上千个寒神信徒。
然后,它就真的渡海北上去了。
此是后话,丹妮与金刚分离后,并没立即赶赴铁群岛。
她在修行上遇到一个难题,不得不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来镇里寒冰之歌的感悟。
怎么说呢,仿佛有新的法则之歌即将破土而出,却又被另外一股力量死死压制。
丹妮并没对鱼梁木树根吹牛。
她是真的对寒冰之歌有所顿悟。
古有诸葛亮草船借箭,今有龙女王“肉船借力”。
她原本的计划,只是想让金刚这座肉山去骗取寒神的神力、神性。
在她想来,以金刚那庞大的体型,要整个改造成寒冰半神,得消耗多少神魂之力?
至少让寒神损失惨重吧?
结果出乎意料的好,不仅顺利从寒神身上割下一大块肥肉,让祂暴跳如雷,还让丹妮意外聆听到寒神亲自吟唱的寒冰之歌。
这种境遇多珍贵?
丹妮在长城中聆听过门神的风之歌,当天就学会聆听风声的技巧,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成为风系半神,又过去几个月,她自己的风之歌也起了个头。
现在比当初更夸张,吟唱自己的风之歌,她还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此时刚聆听寒冰之歌,她就有种冲动:立即吟唱出自己的冰之歌。
但她体内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止这股冲动。
傻子王爺冷情妃
那感觉,就像遇到一个人,明明有些熟悉,甚至已经伸出手准备打招呼,到了嘴边的名字也呼之欲出,偏偏脑子拖后腿,回忆不起来名字叫什么。
“嘶,这也太夸张了吧?只聆听一次就要唱出来……”布兰难以置信地惊呼。
“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寒神通过鱼梁木树根,对金刚吟唱寒冰之歌,就如同我躺在鱼梁木树上,聆听门神的风之歌。”
这就像风清扬砍死一个魔教崽,以令狐冲的天赋,在边上见到他使用独孤九剑,也只觉得精彩,却感悟寥寥。
要立即使出独孤九剑,更加不可能。
若风清扬有心传授剑术奥义,即便也只使用一次独孤九剑,令狐冲却能立即学会。
“即便如此,您的天赋也让人叹为观止。”感慨一句,布兰又问:“是什么在阻止你吟唱冰之歌?”
“似乎是…火之歌,”丹妮不确定道,“每一次,我识海中的风之歌第二魂要分裂出寒冰种子,九色螺旋冥想根基就会压迫过去,不让它诞生。”
“唉,这是属性对立造成的法则冲突啊!”布兰恍然感慨道:“夜狮为何要与光之女结合,淹神为何要与风之女神生孩子?
祂们都想掌握宇宙至高法则,却无法凭自身的力量融合两种属性对立的法则之歌。
于是,祂们生下融合两种血脉的后裔。
因为具有父母双方的血脉,某些初代神裔天赋特别好,天然就能接受两种对立法则。
接着,参考神裔体内属性对立法则的融合之种,父神与母神微调自己的法则之歌。
最后,父神与母神会用自己的神血,去交换神裔的融合两种法则的特种血脉,以此实现自身血脉的定向进化。
如此,祂们的新身体就能接受对方的法则之歌了。
理论上,会有一个双赢的结果,但实际操作中,似乎总得另一方牺牲自己成全对方,光之女成全了夜狮,风之女神成全了淹神……
至于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