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餘燼之銃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五十四章 期待推薦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检查人员伤亡、船体损伤!”
“先去灭火!”
“船医!船医!”
晨辉挺进号上各种声音乱做了一团,船员们焦急地在甲板上奔走,运输着伤员,清扫着一地的碎片。
诺塔尔也走出了指挥室,经验丰富的他没少处理这样的战后事宜,指挥起了现场的安排。
甲板微微颤抖,脚步声阵阵,高大的身影缓步而来。
武器师的身上带着灼热的蒸汽,与船员们擦肩而过。
接连发射熔铸之矛,令武器师的部分装甲都开始微微烧红,雨水落下,发出滋滋的声响。
无论是谁在经过时都忍不住地看向这狰狞的机械,刚刚这诡异的机械展现出了令人敬畏的力量,它之前一直沉睡在船舱底层,无人知晓它的存在。
伯劳驱使着武器师回到了升降平台上,铁索挂在原罪甲胄上,将它紧紧地固定在原地,机械推动着血肉,后颈处的装甲抬起,伯劳费力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貞子 靈異 h 中
他看起来感觉并不好,虽然武器师是二代甲胄,但凡人之躯操控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为此伯劳注射了一支弗洛伦德药剂,来缓和这侵蚀带来的压力。
清醒与混沌在脑海里盘旋,整个人有着莫名的呕吐感。
引擎停止转动后,蠕动的血肉也陷入了沉睡,驳接在身上的神经线缆也逐一断开,伯劳费力地爬下了高大的武器师。
伯劳身上黏糊糊的,这是源自于妖魔血肉的分泌物,这些趋近于胶纸的东西会填补他与甲胄之间的空隙,完全地贴合身体,来缓冲撞击之类的。
“真累啊……”
伯劳用力地揉了揉头,他仰起头,只见一道火流升空,黑天使从燃烧的残骸中升起,乘着狂风靠向晨辉挺进号。
甲板上早就放置了一枚固定桩,这是预留给黑天使的,防止它的钩索命中其它的地方,造成船只的损伤。
短暂的震动后,黑天使落在了甲板上,钩索回收,如蟒蛇般缠斗着,随后蛰伏在铁羽之间,陷入了沉默,黑天使朝着武器师走来,这里是晨辉挺进号仅有的升降平台,直接通往整备舱。
“船只损伤如何?”
洛伦佐从黑天使的后颈处爬了出来,在引擎休止后,妖魔的血肉都收缩回了装甲与机械之下,这使黑天使看起来更加消瘦,如同一座沉默的雕塑。
“还好,柏铁加固过的外甲挡住了大部分的炮击,少部分打穿了护甲,命中了舱室,但都是一些密封舱,还有的就是有几门露台火炮受损严重。”伯劳说。
“看起来得维修一阵了。”
洛伦佐从黑天使身上跳了下来,可能真就是体质差距吧,驾驶原罪甲胄后,伯劳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就连爬下甲胄都像个老头一样,颤颤巍巍的。
眼前的洛伦佐则是另一个样子,他活力四射,刚刚的海战对于他而言就像出门逛街一样轻松。
“何止,火炮的受损倒不是问题,我们从不缺乏火力,最主要的是外甲,”伯劳解释道,“一部分外甲受损严重,需要被直接更换。”
“看样子,我们得在棱冰湾多停留一阵了。”
洛伦佐无奈地说道,如果要进行铁甲船的维护,在这贫瘠的维京诸国,似乎只有棱冰湾能做到。
听到这个地名,伯劳的表情很平静,可能是甲胄令他太过疲惫了,即使想做什么表情,也露不出来。
更多的脚步声在靠近,能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走出了船舱,衣袍上刻画着咬食尾巴的毒蛇。
为了此次行动永动之泵也派遣了一些随行人员,他们负责维护晨辉挺进号上,那些出自于永动之泵的复杂设备,就比如原罪甲胄。
“准备驶离这片海域吧,诺塔尔船长,我们看样子需要加快步伐了。”
洛伦佐对诺塔尔喊道。
“这些海盗呢?”
诺塔尔看了眼前方燃烧的火海,随着白昼的升起,它映亮了这凄凉的战场,死尸与残片漂浮在海面上,庞大的铁甲船如白鲸般缓缓沉落。
能听到隐约的求救声,战况惨烈,但还是有部分海盗幸存了下来,狂怒的波涛拍打着他们,在这种冷彻的环境下,他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不用管他们,风暴自会吞食所有人。”
洛伦佐毫不在意地说道。
远处的风暴还在继续,带来狂风巨浪,铁甲船的残骸在这海面上形成了临时的堡垒,能帮助他们微微抵挡一下,可当焰火熄灭,彻底沉没时,他们就会被卷入死亡的旋涡之中。
“我们也得赶快离开了,这风暴再有不久就要追上我们了。”
这次遭遇战严重拖慢了行进的速度,洛伦佐此刻只想赶快远离这片糟糕的海域。
天际明亮了起来,清澈的浅蓝缓缓推进,最后停留在了灰黑的铁幕前,它与风暴各占据了半个天空,呈现着常人难以看到的光景。
武器师与黑天使缓缓沉入甲板之下,被升降机拖回了隐秘的整备舱中,船员们忙忙碌碌,反倒是洛伦佐和伯劳这两个作战人员清闲了下来。
晨辉挺进号在驶离风暴,风暴也在远离船只,它的轨迹终于出现了更改,就像海上的猎食者一样,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搜寻着猎物。
海盗们也被他一同裹挟着,连带着破碎的残骸缓慢地前进,亦或是沉入海底。
雨势也渐渐小了起来,变得淅淅沥沥,无数纤细的雨丝轻柔地落下,让大家紧张的神经缓和了不少。
“说到底,神明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呢?”
洛伦佐站在建筑的阴影下,躲避着雨丝。
“你怎么想到这些了?”
伯劳靠着墙壁坐下,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贪婪地将清新且冰冷的空气灌入口中,以此缓和那股糟糕的恶心感。
诺塔尔与蓝翡翠开始了工作,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洛伦佐与伯劳担心,他们两个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刚刚我遇到了个海盗,其他海盗都吓破了胆子,静候死亡,只有他嚷嚷着什么奥丁神,拎着手斧砍了上来。”
神 級 修煉 系統
泽欧愤怒的脸庞在眼前闪动,但真正让洛伦佐记住他的不是咆哮的怒火,而是最后绝望的神情,死亡明明是如此值得恐惧的一件事,但在意识到无法死在自己手中时,泽欧身上透出了一种极为沉重的绝望,与其相比死亡对于他而言都是莫大的怜悯。
“英勇之死,这听起来蛮蠢的。”
伯劳感叹道,他很难理解维京人的这些想法,不……准确说难以理解他们的神话信仰。
所有人都畏惧着死后的清算,反而只有他们渴望着死亡的到来,仿佛这会迎来某种伟大。
“确实,但就是这种愚蠢的东西,让他在绝望面前没有胆怯……”洛伦佐显得很纠结,“我在想,愚昧的信仰,究竟是对还是错,它限制了我们的思维,但在一定程度上又确实支撑起了我们。”
“听起来就很复杂,这种事应该让那些学者去思考,而不是我们。”
伯劳不想讨论这种深邃的事,他的脑子一团浆糊,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你一会准备做什么?”伯劳问。
“制定一下计划,我们得在棱冰湾停留一段时间,太多的地方需要维护了,你呢?”洛伦佐看着甲板上的狼藉,皱起了眉头。
“我……我想回去睡一觉。”
伯劳疲惫极了。
这对于他而言真是糟糕的开始,先是噩梦,然后便是这场遭遇战,他头疼的要死,只想好好睡一觉,摆脱所有的烦恼。
“我开始讨厌大海了,船舱晃来晃去,就连睡觉也不安生。”
“至少你不晕船,赫尔克里和我一起时,他在船上差点把自己的胃都吐了出来。”
“这听起来可蛮惨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到最后变成了沉默。
“你还不去制定计划吗?”伯劳说。
“不着急,这样的景色可不常见,我想多看会。”
洛伦佐仰起头,晨辉挺进号刚刚度过灰与白的交界,从风暴的笼罩下逃离。
“你是不想见她?”
伯劳看透了洛伦佐的谎言,认识了这么久,他多多少少也了解了洛伦佐的一些举止。
“差不多吧,我刚对她说这只是次普通的行动,我们会处理完与维京诸国的贸易,然后塞琉会跟着货船返航,我们继续前进。”
洛伦佐瞧了瞧还冒着黑烟的海面,有些无奈道。
“可突然就被这些海盗拦住了,原罪甲胄都出来了,这可骗不了她了。”
“你不想对她说这些?”伯劳问。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徒增烦恼而已。”洛伦佐说着。
“看起来她确实很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猎魔人?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他摇摇头,“说不定我们这次就会死在世界尽头呢?即使不死在这里,也会在未来的某天死在某个战场上。”
“伯劳,这一点你也不是不知道,净除机关内有几个人能安然地活到退休?”
“因为这种原因吗?”伯劳问。
“不然呢,世界就要迎来一场残忍的大战了,哪怕我再怎么没心没肺,也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洛伦佐叹着气,“这种情况你想让我对她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很扯淡啊。”
“虽然我这副德行,但我也知道一些道理,有些事无法完成,就不要许诺,期待的感觉会把一个人压垮,我体会过,甚至说现在也被期待着。”
旧教团的覆灭,洛伦佐·美第奇的遗愿,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洛伦佐活的也乱七八糟的。
“不过这一切也有解决办法。”伯劳倒没那么悲观。
“干掉所有的妖魔?我知道,我们不是正在为此努力了吗?”
一提到根除妖魔,洛伦佐便来了兴致,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
“这么看来,无论是猎魔教团,还是筑国者,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有些秘密,少部分人知晓就好,太多人知道也无力改变什么,反而会让世界变得更糟糕。”
“就像缄默者与围栏。”伯劳回应着。
“对,差不多,这么看来我们确实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离真相越来越近。”
所有的线索都互相对应着,呼唤着同一个名字。
“看到那个维京人,我倒想起了我在福音教会的日子。”洛伦佐面露愁色。
“我想起了我的神,我曾经的神。”
“《福音书》里的东西吗?”
伯劳问,他不是信徒,但对这东西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在英尔维格崛起前,掌控西方世界的是福音教会,几乎每一处土地上都有着他们的信徒,英尔维格也如此,但好在英尔维格没有被信仰支配的太深,最后它挣脱了出来。
“嗯,妖魔是从神的影子里滋生的……我一度觉得这是枢机卿们的疯言疯语,他们解释不了这些,故此套上信仰的壳子。”
目光落向北方。
“可现在看来,或许这是真的。”
洛伦佐整理着自己的思绪,经历了这么多,他对于世界的认知被一次又一次的刷新。
“由于模因污染的存在,那些得到知识的圣徒们无法将其完善地传递下去,只能用神学来扭曲它的本意,让我们在不受到污染、或少量受到污染的前提下,对于这个世界的黑暗有一定的认知。”
“可能吧……你这些话如果传回翡冷翠,说不定能撼动福音教会的统治呢,”伯劳慢悠悠地说道,“所有的神秘,只是我们尚未知晓的未知而已,理性每进一步,愚昧便后退一步。”
洛伦佐点头肯定了伯劳的话语。
“以前我可能会对这样的猜想感到激动,但现在看来也习以为常了,所有的事物都是有联系的,无论是妖魔还是猎魔人,筑国者还是世界尽头,一张无形的网困住了我们每个人。
现在,我们在向一切的源头前进,世界的尽头。”
洛伦佐话音一转,他低头对伯劳说道。
“其实我说这些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如果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话,我们或许能在世界尽头见到祂。”
“它是谁?”
“一切的源头,我们的神。”

超棒的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ptt-第三十七章 暴雨將至閲讀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天与海交接在了一起,一片蔚蓝色中它们的边界都模糊了起来,让人难以分清,继续向上看去,便是那无比壮丽的天空,光芒仿佛不再是从天而降,而是从这深邃的海底升起,数不清的光升腾着,它们透过云层的边缘飞跃,越过一重又一重的天幕,直达那未知的深空。
这是常人难以见到的景色,但在伯劳的眼中却已经有些腻味了,他放下了望远镜丢在一旁的小桌上,整个人瘫在长椅上,然后拿起一本书挡住自己的眼睛,遮住阳光。
这是起航的第六天了,一切都过的很快,好像伯劳昨天才刚从雷恩多纳港口起航一样,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红隼那个家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挥手告别,好像可能几人一去不复返。
啊……这种事,谁知道呢?
以晨辉挺进号的速度来讲,伯劳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快要步入维京诸国的海域了,但被永动之泵改装过的船只有晨辉挺进号这一艘,其余三艘跟随的货船使用的还是现今普通的技术,完全没法跟上晨辉挺进号的速度。
所以船队只能放慢速度,漂泊在这无际的海洋之上。
海上的生活极为无聊,刚开始的几天还比较好熬,到了现在伯劳的心情已经开始烦躁了起来,不知道是曾经寂海行动带来的阴影,还是自身别的问题,伯劳和赫尔克里有些像,他们都极度厌恶大海。
海洋、辽阔又美好……只是它有些太辽阔与深邃了,让人感到无际的恐惧。
在伯劳看来脚下的大船实际上就是一座囚笼,它把每个人都囚禁在了这海面之上,更糟糕的是,现在它还正带着所有人走向那黑暗的海域。
寂海。
回忆刺痛了伯劳,他扯下盖在脸上的书籍,在长椅上坐了起来。
他面色惨白就像死人一样,哪怕有着阳光的直射也难以将其温暖起来,伯劳用力地揉了揉脸,似乎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些,随后他抽出了腰间的武器,那把名为丧钟的左轮枪,似乎只有握着它,他才能在这大海上感受到一丝的安全感。
凝视着武器,银白的枪身映射着光芒,但握枪的手却只能感到一阵金属的冰冷,弹巢上鬼神的刻画依旧清晰,或许是辉光太盛,图形居然开始微微扭曲了起来。
“丧钟为谁而鸣……”
伯劳轻声呢喃着,仿佛这是一个魔咒,念出来就会唤醒什么东西。
“你果然是个恋物癖吗?”
声音突然响起,有人在背后说道,他打断了伯劳的思考,回过头,只见一个沙滩小哥正一脸惬意地向他走来。
沙滩小哥的全身都被打湿了,看样子刚从海里回来,头上戴着泳镜,身上则穿着花衬衫,扣子没有扣紧,露出满是疤痕的胸口,下身也是和衬衫配套的花裤衩,毛茸茸的大腿踩着一双拖鞋。
只见他左手抓住鱼尾,把一只肥硕的金枪鱼扛在了肩上,这个肥硕的大家伙好像还没死透,时不时地还抽搐一下,右手上则握着还在淌血的钉剑,就像鱼叉一样,上面还叉着几只小鱼。
见洛伦佐这个样子,伯劳的脸当即阴沉了起来。
海上的生活很是枯燥,很多海员在漫长的海上生活中多多少少会出现一些心理疾病,哪怕刻意地去找乐子,乐子也会逐渐消耗殆尽,所以船只上很多时候的气氛都是平静与阴沉,更不要说这一次他们还身负重任,心理压力更加沉重了几分。
[七五]展大人的衣服
但他们之中出了一个异类。
洛伦佐这个怪人显然不适合用常理来推断,用他的话讲、“拯救世界是拯救世界,快乐的日常生活是日常生活,两者之间不冲突,所以哪怕在世界末日的前夜里,也要好好吃晚饭。”
于是在大家都一脸严肃地执行着自己职责内的事时,他在自己的腰上栓了个身,然后下海打鱼去了,还这样接连打了好几天。
说实话大家都还蛮羡慕洛伦佐这样,船上的无聊生活让每个人都很难熬,而洛伦佐这样的有趣行动,他们还做不到,毕竟普通人那么直接摔进海里多半就直接昏迷喂鱼了。
洛伦佐把今天的战利品一把摔在了地上,见它还蹦跶,又狠狠地摔了几下,直到再无声息。
“我可不是恋物癖。”
伯劳慢悠悠地反驳道,他平常很不喜欢和洛伦佐斗嘴什么的,因为他总是输,但这回不一样了,生活过于无聊,他也需要些事情来解解闷。
一想到这里伯劳就有股闷气,看看这该死的生活把人都逼成什么样了。
“真的吗?我看你都快亲上去了。”
洛伦佐坐在了另一张长椅上,看着他手中那把银白的左轮。
从洛伦佐认识伯劳起,他与这把银白的左轮便密不可分,仿佛他们是一体的,而在登上船后,这种情况更明显了,伯劳总是时不时地拿起这把左轮轻轻地抚摸着。
其实这还不奇怪,最奇怪的是伯劳抚摸左轮时的神态,他就好像在抚摸一个人,表情温柔但随即便变得凶恶了起来,好像要把这个人掐死一样。
“我只是……这把左轮对我意义深重而已。”
伯劳轻触弹槽,手指拂过鬼神们的脸庞。
洛伦佐的表情有趣了起来,不过在伯劳的眼中,怎么看都是一副该死的贱样。
“初恋送的?”
折断了翅膀的天使
想想也不对,得什么样的姑娘能送出这东西。
伯劳的脸色也如预料中的那样,又黑了几分,这就是打不过洛伦佐,不然他早就想把洛伦佐丢下船了。
“讲一讲,反正无聊。”
知道有故事听了,洛伦佐一乐,追问了起来。
虽然起航了这么多天,但这几天的无聊已经成功地击垮了众人,哪怕洛伦佐也是如此,从红隼那里抢过来的骑士小说差不多都看完了,剩下的时间里大家也常聚在一起讲故事会,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打发时间。
“算了,不是什么好事。”犹豫了稍许伯劳回绝了洛伦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样吗?”
洛伦佐显得有些失落,然后一把操起钉剑。
这阵势吓伯劳一条,他还想洛伦佐要威逼利诱,结果他挥起钉剑切起了脚下的金枪鱼。
多亏洛伦佐,这几天大家伙都能吃到极为新鲜的海鲜,也因为这些事,洛伦佐也学了一手切鱼的好手艺。
“要先来一块吗?”
只见洛伦佐切起一块鱼肉,便递向了伯劳。
“这是生的。”
看着血淋淋的鱼肉,伯劳连忙摇头。
炽白的焰火升起、转瞬即逝,手中的鱼肉也在瞬间被加热,表面微焦鱼香味溢散开。
武傲天下
洛伦佐挑衅似地看着伯劳,而他愣了一会,怎么也没想到洛伦佐会把用来杀伤妖魔的能力,用在这种鬼地方,随后伯劳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那关于你之前寂海的行动呢?”洛伦佐又问道,“你可是这次行动的二把手,我的资深顾问,整个净除机关对于寂海最为了解的人了,都出发这么久了,也该讲讲怎么回事了吧。”
“洛伦佐你……”
伯劳看着洛伦佐,一时感到了一阵难缠,更令他不适的是这个家伙此刻的一本正经。
刚刚还在扯各种烂话可现在又突然正经了起来,也不清楚洛伦佐是真的关心任务,还是针对自己,不……洛伦佐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很难去猜到他到底想做什么。
“来说说吧,伯劳,刚好我真的蛮好奇所谓的寂海。”
洛伦佐站了起来,他经常做出这种迅速的转变,明明身上还穿着可笑的花衬衫,但这严肃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跃出去砍人了。
“我去把蓝翡翠也叫过来,她也需要知道这些。”
洛伦佐说着拿起一旁染血的钉剑,然后拖起地上的死鱼。
看到伯劳还呆坐在长椅上,洛伦佐又对他喊道。
“你确定不进来吗?”
“怎么了?”伯劳觉得有些奇怪。
洛伦佐则抬起钉剑,指了指他的身后说道。
“暴风雨要来了。”
伯劳看了看身后的海面,依旧一片宁静,天空晴朗,不见半点乌云,根本没有什么暴风雨降临的意思。
“猎魔人的感官可比普通人敏锐多了!”
洛伦佐就像知道他不会相信一样,又补充道。
……
雨云开始汇聚,它们混搅在了一起,糅合成了一团庞大的风暴,就像相互摩擦的钢铁,阴暗的缝隙里迸发出电闪雷鸣,或许是过于沉重了,它们脱离了天空沉向海面,宛如坠下的铁幕,然后这铁幕缓缓移动着,卷起狂风巨浪。
伯劳望着舷窗外的天空,几小时前它们还是一片蔚蓝,结果现在便被风暴扭曲成了如此狰狞的模样,磅礴的暴雨倾注下来,大海也随之沸腾。
“多亏您发现及时啊!”
晨辉挺进号的船长对洛伦佐感激到。
“还好,还好,只是比较敏锐而已,抓鱼的时候发现气压有些不太对,太闷了,”洛伦佐说着也看向了舷窗外,表情略微地严肃了些许,“只是没想到这么剧烈。”
“是啊,如果我们没有加速离开的话,我们可能已经被吞进去了,直面风暴可不是件好事。”
船长的脸上写满了后怕,虽然他是船长,但大部分的权力还是集中在洛伦佐与伯劳的身上,因此在洛伦佐的命令下,他很顺从地指挥其他船只一同加速离开。
“我在海上混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风暴,简直就要吞食天地一样。”
船长心悸地说着,洛伦佐与伯劳这两个家伙可能不太理解,但对于船长而言,这大概是他近些年见过最大的风暴,好在它出现的位置离晨辉挺进号较远,而且他们也事先做出了规避,没有被影响太多。
如果直面这样的风暴,小船多半会在瞬间被掀翻,脚下这样的沉重的货船不清楚会怎么样,但多半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能体会,要不是它这么凶猛,我可能还真察觉不到。”
正因为这风暴的剧烈,才能让洛伦佐这种对航海一无所知的人也感觉到危险。
“那么麻烦你了,塔诺尔船长。”
洛伦佐向塔诺尔示意,塔诺尔则点点头,去指挥起了其他人,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刻,所有的水手都动了起来,把控着船只各个重要的部位,把私人的空间留给洛伦佐。
舱门关上,将门外的喧嚣隔绝,洛伦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了,伯劳在他的另一边,而他们中间则夹着一直沉默的蓝翡翠。
“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再有十天的时间我们就能步入维京诸国的海域了,也该研究一下任务,提前布置一下了。”
洛伦佐说着将海图摊开,上面已经事先标注好了很多符号,手指指在了海图的北部,那是一片冰川与群岛,而其的更北方则是一片被涂成黑色的海域。
那便是寂海,它位于维京诸国的更北方,将世界尽头完全地与凡人的认知隔离开。
“那么作为我们之中唯一一个了解寂海的顾问,伯劳该你了。”
洛伦佐把话语权交给了伯劳,自己难得安静了下来。
伯劳则看着眼下这张海图陷入了沉默,大概是内心争斗,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想了好久,才缓缓开口。
“我对于寂海的了解实际上也不多,根据任务,我们之后会在维京诸国内搜寻一个真正了解寂海的家伙,他会成为我们的领航员,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了。
总之,与其说我了解寂海,倒不如说我是寂海的归来者而已。”
他低垂着头,目光有些迷离,似乎想起了什么,声音低沉了下来。
“那大概是在十年前的事了……”
伴随着伯劳的话语声的响起,窗外的暴雨雷鸣也一种奏响了起来。
洛伦佐觉得自己在声音里感受到了什么,有些相似,就像曾经的自己。
怒气?还是说绝望?他不太清楚,但唯一清楚的是,经过了十年之久,这些东西依旧徘徊在伯劳的心里,未曾离开。

xxccn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起點-第十一章 星空熱推-5lp6n

Published / by Dermot Luciana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它们就像一群难以理解的怪物,沉睡于黑暗之中,以那些被诅咒的知识为食,以这些凡人不该知晓的信息为食,同样的,对于信息阈值的不同,它们也会有选择地狩猎,去优先解决那些深入【围栏】之外的羔羊。
火光映照着天使们冰冷的面孔,犹如宗教壁画中的神战般,锋利的铁羽接连不断地展开,锐利的边缘宛如千把剑。
听到洛伦佐的吼声,梅林的动作一滞,他看向四周,只见天使们都在不约而同地靠向这里,它们的目标是威廉。
“拦住它们!为我争取时间!”
梅林高声喊道,同时抽出了折刀,其上泛着冰冷的寒芒。
还不够,这些还不够。
梅林红着眼,他很少会展现这疯狂的一面,就像暴怒的猛士。
威廉所说的这些情报还不够,这远远不能满足梅林那近乎贪婪的求知欲,他想要知道的更多,哪怕面对天使这样诡异的敌人,他也无所畏惧。
理智的悬崖微微撼动着,梅林也有些分不清自己是为了人类的延续、与妖魔的抗争,还是说追求炼金术师们都渴望的真理了。
他现在知道的是威廉还不能死,至少在死前他应该带来更多有用的信息。
焰火与枪鸣,整个工坊变成了一座小型战场,不过用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准确来说这里现在就是一个决斗场,只有一方能在这无尽的争斗中活下来。
“该死!还有别的火力支援吗?”
见此情景洛伦佐也向着其他人喊道。
梅林说的没错,他一个人确实很强大,如果工坊内只有洛伦佐一个人来面对这些天使的话,虽然有些吃力,但他有信心干翻它们,但现在工坊内不止有他,还有这些需要被保护的家伙。
宮墻誤 魂在江南
“火力支援来喽!”
欢快的声音响起,珀西瓦尔的思维很是跳跃,让其他人根本想不清楚她在干什么。
枪骑兵站在高台之上,弹巢内的弹药很快便打完了,但在三代甲胄的身后是成堆的弹药箱,这便是游骑兵的定位,在设计的想法里,它会是一个具有一定机动能力的远程支援甲胄,现在它就像炮台一样,向着下方的战场倾泻火力,但遗憾的是梅林等人还在其中,珀西瓦尔需要控制火力。
轰鸣的枪声接连不断,每一次轰鸣后都能看到一道暗红色的轨迹掠过,随后沉重的钢铁砸在天使的身上,破碎的弹片将它们切的粉碎。
士兵们配合着作战,在枪骑兵的枪击后,他们便朝着那些受创的天使开火,密集的高温铝热弹进一步地将它们逼入绝境,也有一部分天使能从围攻之中脱出,但等待它们的则是洛伦佐那冰冷的钉剑。
洛伦佐迅速地穿行在工坊之中,主力输出交由原罪甲胄与士兵们,洛伦佐要做的就是给予那些天使们致命的一击。
钉剑闪动,贯穿了一具又一具的躯体,它们无力地倒下,虚无的意志从破碎的躯壳里消散,等待着再度的归来。
“到这里!梅林!”
剑舞者凭借着那两把巨刃撕开了一条道路,伯劳向梅林喊道,在这道路的尽头,安插在井壁之上的升降平台开始缓缓下落,伯劳需要梅林他们移动到这上。
工坊的底部已经成为了混战的主战场,而工坊的垂直井壁之上,还有着很多升降平台可以作为庇护,这不仅能保护梅林等人,也能让原罪甲胄们放开手脚去输出火力。
甲胄火铳接连开火,在地面上勾勒出了一道道龙息之径,其上的天使们都被冲击与高温所击垮,身体开始碳化、死去,但更多的血肉在伤口处增生,延续着这致命的躯壳。
可这给予了伯劳一定追击的时间,趁着它们还在恢复身体,巨刃舞动着,挥砍带起大片的血肉。
就这样作战,虽然现在的情况很是糟糕,但总要把现状扛过去,才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其他的事。
伯劳这么想着,刺耳的崩鸣声响起,只见一双洁白的羽翼在剑舞者的身后张开,天使就好像在拥抱它一样,羽翼合拢,坚固锐利的边缘如同上千把剑一般切割着剑舞者,尖锐的声响与火花不断。
仿佛有怪物咬住了剑舞者,它用力地闭上大口,锋利的尖牙将它咬成碎片,好在剑舞者装备了外置装甲,这一击还不足以造成太大的伤害,伯劳试着反抗,但更多的天使聚拢了过来,它们和被异化的妖魔一起,多如蚁群。
在天使降临的一瞬间,庞大的侵蚀一同到来,靠近雷团的士兵在瞬间的高强度侵蚀下纷纷失去理智,变成了现如今的妖魔们,而这样的侵蚀还在不断地扩散,数值在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强。
“给我滚开!”
伯劳怒斥着,他试着挣脱束缚,但却被更多的羽翼所包裹,它们不断地切割着装甲,令人耳鸣的尖啸不断,仿佛有恶鬼在耳边哀嚎一样。
来自穹顶的支援枪击不断,就像重锤一般掀翻了一个又一个的天使,但这显然帮不到伯劳多少。
密集的羽翼一点点地将其完全包裹了起来,这种情景就连洛伦佐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它们组成了一座羽翼的堡垒,但下一刻在羽翼的缝隙里有炽热的金色火焰燃起。
深邃的黑暗里有灼热的火光升腾着,伴随着轰鸣的爆炸,天使们被爆炸所带来的冲击震开,炽热的高温以剑舞者为原点爆发,向着四周急速扩散。
热浪席卷了工坊的底部,在这近乎密闭的空间里,每个人都能感到呼吸上的压力,而在燃烧的火海里,几乎要被烧红的剑舞者大步走出,两把巨刃上还带着厮砍时留下的血迹,但很快这血迹便被高温所蒸发。
空气里弥漫着血气与恐惧。
伯劳喘着粗气,在最后的时刻他启动了剑舞者的燃料罐,这本来是为了弥补机动性而加设的装备,被伯劳引爆后其中的漆锑完全燃烧,成功地将伯劳从困境里救了出来,同时这高温也为剑舞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伤痕累累的外置装甲逐一脱落,剑舞者就像负伤的剑士般,身影摇晃。
“让开!伯劳!”
来自穹顶的声音响起,珀西瓦尔更换了枪械,那是一把造型诡异的武器,就像一架大型鱼叉一样。
伯劳听到声音,毫不犹豫地撤离,剑舞者向着工坊的边缘狂奔,在被天使围攻的时间里,伯劳成功地为梅林争取了避难的时间。
载着梅林与医护人员的平台缓缓上升,士兵们也占据了其他的上升平台,构筑了一个又一个的火力点,现在工坊的底部可以随意地被火力覆盖。
剑舞者猛地跃起,巨刃砍进了井壁的豁口之中,这是天使降临时雷团所造成的缺口,就像有神力作用在其上,金属的边缘无比的平整,内部的金属结构也是如此,那雷团将所触及的一切都彻底湮灭。
“注意避让!”
珀西瓦尔的警告声响起,与警告一同降临的还有漫天的火雨。
枪骑兵扣动了扳机,从鱼叉之中射出的是一把精致的铁矛,而铁矛在飞驰的途中开始裂解,金色的光芒从金属的缝隙里涌现,随后彻底分散成了燃烧的钢铁。
一枕离殇 暖离风
那不是什么鱼叉,那是熔铸之矛。
在有枪骑兵作为载体下,一些设想中的武器也得到了实验的机会,就比如将熔铸之矛视为一种大型弹药,通过发射器进行快速多次射击,它的精准性要比甲胄火铳准确,并且杀伤力与杀伤范围都要强大,唯一的缺点是它不如甲胄火铳那样便携。
半融化的钢铁残片如同箭雨般落下,只听一阵金属的震鸣,就像钉死般,它们逐一钉进地面,将天使的躯壳洞穿、燃烧。
转眼间工坊的底部便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势凶猛,但被大门所阻隔,一切都被封死在了工坊之内。
这是一次成功的火力压制,枪骑兵的连续射击之下,强大的天使也不得不暂时地臣服在火海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取得了优势,火海里翻滚的是狰狞的怪物,可这怪物最令人畏惧的不是獠牙与利爪。
电影世界的旅者
恐惧,令人感到恐惧这一情绪才是它们最强大的武器,侵蚀仍笼罩在这工坊之内,所有人都处于一种慢性死亡中。
“倾倒中和液!”
新的命令被下达,哗啦啦的大雨从穹顶之上落下。
洛伦佐握着钉剑挂在井壁之上,他望着落下的大雨,还有被逐渐浇灭的火海,他不清楚中和液能起到多少效果,但只要能拖慢侵蚀哪怕一秒,这对于人类一方而言都是优势。
穹顶之上,隔着厚厚的防爆玻璃,亚瑟面色凝重地看向已经乱做一团的工坊。
痞味少年之青春有夢
在天使降临之后,由于侵蚀的力量,所有的通讯都已失效,从那时起亚瑟便失去了与工坊内的联系,他只能想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
不过他并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清道夫部队已就绪,如果他们能撑住,我们就负责清扫战场,如果失败,就由我们上。”
加拉哈德在一旁说道,他与亚瑟是同样的表情,凝重之中他还有着些许的畏惧。
在工坊的钢铁大门外,沉默的清道夫们早已就绪,他们握着武器,作为第二道防线存在着。
每个人都沉默着,气氛压抑森冷。
工坊内则是另一幅情景,随着中和液的倾倒,浓重的雾气从渐渐熄灭的火海里涌起,几乎覆盖了整个工坊的底部,也是在这时剑舞者从井壁脱落,再度落入底部中。
洛伦佐与它一同前进,除了没有剑舞者那样巨型的剑刃外,洛伦佐觉得自身的能力并不比剑舞者差多少。
浓雾被撕裂,在两人下落的同时天使们再度冲出,它们身体大多已布满伤口,有的失去部分肢体,还有甚者已经开始难以维系形态,但它们依旧固执地进攻着,就像机器般忠诚地执行着命令。
身影交错,在浓雾里起舞,带起大抹的鲜血。
你我轻狂的十年
来自士兵们的枪击也在浓雾中穿行着,燃烧的铝热弹划过赤红的轨迹,交错在天使们的身上。
平台之上梅林向下看了一眼,虽然说现在天使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但他很清楚这样的优势持续不了多久,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洛伦佐以外,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种高强度的侵蚀环境下,每个人都在滑向黑暗的深渊。
最为主要的还是目前处于一种消耗战,天使们死去的只是躯壳,但士兵们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哪怕是原罪甲胄在这种强度的作战下也维持不了太久,毕竟现在投入使用的都是三代甲胄,失去了妖魔血肉作为主要构成,它们本身便失去了一种“自愈”的能力。
“所以你还是得死啊,威廉。”
梅林有些失望地说着,能看到有些天使越过了伯劳与洛伦佐的猎杀,也躲避过了那些接连不断的枪击,它们抓着井壁向上爬来,残破的羽翼无力地晃动着,直到来自上方的又一次枪击,将它打得血肉模糊,坠入雾气与余焰中。
转过头,威廉正有些发呆地站在原地,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庞大的机械骑士与天使们抗争着,远超他想象的武器在不断地开火,曾经他在天使的羽翼下毫无反抗地输掉了一切,而在许多年后的今天,工业的焰火已经能短暂地压制起了这所谓的神秘。
这是一种很难言语的情绪,他的时光被偷走了太多,而威廉的生命也将迎来终点,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反而感不到多少恐惧了。
“星空……”他说道。
天使街23號2
“什么?”梅林快步走了过去,现在威廉的每句话都会被他牢牢地记住,“什么星空?”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情报,但在我疯癫的这段时间里,在我被困于所谓的【间隙】中时……我能有时会看到一片星空,大概是直觉吧,我觉得这或许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威廉缓缓地说道。
“一片瑰丽的星空,繁星多不胜数,带着缤纷的色彩,就像大师的画作一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